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飞

第21章

回到学校的时候太阳已不再那么残酷,在校门口陪着小黑玩耍的时候恰巧看到飞鸟去传达室外的信箱拿信,这让他一下子来了兴致。

而飞鸟也没想到会被花哉看到,在他的纠缠之下只能把信封展示在花哉面前,上面的寄信人名字清晰可见。

花哉发现自己是第一个回到寝室后没有多少失落,楼梯口新贴的‘男生止步’也没有引起他再去撕的冲动了。

他现在只想好好修改那封信,这是中午喂张丽洁吃馄饨的时候心中承诺的,而看到飞鸟的信时更加坚定了的。

当然还有认真准备菁虹联赛。

趁着桌子空闲,花哉把所有东西倒在桌上整理了起来,待飞鸟洗完澡回来之后花哉才刚对完发票。

“小花,先去洗澡吧,浴室要关门了,”飞鸟从洗漱间放完东西走到桌边。

“哦,你先理一下,”花哉放下计算器便拿出浴具口中嘟囔着一些数字走出了寝室。

飞鸟躺在床上,从裤子口袋里拿出那封信,这是他以前的初中女同学写给他的。

不知过了多久,飞鸟一遍遍地荡漾在这股久违的喜悦之中,他把这看做是一份情书,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以至于当门被推开时自己有些做贼心虚的举动,想着小花怎么洗得那么快。

但门口传来的却是汤诚无精打采的声音“好饿。”

“你们回来啦,有些晚啊,”飞鸟说。

“是啊,兜了一大圈,收了很多边角料,不止有紫檀的,还有其他木材,”苏镜说。

“不用那么多吧?”飞鸟问。

“我们要额外做一些短兵,还要给雅晴做一些箭头,都用得到,”苏镜没再说下去而是去卫生间洗脸。

“雅晴说过等他们回来一起吃饭的吧?”飞鸟边说边把信封重新按照原来的痕迹折好放下枕头下。

“嗯,应该快了,好饿,”汤诚的声音在厕所传来。

一小时后雅晴一行人也回到了学校,直接把材料放进飞鸿馆后便与319一起去外面吃饭。

“你们有什么事吗,刚才看你们就无精打采的,”雅晴合上菜单给服务员后打破了这一阵的沉默。

“花花,你怎么也萎靡了?平时不是话很多的嘛,是不是莫宵今天没露腿你不开心了?”

“你们不会是赛前紧张了吧,唉小杨还没回来呀?”莫宵也笑着缓和气氛。

“还是说说接下来的安排吧,”苏镜开口道。

雅晴点了点头说:“好,邱老师昨天已经联系了联赛的公证差不多7点就过来,到时候就开始制作装备。”

汤诚说:“还真的能请公证员来学校啊?”

“废话,你看看那几个有钱的学校,公证员都是常驻的好吗!”莫宵说。

“这个,多亏了莫宵,”雅晴说:“但也只是过来指导一下避免走不必要的弯路,我们人力有限,必须保证一次完成,如果做完了去那边公证被退回的话。”

莫宵接过话去,说:“不管怎么样制作过程还是要录下的,即使在录像上动手脚,去那边测试装备的时候有问题的话还是会暴露,这个不能侥幸。”

苏镜点了点头说:“邱老师等一下来吗?”

雅晴说:“来的,趁现在有时间我还是想问清楚,你们真的不会觉得自己的装备太简陋了吗?你们看过之前的比赛吧,先不说几个玩高科技的学校,像一般的暗器,护甲之类的你们都没想过吗,飞鸟你怎么想的?”

见雅晴指名道姓,飞鸟就说:“打架的时候我不想分心,我不想连暗器都没有摸出来就被别人打败了。”

“是啊,反正我打架是不会跟别人玩心机的,”汤诚说。

“拜托,这不是打架好吗?这是比赛而且不是你一个人的比赛,这是要配合的,”莫宵冷不丁朝花哉翻了个白眼,这让花哉很郁闷,心想明明自己什么都没说。

莫宵喜欢看花哉的这种无辜的表情,这让她心情舒畅:“小兄弟,我跟你们讲啊,这个赛场上从来不缺尔虞我诈的事情,想法。大家都喜欢表现这样的诡计,因为观众喜欢看啊,而参赛者也以此为荣,向你们这样呆头呆脑的冲上去肉搏一点观赏性都没有,比赛结果是毫无悬念的嘛。”

“比赛又不是演戏,”花哉说:“有什么好观赏的,”语气明显带有对邱鹤廉的不爽。

莫宵不屑地说:“我说你今天怎么有些不对劲,憋了半天就说出这种觉悟水平的话,哎,你是不是被小洁。”

“莫宵!”雅晴打断了她说:“说实话,你们刚来的时候我是怀疑过的,但因为校长的话,所以我对你们信任,但这种信任是直觉是没有任何基础的,这个你们懂吧,希望你们不要怪我,但是经过这两天,我发现这种信任是对的,而且慢慢有了基础,我知道花哉很强,而苏镜,飞鸟你们2个肯定也不在花哉之下。”

雅晴喝了口水继续说:“这次一定要拿冠军,你们有什么想法现在说吧。”

“你是队长都听你的,”苏镜说。

“好!吃饭!”

