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天很晴2

第2章

枫雪色稍稍有点放心,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江湖角色,应该不会对朱灰灰不利的。

方渐舞续道:“此外,今天黄昏,深冰界的燕深寒老弟也来到岳阳,却在城外失去踪迹,一直未曾与我联系,不知何故。”

西野炎笑道:“渐舞兄不必担心,燕深寒带入中原的护卫已与我的下属会合,老燕是临时与人有约,践了约再进城来。凭他那一双破玉浮沉环,这武林之中,单打独斗有几人能是敌手?如无意外,他大约今天晚一点便会到了!”

方渐舞问道:“不知约的是什么人?”

“这个他并没有交待。”

方渐舞点点头,又道:“对了,昨日午时,信王世子秘密进城,目前住在岳阳知府刘大人的别院。”

枫雪色秀眉一扬:“原来朱流玥也到了岳阳。”

朱流玥,当朝信王之子。此人天赋奇才,自幼得异人传授,学了一身高绝的武功。不仅如此,其对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也无一不精。他虽然贵为信王世子,但为人风流蕴藉,纵情山水,很少待在王府,一年之中,倒有大半的时间是在江湖上行走的。只是江湖之中,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王爷身份。

想起在惜凤山的山谷中,自己眼睛受伤,朱流玥追敌而去……这些事情如发生在昨日,现在,流玥来到了岳阳,朱灰灰却偷跑了!

枫雪色轻轻叹了一口气。

晨暮晚很是细心,稍一想便明白,于是道:“枫公子,那位朱姑娘聪明伶俐,人又可爱,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虽然目不能见,枫雪色仍然很有礼貌地将脸朝向她,苦笑了一下:“我却是担心,她聪明得过头了!”

朱灰灰这丫头,总是觉得自己很奸诈,一肚子小算盘,其实却再傻不过的,她脑子里那点鬼主意,全都写在脸上呢!这么久以来,没吃过大亏,只是因为没有人跟她一个孩子计较,否则,别的不说,就凭那偷鸡摸狗的行径,屁股都被板子打烂一百次了……

西野炎劝道:“雪色,朱灰灰跛着一条腿,根本就走不远,我马上派人找她回来!”

枫雪色笑道:“接天水屿防卫森严,即便是我也未必能在暗哨的眼线下轻易离开,何况这笨丫头还大模大样地卷了东西跑路!方兄的人,一直在跟着她吧?”

方渐舞一笑,道:“是,秦二和宋三一直跟在她的后面,要替你捉她回来吗?”

枫雪色顿时放下心来,笑道:“原来有秦二哥和宋三哥在,这可真是有劳了!”

鬼剑秦二和灵剑宋三,是接天水屿大四剑之中的两位。大四剑原本是江湖中的一流剑客,后来被接天水屿上任帮主礼聘并委以重职,多年来屡立功勋,地位非常之高,这次居然由他们亲自出马,可见接天水屿对朱灰灰这小泼皮甚是看重。

嗯!这样的话,即使朱灰灰一个人四处溜达,也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于是枫雪色再笑了笑,续道:“那孩子野性难驯,又喜动不喜静,到了枫雪城,便由不得她了,现下先让她随便去逛吧,什么时候逛得够了,再……”语声突止。

便在此时,水榭之外,如流星般掠来一人,单膝点地,大声道:“启禀帮主,玄月堂属下弟子在三十里外的蛟牙渚,发现秦二爷和宋三爷的尸体,蒋大爷和季四爷已经赶了过去!”

水榭中的众人闻言,齐齐变色。

玄月水屿的后堂,青砖地面上放着两副担架,担架上面平躺着两个人。

左边的一个身形略胖,脸色青黑,嘴唇肿裂,深灰色的衣襟上血迹斑然。右边的那位相对瘦些,仿佛筋骨收缩一般,身体佝偻成一团,全身的皮肤都皱到一起。

接天水屿大四剑中的神剑蒋大虎目含泪,双拳紧握;妖剑季四一张刀条瘦脸上全是杀气。

担架上的两个人,是他们的好兄弟。

二十年前,四个热血少年于江湖偶遇,义气相投,结伴游侠天下,江湖中从此多了“神鬼灵妖”大四剑。

十五年前,大四剑又一起投入接天水屿,出生入死,刀头饮血,不离不弃。

数个时辰前,兄弟四个还在一起边喝酒,边商量明天一大早去湖边钓鱼。

现在,四人中的两个,却已成为一双冷冰僵硬的尸体。

相交二十年来,兄弟四人未曾有一刻分离。谁料到,唯一的一次分离,便是天人永绝!

神剑蒋大的身体微微颤抖,仿佛瞬间老了十岁。

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蒋大回过头,对上一双坚定的眼睛。

那双眼睛仿佛月下流火,燃烧着冷冷的焰。

“帮主!”

堂中所有的人压抑着悲愤,一起躬身施礼。

方渐舞如火的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一圈,举起右手。

堂中顿时鸦雀无声。

“各位兄弟,秦二哥和宋三哥不会白死!这笔血债,不管是谁做的,我接天水屿,要百倍讨回来!”

“报仇!”蒋大握掌成拳!

“报仇!”季四咬碎钢牙!

“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声音一波波地传了出去,玄月水屿群情激昂,所有的人听到这个声音,无不热血沸腾。

方渐舞再次将手举起,待大家安静下来之后,一连串的命令分派下去,受命之人立刻飞奔着出去了。接天水屿虽然看上去仍然一派祥和,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滔天的战意,悲愤到极点的人们都振作起来。

枫雪色在西野炎的引领下,缓缓走进内堂,晨暮晚一行人跟在他的后面。

“方兄!”

