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飞

第61章

“哎?你不问问有没有男生跟她一起?”见苏镜没有波动,小乙又想搞出点事情来。

“又不是只有女生能学画画,”苏镜说。

“嫂子短信过你了?电话过你了?”小乙又问。

“啧,谈正事好吗?”苏镜对于小乙的不识时务非常头疼,与他交流也只能多费些口水。

小丁和小丙经过了小霞的同意,在一旁拆开了盒子,拿出手机把玩了起来,连连称赞这新手机的强大。还当场将小霞的SIM卡从旧手机转到了新手机,并教导她要及时行乐。

小霞却知道这不是此刻的重点,也只能笑着感谢。

趁着鸡排饭还没端来,苏镜讲了下午的安排。

在回来的路上小霞已经联系了那个大学城的姐姐。吃完了饭,苏镜就去银行取了钱。

在一点三刻左右,小霞接到了那个大姐姐的电话,对方却说今天刀疤没空。问其原因,她又吞吞吐吐地说刀疤他们在拍外景。

小霞一时间无法在脑海中组织起刀疤他们拍外景的画面,就把手机给了苏镜。

苏镜接过手机就问:“他们在哪里?”

大姐姐很肯定地不知道。

“你的学士学位还想不想要了?”苏镜又问。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在短暂的呼吸之后,那个大姐姐挂断了电话。

两人四目相望,各怀心事,不情不愿地往学校走去,但还没走几步路,小霞的手机响了,她打开一看,是那个大姐姐的短信:“常新县,山夫桃源农家乐。”

苏镜一惊,他马上想到了陈文洁刚到写生目的地时拍的一张山青水绿的照片,而发布那张照片时她那手机的定位正是常新县。

“不会的,不会这么巧的,他们果然是针对我的吗。。。”苏镜这么胡思乱想着,他掏出手机打给了陈文洁,开口就问她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人原本接到了苏镜的电话是很欢喜的,但听了这压迫的语气后也不打算使用撒桥的姿态,就说:“震泽湖啊!”

“常新的哪个农家乐?”苏镜问,小霞总算听明白了,也靠近苏镜,竖起了耳朵。

“农夫桃源农家乐吧,”陈文洁说:“怎么了?”

“哦,没怎么,拜拜。”

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声,陈文洁咬牙切齿地锤了一下秋千长椅。她还想问苏镜是不是想她了,是不是怕她与其他男生共处一室,是不是要赶来给她一个惊喜,但。。。

也许是因为手被椅子打疼了,陈文洁就抬起另一之手比划成剪刀状摆在眼前,然后对着一旁的眼镜男说:“大叔,我好了,可以开始拍了,”又撅起了小嘴歪着脑袋做可爱模样。

小霞害怕地抓住了苏镜的衣袖,询问陈文洁是不是跟刀疤在一起。随后又觉得这样问不妥,就换了个方式问:“他们不会是故意的吧?”

苏镜又摇了摇头说:“还不能确定。”

他边走边打开手机地图,查询这两个农家乐的位置,结果常新县内确实有个山夫桃源农家乐,就在震泽湖旁的麒麟山下。而农夫桃源却在遥远地西北地方。

表面淡定的苏镜心中慌了神,他脚步飞快,恨不得闯几个红灯来缓解情绪,幸好小霞很懂事地默默跟着,不去烦扰他。

离校门还有一个红路灯的时候,苏镜收到了小甲的短信,说是华羽来了,让他快点回去。

“有刀疤的地方就有她吗?但是陈文洁不是我们学校的啊!她不是只管我们学校的事情吗?”又有一连串疑问挤入苏镜发胀的脑袋。

进了校门,苏镜果然看到了华羽的白色小汽车停在树荫底下。他走过去把手放在引擎盖子上,试图判断华羽来了多久,推理她的目的为何?

但小汽车却如同一个少女被非礼了一般大声喊叫了出来,苏镜忙收回手又甩了甩,在小霞一脸不解中走向了体育馆。

天那么热盖子当然是烫的,苏镜心中嘲笑着,我TM在想些什么啊,太傻逼了吧!

体育馆内,队员们正懒散地在场地内晃悠着,聊天玩手机。待苏镜走近了,华羽便起身走入场地中央,边拍着手边让大家集合。

“你也去站好呀,”华羽看着一旁的苏镜。毕竟从小就懂得尊师重道,况且苏镜还有求于她,便乖乖地站到了排头。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互相对视了十几秒后华羽笑着说:“从现在起,我就是校队的指导老师了,也就是你们的教练了。”

话音刚落各种尖叫、握草、叫好、拍手接踵而至。华羽受宠不惊,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最上面是“任命书”三个黑体大字,右下角有一个红色的公章。

这一幕,苏镜似曾相识。他拍了拍手,大声说道:“欢迎华羽老师!”

