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坏孩子

第43章

我觉得头有些晕,“你们先聊着,我先走了。”

在我背后我听到那个女生说:“又一个缘分浅的。”

回到家里,我开始叠纸鹤,一个又一个的纸鹤放在盒子里,被压得整整齐齐的,也许叠够了一千个纸鹤,我的心愿就会完成吧!

星期四的课上,吴北果然又回来了,只是李晓雅走了。

在座位上,赵军毅对吴北眨了眨眼睛,吴北朝他笑了一下,感觉是成熟了一些。

吴北听课很认真,我听课也很认真,这两个小时下来,我们没有什么交集。

放学的时候,我急着往外跑,吴北叫住我,“周彤,你跑那么快干什么?”

我停住,“回家做作业。”

“学习不差一时半会,最重要的是有好的学习方法。”吴北说:“以后我们互相帮忙就行啦。”

“不用。”我说。

“什么不用?”赵军毅赶上来,“大家一起学习,就应该互相帮助才对嘛!周彤,该不会因为吴北长得帅,你怕自己承受不住才拒绝的吧?”

我没有回答。

吴北笑了,“我看她是怕我缠着她才拒绝的。”

“你缠着她干什么?你自己也有女朋友的。”赵军毅说:“你说这话不怕李晓雅生气?”

吴北哈哈笑了,“我是有女朋友,不过不是李晓雅,是一个你们都不认识的女生。”

“是谁啊?”赵军毅八卦的问:“那你每天来接李晓雅什么意思?”

“我和李晓雅是同学,正好约着一起出去玩,就来接了,没其他的意思。至于我的女朋友,哦,那。”吴北指着小区门外的理发店旁站着的女生。

那是一个娇小可爱的女生,短头发,正往我们这看着。

我的心里应该是放松的,可是却一阵发紧,我说:“我先走了。”

吴北说:“好啊!明天见。”

我跑着来到了站台,结果却在站台的不远处看到了林帅和李晓雅,我像贼一样的躲在了站台的后面。

我忽然想起,有一次我和林帅在市一中前的站台上,林帅挡住我的视线那一次。那一次他不该挡着我,这一次,我希望有人挡着我。

我看到吴北和刚开那个女生向林帅他们走过去,四个人会和了之后,就一起往前走去。

吴北牵着那个女生的手,林帅牵着李晓雅的手,看起来很般配的两对。

我看着他们走远了,从站台后面出来,等着回我家的车,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失去。

下午,我又去许愿池旁,结果看到他们四个在许愿池旁站着,李晓雅和那个女生在许愿,林帅和吴北在旁边站着笑她们的幼稚。

我再一次的落荒而逃,不想让她们看见我。我跑进超市,一下子买了很多吃的东西,其中有方便面、饼干之类能放的食品。

提出来的时候,发现真的很重,在电梯旁往下走的时候,看到吴北和林帅他们正在上电梯。

吴北看到了我,跟我打招呼,“嗨,周彤。”

林帅他们都向我看来,不过电梯下得很快,我们擦过去了,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

我没有理吴北,在电梯上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也没有看他们,我不想与他们说话。买了这么多吃的,以后就可以少出来了,免得什么时候都能碰见他们。

回到家里,妈妈也下班回来了,看见我买了这么多吃的,问:“干嘛买这么多呀?”

“以后你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可以不必饿死自己了,也不用往外跑。”我说。

妈妈笑了,“那你怎么不学着自己做饭?”

我把东西放在地板上,“这是个好办法,不过要看两点,一,我得想做;二,我做出来得能吃。要不然我还是挨饿的份。”

“还贫?都这么大了,还不会做饭,好意思说的?”妈妈说。

“怎么不好意思了?你饿着自己的女儿都没有不好意思,我更不会不好意思了。”我顶回去,趁着妈妈要说下一句的时候说:“妈,我得进去做作业了,要不然学习成绩上不来可别怪我。”说完就直接进房间了,不让妈妈看出什么来。

今天学到了10点多的时候,我忽然想去那个许愿池。

我便悄悄地去了许愿池,还在裤子兜里塞了把水果刀,以防万一。

来到了许愿池旁,我弯腰从池子里掏出三枚硬币,对许愿池说:“我发现上一次许的愿有点多,所以来把一些愿望给撤了,免得你受累,不好意思打扰你啊!我先走了。”

一转身,发现有人站在我后面,我一害怕就掏出水果刀刺过去,结果手腕被那个人握住了。

我想大叫的时候,看清楚是吴北,“你在这干什么?”

