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飞

虹飞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生态园和基地中间有一个十字路口,南通村庄,北边嘛,一路通到。。。”

飞鸟没有往下说,他放下那根表示着往北的牙刷,揉了揉眼睛,仿佛地图已经构建地心满意足了,走到两个扶梯之间猛地跳起,双脚架在两侧床边的爬梯上,闭目养神。

“她们应该会去吧,那个池塘,小姑娘的心思猜不透啊,”汤诚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总之,随机应变吧,”苏镜总结。

晚会上教官表演了帅气的军姿和眼花缭乱的擒拿,引得一群女生尖叫不已。

白鹊和张丽洁一起唱了一首关于青春的歌曲,歌声飘进了蔚扬的心中激起了少年懵懂的情愫,这一刻的他仿佛体会到了侠情。

他攥紧拳头暗暗发誓,回到了学校就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并且永远保护她。

最后一天的上午顺利地完成阅兵,而直到午饭结束蔚扬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白鹊,虽然有张丽洁在白鹊身边,但他还是担心。

甚至在昨天晚上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还一度希望兑乐真的会去报复他和白鹊,那样的话他就有赎罪的机会了。

赎罪,是这几天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的一个想法,而经过昨天的讨论之后他似乎知道了自己的问题所在,所以现在他竟然地希望挑战兑乐的报复,这种希望每时每刻都在增强。

终于可以换下迷彩服,换上自己的衣服,大家都感到轻松了许多。花哉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把葫芦系在腰间,再配合他的短袖练功服,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神经病,并牢牢地记住他的形象。

夏末的余热依旧火辣,初秋的凉风席席吹过,让人感觉太阳的光辉洒在基地内外是两种属性,以至于这乡下路边的野草野花也更有精神了。

“过去的时候应该没问题吧,”蔚扬这样想着,也无心浏览路旁美不胜收的风景。

园内,一群女生在假山前面有说有笑,原来里面关着几只猴子正在啃着西瓜皮,有一只甚至把西瓜皮扔向了某个开怀大笑的女生,这一举动更让人忍俊不禁。

“不来几张吗?”花哉也笑着问飞鸟。

“不用了,”飞鸟放下相机说:“差不多绕回门口了,跟上他们吧,”说完转身朝大门口走去。

再次回到门口,老师说了些注意事项后队伍就解散了。花哉一眼就锁定了一个穿着红色运动服的矮个子女生,站在其旁边的是一个穿着休闲服的女生。

“小花,你过去同她们一起走,”苏镜说。

“啊!为什么是我,”花哉委屈地说,仿佛已经感受到了远处传来的杀气。看着众人严肃的脸,他意识到现在不是玩笑时间,挠了挠头转身离去。

苏镜又叫住他说:“最好劝他回基地,如果不行就想办法拖慢她们的速度,其他。。。”

“放心吧,不该说的我是不会说的,”花哉抢着说,做了一个告别的手势就蹦蹦跳跳地朝门外跑去。

苏镜让汤诚和蔚扬跟在花哉后面保持距离一定的距离见机行事。飞鸟把相机借给了一个事先与他约好的女生,打发她走了之后便和苏镜一起朝着一幢五层大楼走去。

花哉追上了白鹊,在十字路口之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上前打招呼。经过了篮球场事件之后,‘狗眼’的传说很快就在同学之间散播开了,那是张丽洁的新绰号。

据说每当有男生靠近白鹊时她都会挺身而出拦在他面前白着眼睛让他滚远点。若是普通的眼睛那些男生也就一笑了之,可偏偏张丽洁有着一双大眼睛而且始终向男生们展示着她恐怖的一面,于是流言蜚语就这样壮大了。

当然不会有男生嫌命长在她面前这么叫,花哉是第一个。

张丽洁又是白了他一眼骂道:“你有病啊!”这已经是她对男生的标准社交行为了,但却破天荒的没有动手,依旧挽着白鹊的胳膊。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白鹊微笑着问。

花哉走到白鹊那一边,敷衍着说:“啊~他们还在看猴子呢,”说完看了看张丽洁,吓得赶紧收回了目光,又说:

“啊!天好热!我得赶快回去洗个澡,一起回去吧。”

说完花哉到白鹊前面倒退着走了起来。

张丽洁实在太想把花哉毒打一顿了,可是碍于白鹊在身边,哼了一声把头转向没有花哉的那边,好在路边翠绿艳黄的花花草草使她心情舒畅了许多。

“你先回去吧,我和小洁要去那边的池塘边看看,”她指向南边:“今天上午教官还一个劲地说那边多么漂亮,你看呀,那么多同学也都过去了。”