众人回到了飞鸿馆,分工之后就开始制作,由莫宵负责录像,雅晴做箭干,其他男生帮着处理坚硬的木材和玉石,郁魏打杂。

公证员刘老师看了一会后拉着邱鹤廉到一边小声说:“邱老师你们这样的程度根本不用叫我来,我这两天去过很多学校,也接待过许多学校,你们的装备算是最简陋的了。”

邱鹤廉点了点头,刘公证接着说:“有没有打过比赛一看做的装备就知道,很多人以为去现场看了十几场比赛就觉得自己也能,但事实是他们并不能。”

邱鹤廉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声说:“刘老师,确实,其他几个都没打过联赛,甚至在这之前都没怎么接触过,但是他们真的很强。”

连老师冷笑了一下说:“那个打过比赛的雅晴会说自己强吗?强还会在箭上涂蛇毒?”邱鹤廉顺着刘公证的目光看去,果然发现雅晴的身边放着一小瓶透明液体,而她本人正在认真的用火烤着一根细竹竿。

连老师接着说:“装备一年四季都能做,为什么你们要集中在这几天?”

邱鹤廉说:“因为这几位学生是新来的。”

“高二就她一个?哦对,”刘老师想起了刚才的对话,接着说:“邱老师,我听过虹飞去年的遭遇,但这就是比赛,我本不该多嘴。。。今年的科大附中要逆天。”

邱鹤廉好奇的问:“什么?他们已经测试过了?有多厉害?”

刘老师笑了笑说:“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好自为之吧。27连胜,说到底也只是个人赛。”

说完又朝正在刨木的赵逸灵看了一眼就直径往外走去:“你们这样没问题,能过,我还要去好几个学校,这两天最忙了。”

“哦,好。”邱鹤廉赶忙跟在刘老师的身后走了出去。

“应该没事吧?”莫宵走到雅晴身边说。

“放心吧,这样远远没到规则的底线”

即便是最简单的装备,也经过了一晚上的时间才打造完成。踩着满地木屑,花哉兴奋的挥舞着手上的木甲,硬是要苏镜用枪去刺手甲。

“去找逸灵的刀试试,”苏镜这样敷衍着。

赵逸灵不仅做了一把紫檀剑,还做了一把竹剑,这竹子就是昨天砍下的那颗粗竹,当时莫宵非要留拿着说什么留纪念,而雅晴也考虑到可能会有用,就从宜辛带了回来,而赵逸灵也说过要用竹子做一把软剑。

“小花,竹剑不是打这个的,”赵逸灵敲了敲花哉的手甲说。

“那你就用紫檀剑打打看嘛,”花哉不依不饶。

莫宵在花哉身后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骂道:“打你个头,小心把你的狗爪打断!”

花哉也不理会她继续对赵逸灵说:“灵儿,你不给我雕刻的好看一点吗?你的那只竹手甲就做的蛮好看的,连手指关节都能动,哪像这个呀。”

花哉双手交叉撞了撞,发出木板清脆的“啪啪”声。

赵逸灵笑了笑说:“那个是好看但也有不方便的地方,握着东西容易打滑,而且强度也不够。”

“那你至少,至少帮我刻个名字嘛,就像这个你看,”花哉随即拿出腰间挂着的葫芦,那是他暑假的时候去豫园找一个摆摊老人刻用隶书刻的他名字,这让他开心了好一阵子。

赵逸灵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直到熄灯前蔚扬都没有回来,宿管查房时也没有带来关于蔚扬则毫无音讯,这让众小伙伴都很担心,甚至花哉都忘了要询问高飞鸟关于那份信的内容了。

繁华的夜从来不缺闲人的点缀,蔚扬失魂落魄地走在万紫千红之中,极力回忆着一整天发生的事,更确切的说是从昨晚带着期待安然如梦开始、

动物园,博物馆,午饭,游乐园,逛商场,晚饭,看电影,逛街,开房,直到这里一切都还在他的接受范围内,但是面对白鹊的主动,他却明显招架不住。

蔚扬希望此刻手上有一只能够穿越时空的信鸽,他想问问李太白那句“事了拂衣去”包不包括那种事。

“当然不包括!”蔚扬自言自语,他停下脚步转身朝宾馆跑去。

夯出未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