吴北松开我,“今天下午为什么不理我?”

“在林帅和李晓雅面前说话不好。”我说。

他笑了,“为了林帅,你还忘不了他?”

我说:“没彻底忘干净,不过快了。”

他弯腰捡起我刚刚洒在地上的三枚硬币,说:“许了愿怎么还能往外拿出来呢?”

“我发现这些愿望不用我许都已经实现了,那还麻烦许愿池干嘛?”我说。

“什么愿望?”他问。

“希望吴北把我忘了,希望吴北能快乐,希望吴北不会被林帅伤害。”我实话实说。

吴北的脸色变得有些感伤,笑了,“你不是不希望我和你有交集吗?那就不该告诉我这些。”

“我在你面前撒不了谎。”我说。

他看了看手中的硬币,问我:“哪个硬币是希望我把你忘了的?”

我摇摇头,“不知道。”

他把硬币装进自己的口袋,说:“既然是我的事,应该由我来掌握。”

“所以我来收回,”我说:“把硬币还我。”

他没有理我,而是说:“你怎么知道你的愿望都实现了呢?”

“我知道你把我忘了就行了,”我说。

他忽然抱住我,“你怎么知道我把你忘了?”

我紧张的看着他,使劲的想要推开他,可是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就推不开,他看着我,突然吻了下来。

我使劲的推,推不开,我不再动,却哭出来。

吴北感觉到我的眼泪,他离开我的嘴唇,看着我,松开了我。

他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的眼泪流的更多了,林帅吻我的时候,第一次我想推开他,可是我并没有想哭,只是感觉屈辱。这一次,我只是想哭,没有屈辱。

他捡起地上的水果刀,我突然喊出声,“你如果敢伤害自己,我就敢伤害我。”

他把水果刀又扔到了地上,苦笑:“你还是很了解我,就在我不了解我自己的时候,你还能猜出我要做什么。”

我没有理他,直接跑回了家里。

第二天再上课的时候,吴北感冒了,一直在打喷嚏。

王老师皱眉表示不悦,“吴北,如果感冒严重的话,这两天就别来上课了。”

吴北擦了擦鼻涕说:“王老师不用,我能撑得住。不过,为了不影响别人,我想往后坐一点。”

“那好吧!”

吴北坐的离我们远了很多,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

这一次下课之后,我没有再跑,我害怕再被人说些什么,和他们一起走到小区的门外。

而这一次那个女生也没有在理发店门口等,而是在小区的门口等,看到我们出来,她便跑过来,拿出药和水来递给吴北,“我听林帅说你病了,今天早上没吃药就跑出来了,我便把药给你带过来了。”

其他三人一片暧昧的眼神,吴北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接过药片,喝下,说:“以后不用天天来这等我了,省的累。”

我说:“我先走了,再见。”

大家也识趣,也都离开了,我听到那个女生说:“人家也是关心你嘛!”

我有种再一次做了第三者的感觉。

我正往站台处走去的时候,那个女生却跑着往前去了,看得出她在哭。

我转头看吴北,发现他还站在小区的门口,见我看他,他朝我挥了挥手。

我走过去,看着他,“我希望没有再一次做第三者。”

吴北的脸色变了,“只是不想骗她,让她认清楚我而已,你不必想太多。”

“认清楚你什么?”我问。

“我还有一个女朋友,”他说:“我之所以感冒是因为昨天晚上一不小心跌进了许愿池里,回去的时候还跟另一个女朋友上了床才这样的。我刚刚告诉她我感冒的原因,她就跑了。”

我看着吴北,想要知道他是不是在骗我,可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突然说:“周彤,你先走吧!等会我另一个女朋友要过来,免得让她看见产生误会。”

“再见。”我转身离开。

却在一棵树旁停下,我躲在树的后面,看着吴北的方向。曾经的他也是这样躲在树后面看我的。

等了大约20分钟左右,我看见一个穿着有些暴露、发型很是时尚的女孩子撑着伞走到吴北的面前,那个女孩子见到吴北就扑上去吻住吴北,两个人就那样旁若无恶人的接吻。

这一次我心疼了,我转身离开,想着再也不要和吴北有什么事发生。

晚上,我跟爸妈说:“我不想去王老师家补课了。”

“为什么?”爸妈惊讶的看着我。

“因为,你们还记得吴北吧?”我问。

“记得,”爸爸说:“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说:“他现在也在王老师那补课,而且跟我一组。我不想记起那一段的事情,也不想惹出其他的事,所以这一段还是离开比较好。”

“怎么他也在那里?”妈妈无奈的说:“既然这样,我就跟王老师说你不补了吧!”