方渐舞回过头来,唇上一抹苦笑,“雪色,没有发现朱姑娘。”

枫雪色轻一点头,神色虽然不变,一颗心却异常忧虑。秦宋两位是随朱灰灰去的,现在他们被害身亡,只怕灰灰也……

晨暮晚在两个丫环的搀扶之下,轻移莲步,来到两具尸体旁边,仔细看了一会儿,轻声道:“冯伯,麻烦您检查一下这两位的身体,看看这位秦二爷的巨阙、鹰窗、章门三穴是不是有异常,还有那位宋三爷,手少阴、手少阳、足少阴、足少阳四条经脉,可能都已断裂。”

她一望之下,便根据秦二青黑的脸色和肿裂的嘴唇,及唇边血液的颜色,判断他可能是巨阙、鹰窗和章门三处要穴受重伤,心、肝、胆、脾等内脏破碎致死。而宋三身体缩成一团,必是手足经脉为重手法所伤,而致筋缩骨裂。

只是,她虽然是医生,但终究是个年轻的女子,类似解衣验尸这类的事,还是不太方便做。

千里追魂冯绝崖答应一声,弯下身子,解开秦二和宋三的衣服,仔细验伤,片刻之后,抬头答道:“小姐推断得极是!”

方渐舞、西野炎、蒋大和季四凝目望去,见秦二的巨阙、鹰窗和章门三穴位置,虽然皮肤未见破损,但肤色却与别处有异,有一抹极浅的红线,那是穴道受伤爆出的血丝。而宋三的四脉之上,筋爆骨突,宛如爬满了青色的蚯蚓。

晨暮晚道:“这两位大哥的致命之伤皆在经脉内脏,并无外伤,依我看,似被人以重手法生生击杀,这个凶手——”她停顿了一下,续道,“内力之高,深不可测!”

枫雪色俯下身体,单足跪地,将手放在秦二的胸口位置,宁静俊美的脸泛着些微的白,似可以穿透午夜、清涤一切阴暗的月光。

二哥、三哥,在天之灵且慢行,两位是受枫某连累被害,此仇不报,枫某誓不为人!

朱灰灰,你怎么样了……

夜已深,月影西移。

距离玄月水屿三十里的蛟牙渚。

西野炎立在突兀的礁岩之上,一身大红的袍子猎猎作响,在夜色里显得冶艳而妖异。

秦二宋三的尸体是蒋大和季四亲自迎回来的,据二人和同去的人所言,并没有在现场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是不信他们,只是人在悲痛之下,难免会忽视一些东西,所以西野炎再次来到了蛟牙渚。

他用最快的速度,把蛟牙渚方圆五里探查了一遍。虽然在秦宋二人陈尸之处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但却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发现一片奇异的草丛。

正值初夏,水分和阳光都很充足,所以湖边的草木长得挺繁茂。

那一片草,却微微有些倒伏,似乎被什么压倒过。

这个时候,随便一点异常都可能是线索。

西野炎身形一飘,掠了过去,第一眼,便看到一些草叶上,散落着深色的点状斑痕。

这种颜色和形状的痕迹他很熟悉。那是血,喷出的血!而且看这喷出的血量,此人受伤不轻——这个人是谁?

每一片沾着血的草,都已枯萎如焦。在血迹喷出的范围内,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十几只抻腿的虫子、一窝毙命的水鸟,还有两只翻着肚皮的蛤蟆、一只挺尸的水耗子、一条僵硬的黄花蛇……

这些东西,都是被毒死的!

很奇怪的毒!

西野炎思索着,小心地拨开草叶,在湿润的泥地上,看到四个奇怪的蹄印。他的心一沉,这是……猪的蹄印!

在这种地方发现的猪蹄印,肯定是朱灰灰养的那口大肥猪踩出来的!

难道,朱灰灰曾经潜伏在这里?

四目一顾,果然在草窝里,又发现一根拐杖!

西野炎缓缓拾起拐杖,拈下缠绕在杖端的一茎长发,心已彻底地沉了下去。

朱灰灰窝在这里做什么?

她看到了什么?

这血……是她的么?

拐杖丢在这里,那么,她的人哪里去了?

如果她出了事,他要如何向枫雪色交待?

与方渐舞的理智、枫雪色的从容不同,西野炎略有些小冲动,但他们都是纵横江湖、快意恩仇的热血少侠,多年的江湖历练使他们不管碰到什么,越是事关紧要,越是沉得住气。所以虽然担心,他却仍然能够仔细地分析。

灰灰和花花几乎形影不离,这满地的血,是她的,还是它的?

当然是朱灰灰的!

地上的血虽然不少,但那只是针对一个小姑娘而言。凭朱花花那大块头,如果是它,这周围至少会有强烈挣扎的痕迹——这一片草,却仅仅是被压倒而已。

如果朱灰灰失血这么多,肯定已受重伤,就算不死也是昏迷的,所以,她不可能自己走掉,而是被人带走了。

那么,带走她的人又是谁?那人会把这一人一猪怎么样?一刀斩之,还是另有图谋?

西野炎在草丛四周随便一查,没有找到花花的尸体,却发现了一串蹄印。

当然是朱花花的蹄印!

蹄印一直向着前方延伸过去,距离均匀、步履整齐,他甚至可以想象那头大肥猪不慌不忙,摇着尾巴,晃着耳朵,边走边拱边嗅边哼哼的德性。

西野炎仔细检查蹄印附近,草地上却再也没有发现一点其他的痕迹,直到走出很远,才在一朵午夜兰娇弱的花瓣上面,看到微微有一点月牙形的土痕。

那口猪果然和别人在一起!

月星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