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相毒女

第12章

虽然之前北羽雪已经表明过态度,但是要杀那些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俘虏,他还真有些下不了手。

“宇文统领大人,这是小姐的指示。”看着门口站着的面无表情的男子,宇文杰踌躇再三,却一直没有迈出步子。

好似感知到了他的犹豫,久久未曾打开的门终于开了一条缝,身为太医的李有为递出了一个纸条。

“杀。”一个字,灵秀飘逸,却有着力透纸背的骨感。

“下官遵命。”虽然感叹于北羽雪的冷酷,但是却也早有所料。

毕竟,命悬一线之际还能诱敌全歼的女孩,她的所思所想已经不能等同视之。

只是想到如此稚龄就有如此狠辣手腕,不免唏嘘,但是却没有鄙夷藐视之心。

好似作为丞相北羽墨的千金,也只有这气度,胆识,手腕才能匹配。

“雪儿,趁此机会,揪出幕后指使人,不是一劳永逸吗?”一同躺在床上的北羽墨看着在怀中睡得安然的北羽雪,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当然,对于雪儿的命令,他完全赞同。

“时机未到。”没有睁眼,只是往北羽墨的怀里挤了挤,浑浑噩噩,如在太虚仙境神游了一圈的她实在是没有多少气力,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只是每当她要睡着的时候,北羽墨总会来上一句。

要不是迷迷糊糊中,感受到那长衫底下异常的温度,北羽雪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成心不让自己好过。

“大人,该喝药了。”看着相拥而眠的父女,好似这空间里就只有他们,对于李有为的存在恍若透明。

只可怜了李有为在快马加鞭,竭力救治北羽雪之后,还得守在他们的身边,就怕药效反噬,会让这一切的努力前功尽弃。

面对父女两的举止,还得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最高境界。

北羽墨小心翼翼的在不影响到北羽雪的情况下,撑起身子,为北羽雪拉好杯子,喝下浓稠的药汁之后,就靠着床头闭目假寐。

涤尘男子,一脸病容却掩不去那运筹帷幄的风华;清隽女孩,熟睡的容颜少了平日的淡漠和疏离,多了几分娇憨,让人望而生怜。

男子呵护之态,女孩依赖之姿,天下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介入其间。

静静的退到不远的角落里,不时的关注着北羽雪的反应,只希望北羽雪真能如北羽墨说的那样,坚强的挺过去。

空间里,只有着若有似无的呼吸声,也就是通过这呼吸声,李有为判断他们父女两的病情。

看似无恙的状况,却在一阵急促的喘息中终结了。

“雪儿,怎么了?”几乎是同时,看似睡着的北羽墨已经转身看着身边脸色通红,呼吸急促,全身痉挛的北羽雪,忧虑立显。

“大人,快固定小姐的身体。”李有为已经取出了银针,直接就往北羽雪的身上扎去。

可是就算北羽墨冷静的配合,就算李有为竭力救治,北羽雪的呼吸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脸色涨得发紫,眼看就只有出没进了。

“丞相大人,臣……”虽然心中已经有所预想,但是当面前的女孩慢慢停止了呼吸,身体由紧绷转变为松懈,那憋的发紫的脸蛋慢慢回转,李有为还是不放弃的进行施救,只希望能让北羽雪打开呼吸,就能活过来。

只是,看着北羽墨放松了禁锢北羽雪的双手,呆呆看着渐渐趋于平静的小身躯那木然的神态,李有为喉头哽了哽,却还是开口了。

“丞相大人,请节哀。”已经尽力了,虽然知道丞相大人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可是逝者已逝,丞相大人得面对这个事实。

“雪儿,好好休息吧,爹爹守着你,护着你,好好的睡一觉,等你醒了,就好了。”为北羽雪细心的盖上被子,捋顺那枕头上的乌黑发丝,温良的大手,却有着无比的温柔。

好似面对的只是一个熟睡的孩子,而不是一个已然离世的躯体。

“请丞相大人节哀顺变,保重身体。”看着北羽墨那过于平静的神态,李有为心头一颤,跪地出声。

此时的北羽墨已然进入了魔障,若不及时清醒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出去。”冷冷的扫向担忧惊惧的李有为,不温不火的语气,平静无波的眸子却让整个场面变得无比的诡异。

“小姐已然仙逝,恕下官斗胆,还请丞相大人节哀,为小姐准备后事,入土为安。”看着北羽墨眼底那深不可测的黑暗,李有为只觉得整个人都炸毛了,他不知道,也无从想象之后的丞相会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丞相北羽墨在风月王朝的评价并不正面,但是却也属于正常范畴,可是刚才那淡淡一扫,他就感觉到了什么正在剧变,这种变化,让人毛骨悚然,战栗不安。

“出去。”手臂一抬,李有为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甩出了门外,狠狠的趴在了地上。

“大人……”愕然的看着那破败的门扉,宇文杰伸手扶起李有为,视线却直接传达一览无余的屋内。

北羽墨正“慈爱”的看着床上熟睡的北羽雪,很正常的一幕,可是为何……他的心头会有不详的预感,视线全都集中到了熟睡中的容颜上,仔细一看,就发现,那容颜太过平静,平静到感受不到生命的起伏。

难道……

疑惑中带有不愿相信的目光看向身边的李有为,虽然从李有为那黯然的神情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他却还是希望李有为能告诉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天蝎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