爸爸盯着我,“那个吴北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我说:“爸爸,他才来我就告诉你们我不想补了。”

“哦。”爸爸站起来走进自己的房间。

妈妈说:“那妈妈再给你找一家补习机构。”

“不用,妈。补习不一定就会好,主要看自己的学习态度,有时候补习只是一个心理作用。我的心理挺好的,何必费那个钱?”我说。

妈妈也就不再勉强我了,她也怕我一不小心在外面再碰到什么事吧!

然后妈妈就去给王老师打电话了,他们说的什么我没有听,总之我是可以不用补课了的。

第二天,我就开始一个人在家里学习,我打算剩下的这些天,除非有什么非要出去的事情,否则我是绝不出去的。

不去上课的第三天,我听到敲门的声音,我起来开门,看见外面站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她的装扮有点像那天和吴北在一起的女生,我有些不太愿意见她。

“你是谁?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我想让她走。

“没有,”她嘴里嚼着口香糖,“你就是周彤吧!我来找你。”

“什么事?”我问。

“不打算让我进去?”她笑笑的看着我。

我移开身子,让她进来。

我不知道她究竟长什么样,因为她脸上的妆已经把她的真面目给盖了,不过她现在的妆真的挺漂亮的。

她在我家沙发上坐下,我倒了杯水给她,“有什么事吗?”

她笑了,“你挺有风度的。”

我也笑了,“你是客人。”

“认识吴北吧?”她问。

“认识,”我说:“有什么就直接说吧!”

她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出来,“有一次吴北喝醉了,对我说了他和你的事情,我觉得你有些过分。”

她很直接,我“呵呵”笑了两声,“可能吧!”

她也笑了,说:“可是好像又怪不了你,在那个时候你能那么镇定也不错了。”

我继续笑,没有说话,想听她究竟要做什么。

“去看看吴北吧!”她收起笑,“他现在烧的很严重。”

我的笑僵在脸上,“他是你男朋友,你应该照顾他,不应该来找我。”

她说:“他是我男朋友不错,可是他是因为你病得,自然你得去医治他。知道吗?这两天每天半夜,他都出来,凌晨才回去,也不知道去哪了。结果他的病越来越重,现在发高烧又不肯去医院。凌晨回去的时候,睡在床上一直说‘我要忘了周彤’,我想你应该去看看他。”

我听得有些晕,原来他还没忘记我,我看着这个女生,“你愿意让一个情敌去看你的男朋友吗?”

她又一次笑了,“我不是很爱他。我和他谈恋爱才三天的时候,他喝醉了就告诉我这件事情了,所以我没有放太多感情进去现在也不那么难受。”

“那你还跟他,那个发生关系?”我问。

“谈恋爱上床很正常啊!”她像看外星人一样看我:“再说了,我们是先上床后恋爱的。”

在我的眼中,她真是个外星人。

她看着我,“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我站起来坚决的说:“不去,我不喜欢他,去了只会让他更难受。”

“不喜欢他躲在树的后面看他干嘛?”那个女生问,“那一天我之所以吻他就是因为看见你在那个树后面。”

“我也不知道。”我说。

她站起来拍拍我的肩,“只是让你劝他去医院,又没有其它的,不能见死不救吧?”

我闭了闭眼睛,“好吧!我去看看。”

那个女生带我去了她和吴北租的房子里面,那是三室一厅的房子,吴北他们租其中的一间。

我随着她进去,发现他们的房间设置的很简单,除了一张桌子和一个柜子,还有一张床,就什么也没有了。

桌子上摆着一些药和快餐的盒子,还有几瓶水,剩下的便是这个女生的化妆品。

她指了指床上的吴北,轻声跟我说:“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抽屉里有一个笔记本,上面写着我的电话号码。”

说完,她出去了。

我静静地走到床旁边,看着吴北已经烧得通红的脸,心里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我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发现他额头烫的实在惊人,他感觉到有人碰他,模糊中把我的手拍掉,嘴里嘟囔着:“别碰我,让我睡一会。”

“你应该去医院。”我说。

他猛的睁开眼睛,看见是我,努力地让自己坐起来,“你来干什么?”

“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你应该去医院。”我说。

他猛然笑了起来,闭上眼睛,“对不起,劳拉,我看是我太想周彤,才把你看成她。你出去玩吧,我睡一会就没事了。”

说着,又要躺下去。

我双手捧着他的脸,“吴北,你睁开眼,你没看错,我就是周彤。”

吴北睁开眼睛看着我,笑了,“周彤,你来了,你不是躲着我吗?来干什么?”

