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竞仙途

第100章 嗜血妖藤

“救命!这什么?有东西拽我!”

话音刚落,霍自流又被拖走了几尺!

骆云目光微凝,剑光划过,那根绊在霍自流脚下的青藤咻的一下便躲避开来,竟然异常的迅捷!

这时候再将这根青藤当成普通的一根拦在路上的植株就太过天真了。

他将霍自流拽了起来,道:“应战。”

六个人已经很是熟练了,苏流樱双手拈出火诀,周身围绕着一群火红飘带也似的火鸟,赵四能掌控的灵镖个数是原来的一倍,布在周围,连头顶都没漏下!

现在苏流樱知道祁三使出的那个黑不隆冬的圆筒子原本就是炼器时用的风筒,只是被他炼制过,一丝微风也能变成狂风,对荧火系一脉的她助力极大。

众人刚刚准备完毕,数十根青藤便从周围蜂拥而出!

苏流樱一扬手,百只火鸟便向这些青藤飞去。

既是植株,哪有不怕火的道理!

而这又不是寻常火炎,而是灵炎,又收着苏流樱的操纵,一旦沾上,轻易无法扑灭!

霎时间火光冲天!数十根青藤带着熊熊烈焰,几乎被烧的通红,在六个人身边翻滚扭曲,又或者使劲的拍打地面,可让人心惊的是,似乎总也烧不完,反倒是他们六人被围在其间,被火烤的受不了了!

骆云眉头轻皱,周围的青藤——现在已经变成火藤了,要么不怕火烧,要么,这些被火烧掉的藤木根本不是要攻击他们的主体。

看样子这些藤像人一样“疼的在地上打滚”,极有可能是后者,而在这批之后,又有数十根藤加了进来,哪怕显露出一副被烧的浑身打颤的模样,也是要把他们六人困在这里!

苏流樱早已经把火鸟收了回来,可妖藤上的火却还在,而且因为一批又一批妖藤如同添柴火一样添进来,火势更加猛烈!

她鼻尖也冒着汗,看着其他几个人手足无措。

目前要解决的已经不是怎么弄死妖藤,而是要灭火!

不然他们真的要被苏流樱自己的火烤死了!

骆云问询的看了几个人,都是摇摇头,竟是没有灭火的法子。

他心中“啧”了一声,道:“赵四,这些妖藤后面还有东西,你注意找找,找到了指给我。”

看到赵四点点头,他这才暗自运转体内的星元之力。

一道极寒的剑气从江枫剑上满溢了出来。

这不是杀气,而是纯粹的寒意。

站在骆云身边的苏流樱等人,立刻觉得如同烤炉一般的炽热一下子便消失无踪,下一刻,骆云的身影已经如同闪电一般到了妖藤面前。

刺眼的火光和扑面的热气到他身前三寸多就再也无法前进毫厘!

以骆云此刻辰水脉两颗星窍中的力量,带来的寒意无以伦比!

江枫剑过处,仿佛将来自昆仑的寒意和水气都带来了这西沙秘境——剑面之上,似有一江秋水全数结为寒冰,丛丛火光凋落于冰面之上,只剩下星星点点的残余火焰,最后那火焰似乎也尽数消失,甚至连“嗤”的一声轻响都不曾发出,便化为飞灰!

包围着六个人的火焰妖藤组成的圈儿,在骆云挥手转圜的一剑之后,变了模样。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焦黑的、失去生命的枯藤,还维持着前一刻在火中挣扎的模样,因为太过冰冷,有的藤上似乎还结出了冰晶和霜华,在周围发散着阵阵的雾气。

原先饱含活力的、就算是着了火也仍然扭动不已的青藤,此刻当真是成了死物。

如此寂静和可怖!

苏流樱正要开口,赵四却动了——确切的说,是灵镖在动,组成了一个箭头的模样,指向了不远处密林深处的地面。

骆云倏地跃了过去,仍是看不清他的身形,下一刻他手中的剑已经重重的扎在了那处的地面上!

一声来自于地底的尖啸凄厉而惨绝,江枫剑刺入,地面顿时渗出了一滩血红!

这一瞬间骆云周围再度涌出了数百根长藤,如同向天虬张的数百根手指!

又因为这些长藤实在太过密集,挤在了一处,包在骆云周围,形成了一堵厚厚的、不停蠕动的墙,外面的人看的浑身起了鸡皮疙瘩,而内里却是百余藤条疯了一般向骆云刺来、绞来!

骆云不为所动,甚至都不曾拔出江枫剑再刺出第二剑。

数十根长藤在距离骆云半尺的时候力竭,无力的垂落在地上。

虽然没有像那些被烧焦的妖藤一样,但是也完全失去了活力和生命。

地面上渗出的血红复又慢慢的消失,一股由江枫剑上传来的诡异满足感让骆云知道——这柄剑又吸血了。

不过总归杀掉的也是不怀好意的妖藤,吸就吸吧,幸而地下的东西始终不曾冒头,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妖藤的血没了。

再者这剑终究还是在他情急之下用来催发了辰水脉的灵力,他怕有损伤,便也有意弥补一二。

不远处的五个人已经看呆了。

“那个……”苏流樱指着骆云的剑。

骆云额头上有些冒汗:“还没死透,得扎一会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诡异的安静中,骆云感觉手中的剑终于停止了以血养杀——通俗的说,也就是喝饱了,他这才缓缓将江枫剑从土中拔出。

一直静止的、动都不敢动的几个人终于试探着走近了骆云,看了看地面,地面上除了凋落的妖藤,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原来这里冒了一大滩血,后来可能又渗进去了。”骆云说的面不改色。

黄二道:“如果有血,那应该是嗜血妖藤。能够分裂出数以百计的青藤出来,还都有手臂这般粗细,这妖藤起码也是三阶了。”他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道:“你看咱们所在这一小片儿区域也没有活物,就是被这东西‘吃’了。”

苏流樱骇然道:“不会再来几根吧?”

黄二摇摇头:“这东西的真身只在地下穿行,一般方圆数十里只长一根,若是有两根,必定是一根将另一根吞噬为己用。”

苏流樱樱唇轻轻吐了一口气,放松道:“那就是说咱们暂时先不用担心这东西了。”

虫不老

作家的话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评论~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