在她们前方,学生们三五成群向着池塘边走去。

“那个,其实蔚扬在基地里等你,想跟你好好谈谈,”花哉一脸正经。

“蔚扬应该还没回去吧,”白鹊往后看了一眼,视野中没有收获,有些失落。

“嗯?”张丽洁睁着大眼睛瞪着花哉。这让他顿时感到这几天来身上累积的多处内伤又开始隐隐作痛,感到即使白鹊的存在也会有镇压不住的时候,于是他退回到两个女生的后边,用手掌揉了揉肚子心想着只能拖延时间了。

他喝了一口乌梅汁,整理了一下衣服,调整好呼吸,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了张丽洁的大长辫子。

进入生态园大门右边有一幢五层高的大楼,是生态农业展示楼,下午众师生第一个参观的就是这栋楼,里面陈列着各种农作物以及农用工具,介绍等等。

高中生当然不会对这个产生兴趣,初次参观也都是走马观花,有说有笑。所以就在苏镜和高飞鸟再次进去的当下,里面只有寥寥无几的学生。

他们从大楼西面的楼梯往上走,一直来到五楼右转走到最西边的窗口,这里是个观察的好地方。

下午两点,一天最热的时候,太阳稍稍偏西。

飞鸟用手遮着额头,扫视着远处田野间的小路,只见一红一白两个人在路上悠悠地散着步,旁边一个穿紫色衣服的人则像卫星一样地围着她们转,红色时不时地停下脚步去碰紫色,而紫色就像是有着跟红色一样的磁极一样次次都会弹开。

看到这,飞鸟微微一笑,苏镜放下望远镜看了看飞鸟,他已经发现过好几次飞鸟这样发自内心的情感,而除此之外飞鸟再没表露出过表示喜悦的表情。

“没找到,”苏镜叹了口气说。他皱了皱眉,把望远镜递给飞鸟。

“啧。”

“看到了?”苏镜问,并向飞鸟看的方向望去。

“小鸟被吓着了,飞走了,”飞鸟淡淡的说。

苏镜无奈的叹了口气,可突然,他表情一下子紧张起来,从楼梯间传来了一群人上楼的脚步声,但要理解为一个班级的话也不够人数,“十人左右,”苏镜说。

“嗯,”飞鸟回应。

脚步声越来越近,苏镜用手遮在玻璃窗上,在玻璃中,他看到了一群人接二连三的出现在楼梯口转向自己这边来。

“YO,YO,YO。。。你们在看什么呢?”一个轻浮又嚣张的声音响起。

苏镜转过身向前走了两步,看见声音的主人是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人,锐利的眼神,黝黑的皮肤,还有清晰的肌肉线条,这些因素合在一起就难免让懂行的人感到压力。气场完全甩了身后一群人几十条横马路。

“你自己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苏镜也笑着看着他,飞鸟也配合地把望远镜放在窗台上。

“好啊,”带头大哥双手插着口袋往前走去,当他走到离苏镜只有两步距离是突然停下,瞬间向后跳了一步,“唉,唉,唉,唉,唉,唉。。。。。”

他这样叫道,双脚也跟着这个节奏往后一步步的退,一直退到人群后面,众小弟显然被大哥的行为弄糊涂了,但马上又对苏镜恢复了警惕的表情,仿佛他们已经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

“擒贼先擒王啊,”带头大哥用手拍着胸脯,就像刚从鬼门关逃出一样,他接着说:“可是你的眼神没控制好,嘿嘿,可惜了。”

苏镜皱紧了眉头盯着带头大哥,没有说话。突然带头大哥冲到人群前指着飞鸟大吼了一声:“喂,你在干什么?”

“嗯?”飞鸟悠悠地转过身,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块白闪闪的金属片,他把金属片放进了口袋里不慌不忙地说:“发信号啊。”

“呵呵!”大头大哥轻蔑地咧嘴一笑,眼神中充满了同情。。。。。。

蔚扬收到了飞鸟的信号紧张地看向四周,但是没发先兑乐的身影,虽然有些纳闷但他还是不能大意,加快脚步去白鹊那边走去,向南的小路直通村庄,一条通往池塘的石子路垂直在小路上边,白鹊已经走上了石子路,时隐时现地走在池塘边那排树林中。

就当蔚扬离石子路还有几步路的时候,突然感到肩上一沉,由于视线一直集中在白鹊身上,在加上周围零零散散的学生,他竟然没有察觉到有好几个陌生人已经接近他们身边。

“你们干什么?”汤诚看着勾着他肩膀的陌生人吃惊地问,想挣脱却觉得力量被限制住了,而且除了勾着他和蔚扬的两人外,前后还穿插着几个人。

“不想连累你女人就跟我们走,”陌生人说。

蔚扬明显感到那只手臂不是普通学生的手臂,就算这一星期军训也不能练成的力量。他不能再让白鹊受伤了,他这样想,无奈过后便是坦然。

夯出未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