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篇章

第55章 相信我,我是心魔系

时间转眼就过去,乐平市河东的一个公园里,陆离穿着一身休闲装,挎着一个挎包,正听着不远处几个跳广场舞的大妈谈话,大妈们刚刚尽兴的跳了首最炫名族风,现在正休息。

其中一个大妈捶了捶腰,挥了挥手中的舞扇,一脸我全是故事的表情说道:“哎,现在跳跳舞还好点,想我去年躺在医院,病没有治好,钱还如同流水般的花。”

“可不是么?现在去一趟医院就是去刮一层皮,冤枉钱花了不说,病还治不好。”另一个大妈立马附和道:“那医院是乱的很,之前不就是医死了人,家属闹了起来么?”

“我之前听说不是病人不能吃鸡,家属不听硬喂鸡汤喂死的么?结果反赖医院?”这是另一个知道点内情的大妈。

“我听说是医院专门用贵的药,就那种贵药不能喝鸡汤,便宜的怎么喝都不会死啊,这不还是医院贪钱坑死的人。”之前的大妈立马反驳道。

眼看两个大妈就要吵了起来,一开始的大妈,指着广场之中一辆缓缓停下来的小货车,骂道:“诶,这里是我们跳舞的地方,你停什么车!”

另外两个大妈一听瞬间放弃了那点争吵的苗头,一致对外,冲上前去施展出天魔音,将停车的小伙从头骂到尾,那小伙腼腆的不停道歉,但是大妈似乎教训人教训出了兴趣,各种话语往外冒。

终于大妈消停了会,小伙将车停到其他地方,满头是汗的跑了过来,来到陆离的面前,满是腼腆羞愧的说道:“那个您好,你就是论坛上的光怪吧,我叫周乾,那个……我们之前说好的。”

“我是真的差一个血液模块,只不过我已经没有游戏点了,那个模块就算我借你的,下次副本以后我立马还你等价的游戏点……”小伙巴拉巴拉一大堆,一股脑说着,手还不停挠着头,腼腆的就像一个涉世不深的邻家小哥哥。

陆离仔细观察了小伙子一下,一身老旧的衣服,手上满是老茧,看得出来经常工作,腼腆的脸上还有一些青春痘,在彰显着他的年轻,不断挠头的动作显示了他内心的不安……或者说激动。

陆离露出好看的微笑,目光似乎扫视了一下周围,然后一脸热情的说道:“我们这里不隐秘,还是换个地方说话吧,那东西也不好就在这里给你。”

小伙子连连点头,显得有些激动,露出尴尬不好意思的笑容,跟着陆离向着河东“郊区”走去,这个“郊区”,其实离市区也不远,不过因为几年前一次山体塌方,死了几个人,周围的住户觉得不安全,就都搬离了,后面倒是有施工方承包者这块地用来开发房地产,不过不知道是合伙人卷款潜逃,还是什么原因,总之承包商资金不足,这里的工程就搁置了下来变成了一块废土地,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

小伙子一路上还在不断保证他的下次副本完成之后,一定会好好感谢陆离,到了“郊区”荒草从里面,小伙子用期待和兴奋的眼神看着陆离,陆离朝他笑了笑,开始低头在随身的挎包里翻找。

当陆离将白色的结晶体取出来时,对面的小伙子周乾腼腆的笑了笑,伸手去拿陆离手中的晶体,陆离笑了笑,松开了模块,任由周乾接过去。

“谢谢您了哈!”周乾腼腆的道谢,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刀子向着陆离捅去,陆离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将刀子架住。

“我就知道没有这么容易结束,希望你不要死的太快,让我多享受一会狩猎的乐趣。”周乾满脸潮红,兴奋的情不自禁的说道,将那块模块随手丢到一边,那个所谓的模块其实是陆离随手用玻璃打磨出来的,其实周乾也不是很在乎,他一手拿着刀子飞快的向着陆离劈砍。

陆离手中的匕首连转,将周乾的刀精确的挡了下来,他的匕首使用是学自刺客和爪鬼的,刺客的匕首更接近一击必杀,而爪鬼的爪子也差不多相当于匕首,它们的近战能力极为强大,陆离从中受益不少。

周乾的刀法不算精妙,学自之前他经历过的一个副本,他虽然练的时间不长,但是在身体素质以及那满腔的杀戮欲望下,也是挥舞的虎虎生风。

试了几招,陆离就摸清楚了周乾的套路,脚下步伐转动,错过周乾,自己身体向下一矮,躲进周乾的视野死角,陆离手中匕首向着周乾的背后飞射而出。

周乾的背后衣服突然破开一个洞,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将飞射的匕首打开,那鲜血如同活物蠕动,伸出点点血丝,构成了一把刀的雏形,然后血液填充,形成了一把新的刀,被一条血液拽起来。

“血液么?”陆离说道:“没想到你是异化系的,不过既然你已经使用出了能力,我也不会示弱,就让我的心魔解决你吧!”

一张面具从陆离的胸口的衣服里冒了出来,飘飞在体外,一个由阴影组成的庞大身躯出现在陆离的身前,这个怪物穿着一身漆黑衣服,一双眼睛倒是通红,肌肉发达,一双爪子锋利无比。

“心魔系?还有着不弱的近战能力,看来你是个不错的猎物!”周乾兴奋的叫了起来,两边肩膀处又破开一道口子,鲜血流了出来,同样凝结出刀子,朝着爪鬼扑了上去。

周乾的左手也出现一把刀,双手加双肩,加上背后那里,一共五把刀子疯狂的乱舞,爪鬼也不愧是近战大师的称号,一双如同钢铁,锋利无比的爪子挥舞,庞大的身躯灵活的转动,对上挥舞着五把刀的周乾也是根本不虚,甚至占据着上风。

“啊啊啊啊啊!这样的猎物才有意思啊!既然你有着这样的实力,那么我也不必保留了!”周乾脸色潮红,全身兴奋的颤抖,血液一道道破体而出,那些刀全部被抛弃,十多道血液鞭子在他身上挥舞,兴奋到了高潮。

虚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