全球美食之旅

第50章 随手粗制滥造的“华夏美食”!【求票,可以吗?】

张枫一刀开了一个黄金椰子,把里面的汁水倒进了锅中,但手上功夫却没有停下来,扔掉手中的椰子壳便开始处理起面粉来。

老人家没有问,只是默默的看着张枫的手法还有做法,似乎想要记录下什么东西来。

张枫也没有说话,只是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快,很快就做出了一块特别的大包子皮来。

而锅中的海鲜浓汤也好了,张枫随即把浓汤倒进了一只碗中,道:“冰箱在哪?”

“在外面,你要把它冻住?”

“嗯。”

阿杜拉急忙给张枫引路,很快,张枫就把装着浓汤的碗放进了冰箱的冷冻区,才长出了一口气,道:“做法有些粗糙了,这里工具许多不适合,直接将就了,但味道不会差太多。”

“好好好,这是纸巾,擦擦汗水吧。”

而老人家,则还是在厨房看张枫留下的痕迹,似乎是在参悟什么,当老人家的手触摸到刀的时候,还颤抖了起来,似乎很紧张。

“!@#¥%&*”老人家嘴里不停的用着当地的语言重复着这句话。

而张枫,则是已经被阿杜拉奉为上宾,拿出了上好的红茶给张枫泡了一杯茶,然后才道:“我去看看我父亲。”

阿杜拉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看到了他的老父亲正在抚摸刀,莫名的戳中了泪点,但随即又舒展了眉头,喃喃道:“还好不晚。”

过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张枫取出了冰箱里面已经凝聚在一起的海鲜高汤,然后走进了厨房,看到老人家还站在原地,礼貌的打了招呼,再次忙了起来。

拿着洗净的大铁勺的圆柱手柄对着面皮进行了加工,然后把碗反口在了面皮上,做成了一个非常nice的大包子,整个过程似乎很简单。

“这个调到xx度。”

张枫对着阿杜拉道,阿杜拉急忙调整了蒸炉的温度。

“xx分钟后准时出锅,然后用凉风吹上几分钟,就可以享用了。”张枫很平静的道。

阿杜拉虽然惊艳于张枫的刀工,但对着张枫“粗制滥造”包子,不是很看好,但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后面的,那就不是很麻烦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枫则是和父子俩交谈了起来,当然阿杜拉当的是翻译的角色,老人家则是问了些比较有深度的问题,但对于被系统赋予了海鲜烹饪技能的张枫来说,一般的问题真不是问题。

这让老人家更加高看了一眼张枫,话谈到兴头的时候,机器响了,阿杜拉急忙取出了蒸好的像是女人ru房一样白嫩的包子,然后拿到了凉风下吹了起来。

张枫看得想笑,同时也在心里夸奖了一番自己,手艺还是可以的。

“请!”张枫对着老人家做了一个手势。

老人家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孩童般天真的笑容,有很浓烈的期待,华夏的菜中,除了考验刀工,更考验厨师对食材的理解,而张枫,对海鲜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凉风一吹,即使被封闭在皮内的海鲜也散发出了一丝让人心动的味道。

“这……”突然阿杜拉发出了一丝惊叫,因为他看到了一副难以相信的画面。

桌上的包子居然慢慢的变得透明了起来,伴着昏黄的灯光,里面有着各种似乎海里面的动物在游动。

“随手用虾肉刻的。”张枫笑着解释道。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煮烂?”阿杜拉惊奇的问道。

张枫笑了笑,走上前,打开了手机的LED灯,用纯白的光照向了包子,顿时显出了水晶般剔透的包子,里面的汤汁居然异常的“清澈”,只是底部有那么一层白色的东西。

“这是秘密,老人家先尝尝,然后我们再聊。”

“好好好。”老人家已经等不及了,颤抖的拿起了吸管,在张枫的示意下插进了包子内。

撩了撩胡须,才把嘴放在了吸管上,轻轻一吸,一股味道醇厚的汤汁入了老人家的嘴,老人在汤汁入嘴的一瞬满足的闭上了嘴巴。

汤,是人类发明的最伟大的烹饪手法之一,本意是为驱寒除湿,但后来被我们华夏民族不断的衍生发展,一炉好的汤是要经过长时间的熬煮才能得出那种让人一瞬间满足的感觉。

“好,好……好啊。”老人家用最简单的词语赞叹了汤汁带给他的感觉。

张枫只是笑笑,他曾经在北方的一个小城镇里面品味过一种浓汤,熬了三天三夜,但那种滋味,与老人家现在这种满足状态,不在一个层面,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没见过世面”。

老人丝毫不知道张枫的想法,而是再次吸允了一口,脸上的红光也多了许多,鼻息也粗重了一分,看得一旁的阿杜拉也有些意动了。

“难道真的这么好吃?”阿杜拉心道。

张枫看着老人家的表现,心中大定,坐在一旁喝起了茶来,悠闲的等待老人家在汤汁吸允完后被整个灌汤包绽放的一瞬间所震惊。

阿杜拉看着自己的老父亲脸上的神情变幻,心里急的直痒痒,但是碍于尊卑,碍于面子,他只能暗中着急。

“大叔,你这红茶是最好的吗?”张枫问道。

阿杜拉急忙摇了摇头,道:“它是我最好的,但最好的不是它。”

“哈哈,哪里能喝道最好的红茶?”张枫再次问道。

阿杜拉思索了一下,道:“这个,若是你来得早,我相信我父亲可以做出来那种最好的红茶,虽然他好多年不做了,并且现在时间也已经过了,最好的茶是在一月打尖的时候,那个时候的红茶才是我们整个努瓦勒埃利耶最好的红茶!”

“噢!”

突然一声惊呼打断了两人的谈话,张枫并没有太多吃惊,阿杜拉则是不然,瞳孔越来越大,他根本不相信眼前所见之景。

“这……”

“只是一种对于食材的运用,不用太多想,老人家继续吧。”张枫笑道。

老人家明晓张枫脸上的意思,用餐具切下一块包子皮包裹了一些剩下的海鲜料之类的东西,扒开胡子放进了嘴中。

带着弹性的包子皮被老人家的牙齿切开,像是在咬鱿鱼皮一般,咬碎皮里面包裹住的料,各种不冲突的味道来袭,老人的脸直接充血红的发亮。

“父亲,父亲,您怎么了?”阿杜拉关切的问道。

爱过一只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