“吴北,我们去医院吧!”我说。

“我知道了,是劳拉请你来的。”吴北说,眼神里有一丝愤怒与自卑,“你出去,我用不着你来可怜。”

我极力克制住自己想哭的欲望,“我要你去医院,等你好了,我就什么也不管了。”

他看着我,忽然把我按倒在床上,“如果你想我好,我只要抱着你睡觉就好了。”

我一下子呆了,我被他按在床上感觉到他浑身滚烫的温度,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也躺下了,抱着我闭上眼睛,假装要睡觉。

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男生抱着睡觉,浑身有些颤抖,脑子里晕晕的,忘了挣扎,也忘了要怎么反应。过了一会儿,我脑子清醒过来,使劲的睁开他的胳膊。

他并没有更使劲的抱着我,我一挣,他的手臂就松开了,冷笑着:“你还是回去吧!我不需要你的帮助。”

我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再回来的时候,我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有糖和生姜,还有一些粥、感冒药。

我想要推开门的时候想起自己没有他家的钥匙,我暗骂自己脑子笨。没办法,只能抬手使劲的敲门,敲的震天响也没有人来开门。

吴北在里面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我急了,掏出电话,就拨打了120。

120人员过来之后,我跟他们说:“我的朋友在里面,他生病生的很严重,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

120的人员将门撞开,我和他们一起冲进了吴北的房间,吴北还是躺在床上。

我冲过去,摇晃着他,“吴北,吴北。”

吴北没有回应,120的说:“你先别晃他,他应该是休克了。”

我赶紧站在一边,其中一个人拿着药箱走过来,打开药箱,拿出一些仪器给吴北看了一下说:“发烧发的太严重导致晕倒的,现在先给他打一下退烧针。”

他们给吴北打了一针退烧针,然后把吴北抬上了急救车。

躺在医院里输液的吴北看起来安静了很多,我坐在一边看着他,因为他心疼,也在想自己对他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

“喜欢吗?好像有一点,又好像不是。不喜欢吗?那为什么看到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会不舒服?”

对于林帅,我可以很清楚自己的感觉。对于他,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正想着,我听见手机响,是从吴北的身上传来的。

我从吴北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看见上面写的是劳拉,我接起来,那边传来一个着急的声音,“吴北,你去哪里了?家里的门坏了,肯定是进小偷了。”

“是我,周彤,”我说:“门是被120的急救人员撞坏的,是我让撞得,回来陪给你。”

“是你啊!”劳拉说:“为什么撞门啊?对了,你刚才说120,吴北怎么了?”

“他晕倒了,现在躺在医院里输液呢!医生说没什么大事。”

“那就好,这人怎么这么犟呢?你告诉我在哪个医院,我现在就过去。”

我告诉了她在哪个医院,就挂了电话。

转过头看到吴北在看着我,“你醒了。”我将手机放在床头旁的柜子上:“刚刚是劳拉来的电话,我接了一下,一会她就过来了。”

“哦。”吴北说:“你不是走了吗?”

我坐下,“我看见你没吃东西,感冒也没什么好药,就出去买些药和粥给你。对了,你现在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吴北笑了,“是有点饿,对了,感冒时对你做的事,对不起啊!”

我的脸红了,“没关系,我出去买点粥给你喝。”

“不是有粥吗?”吴北问。

“忘在你家里了,就算带着,也该凉了。”

听到‘你家’这个词,他有些不好意思。我便出去给他买粥喝了。

当我提着粥回到病房的时候,看见劳拉已经在他的房间里了。我想劳拉应该把事情都告诉吴北了。

我走进去,“粥买来了,你先喝吧!”

劳拉说:“谢谢你,周彤。”

“没关系,不过你家的门要多少钱?我好赔给你们。”我说。

“你救了我要多少钱?我好给你。”吴北黑着脸说。

我被噎住了,不知该说什么。

劳拉看了吴北一眼,:“吴北,你说什么呢?”又转向我,“吴北他烧糊涂了,你别介意哈!”

我笑了,“没关系。”

“哦,对了,”劳拉有些小心的说:“等一会林帅、李晓雅和吴北的一些同学要来,你要和他们打招呼吗?”

吴北看着我,我笑了,“不用,我还有事,先走了。”

“那再见。”劳拉说。

“再见!”

我从病房里出来,向大门走去,却在大厅的地方看到林帅他们走过来。

我想要躲起来,却有一个眼尖的人看见我,“那不是周彤吗?”

youyudeleng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