其他队员也跟着大喊欢迎,有几个人还加了“美女”二字,好似着重体现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谢谢,”华羽笑着回应,但下一秒却话锋一转:“但是你们这样是不行的,看你们一个个软绵绵的样子,怪不得连自己学校的女生都看不起你们!”

“嘿!我还看不起她们呢!”小丁直言不讳,但对于华羽责备的“训练不认真”他却无法反驳,只能摸了摸脑袋,假装四处看风景。

“看不上归看不上,但自己学校的女生被外面的人欺负,你们也视而不见吗?”华羽反问,并看向了旁边的小霞。

“看见了又怎么样,”小甲说:“今年打不了联赛,两年级的都放弃了,就我们一年级的几个人,能怎么样?”

“打不了团队赛可以打个人赛啊,他们为什么放弃?”

“拉倒吧!”小丁皱起了眉头:“个人赛不死得更惨?九月底的个人赛,那个谁?”

“白色剑道服上绣着粉红樱花的女剑士,”小乙补充道。

小丁诧异地看向小乙,发现他目光神采奕奕,暗叹了一句“不成气候”,又转朝华羽说:“对,白粉女。”

“哼,你们这群自卑的家伙,怪不得被别人看不起!”华羽嘲讽道:“画画不认真,当男护士又觉得丢脸,整天就想着女人女人,有什么出息?”

“册那!你不想男人啊?都奔四的老女人了还没人家要!”

小丁说这话大概是没经过脑子考虑的。

华羽长相不错,有她这个年龄的风韵。初见时,苏镜按照汤诚教的打分体系在她身上总结出了77分,再加上他自身喜好的正负补差最后得出了83分。

华羽没人要的传言很早就有了。如果是真的话,苏镜就想不通了,这83分的女人为何会单调至今,甚至还暗暗为她捉急。

但华羽却活得很好,创作的画也没有阴暗色彩以及大龄女青年的哀怨在其中,对学生也很用心。在苏镜看来,她俨然做到了“为人师表”这四个字。

所以,华羽并没有为小丁的话而气急败坏,她很清楚怎么和这群吊儿郎当的男生相处。待议论声小了,她接着说:

“苏镜,你是队长,负责游说两个年级的学生进校队。”

“他们不愿意就不要强求了嘛。”

“你就说进了校队可以和其他学校联谊。”

“又不是每个人都只想着女人的。”

“男的也可以联谊啊,你以前的虹飞不全是男生嘛。”

苏镜听到这两个字,突然就没了与她吵嘴的兴致,直接装聋作哑,不想再搭理她。只是又想到有求于她,就问:

“如果他们对男女都没兴趣怎么办?”

“那你就带着纪律委员去检查他们寝室,搜出小黄书的就拉来校队训练。”

“哦,知道了。”苏镜点了点头。

“很好,那么助理就让小霞来做怎么样?”说完,华羽把一脸懵逼的小霞拉到身边,又问:“大家有没有意见?”

“有!!”小丁举手喊道:“你这不是钦定嘛,还是在逛菜市场,抓到篮里都是菜?”

说完后小丁就自豪地看看周围的反应,在无意间瞟到苏镜时却瞬间没了得意的脸色,也没了笑声,他又举起手低声地说:“同意。”

校队在一时间集齐了指导和助理算是完整了,华羽在这一学年的目标就是让每个人都去打个人赛。按照她的话就是“不论名次,只要露脸”。

华羽又讲了一些很大局观的话,又让苏镜带着校队训练,让小霞学着做一个助理该做的事情。

交代完这一切,华羽就打算离开。苏镜让小甲带着校队训练,自己则跟在华羽身后出了门,小霞也追了上去。

“教练,华指导,华老师!”

“什么事?”

“小霞的事情,怎么办?”

“我已经让她当助理了呀,赢比赛奖金,或是拉赞助,都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我打算先帮她还,”苏镜说:“趁现在还能算得清。”

“还多少?”

“5W。”

“借了多少?”

“2K,”小霞在一旁小声说道。

“那你慌什么?”华羽说:“在美院,裸模摆一个姿势就有200块呢。”

见两人不能很好的理解这句话,华羽又问:“他们拍了你几张照片?”

小霞面红耳赤,摇了摇头。

“很多张?”苏镜也问她。

小霞点了点头。

“你应该问他们要钱才对啊,”华羽靠着车子说:“如果他们把你的照片作为商用,那你还可以告他们侵权,向他们索赔呢。”

夯出未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