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别怕

大侠,别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章 白湖山庄

江湖上有一庄二府三阁之说,一庄便是指现任武林盟主王景言的白湖山庄,凤仙镇则因为紧邻着白湖山庄而成了武林中人经常出没的所在。虽然武林人士常在这里扎堆群聚,但却又因为白湖山庄的存在而从未发生过激烈的冲突。

月华如练,枣红的大马停在白湖山庄门口,季玉英勒紧马缰绳,然后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软绵绵地从马背上滑了下去,眉头一拧,反手一把拎住了那个东西……

正是睡得无知无觉,并且口水横流的盛宝华姑娘,这一路没有把她弄丢在半途已经是奇迹了。

季玉英无语了半晌,拎着她跳下马。这么一番折腾,盛宝华姑娘居然还是一点要醒的迹象都没有,兀自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猪。”捏了捏那红扑扑的脸颊,他拧着眉毛一脸嫌弃地看了看手上沾到的湿嗒嗒的口水。

某人咂咂嘴,继续睡,还将脸在他手上蹭了蹭。

这个时候任谁宰了她、卖了她,她都不会有反应吧,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一路安然无恙地从宝云山跑到凤仙镇的。季玉英无力地转开视线,牵着马,扛着睡得跟昏迷没两样的盛宝华姑娘进了白湖山庄。

刚进山庄,便有人迎了上来,来的是个身着蓝灰色袍子的中年男子,正是白湖山庄的管家邱唐,他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季玉英扛在肩膀上的东西,“季公子,那是……”

……尸体?!

季玉英嘴角微微撇了一下,“一头猪。”

邱唐“咦”了一声,再细细一看,竟是个姑娘。“抢来的?”说着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暧昧目光盯着季玉英瞧,真人不露相哇,想不到这个冷面公子对喜欢的姑娘下手竟是如此生猛。

“捡来的。”季玉英面无表情地说道。

“放心放心,我不会告诉盟主的~”邱唐一副八卦兮兮的表情,“不过呀,强扭的瓜不甜,姑娘家还是要靠哄的才成哦。”

看着邱唐用那张正直的脸讲八卦实在很有冲击性,季玉英扬眉,“那个老头呢?他让我查的《秋水集》,我在迷离门找到一些线索了。”

“盟主在梅花厅宴客,要不你直接去找他?”邱唐轻咳一声,道。

“火急火燎地飞鸽传书给我说《秋水集》被盗的是谁?他还有心情宴客?”

“盟主一向很喜欢跟武林新秀联络感情的嘛,连慕容云天都来了哟。”

“慕容云天?在哪里、在哪里?”某人背上的某个物件忽然插嘴。

季玉英一脸黑线。

邱唐则是诧异地望着被季玉英扛在肩膀上、正努力昂着脑袋的小姑娘,许久才回过味来,用同情的目光看向季玉英,原来人家姑娘心有所属了呀。

盛宝华蹦蹦跳跳跟着邱唐和季玉英跑进梅花厅的时候,慕容云天正坐在角落里漫不经心地饮着酒。

然后,一抬头,他便看入了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

见他也看到了自己,盛宝华高兴起来,对准目标直接冲进了他怀里。

“宝……宝?”慕容云天愣了一下,低头看向腻在自己怀里的红衫少女,在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起了这个少女是一门心思想拐他当压寨相公的。

“嗯嗯。”盛宝华开心地在他怀里乱蹭,一副找到主人的小狗儿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容云天有些疑惑。

“我带她来的。”一个平板无波的声音插了进来。

慕容云天掀起眼皮瞧向声音的来处,是个背着剑的青衣男子。龙吟剑主人季玉英?传闻这个男人性格孤僻乖戾,极其不好相处,又怎么会……

“不用谢我,举手之劳。”季玉英摆了摆手。

慕容云天眉毛一抖,这个家伙从哪里看出来他要谢他了?

正皱着眉,他忽然感觉怀里的某只小狗拉住了他的衣角,“宝宝在悦来客栈等了好久……”

听她这样讲,慕容云天记起自己似乎真的讲过要她在悦来客栈等的话,只因为那随便一句话,她真的一直在那里等他?

盛宝华仰起脸,却又垂着眼帘不敢看他,一脸怯怯的表情,“可是你一直没有来,宝宝等不及了,所以才会擅自来找你……”

慕容云天闻言,轻笑了一下,抬手抚了抚她的脑袋,“是我不好,忘记跟你的约定了。”

盛宝华偷偷瞧他一眼,见他没有生气的样子,又软趴趴地腻到他怀里了。

“云天,这位姑娘是?”一旁,有个胖乎乎的老头子好奇了。

慕容云天还没有回答,有人笑着抢答了,“是慕容三公子未过门的小媳妇儿。”

抢答的是个穿着紫色长袍的年轻公子,慕容云天瞥了他一眼,紫玉阁阁主梅傲寒。

那日客栈的那出闹剧他也有份。

“梅阁主见笑了。”慕容云天温言浅笑。

“云天,这姑娘真的是……”胖乎乎的老头子更好奇了。

慕容云天有些头疼地看了一眼腻在他怀里的红衫少女,却见她已经依着他睡着了,嘴角带着甜丝丝的笑,小小的手儿还捏着他的衣角不放。

季玉英瞥了一眼窝在慕容云天怀里睡得无比安心的盛宝华,转身走出了梅花厅,隐隐还听得身后慕容云天在解释:“在下与这姑娘有些渊源,她在幼时曾经被人贩拐卖,刚巧被我遇上……”

拐过走廊,季玉英感觉到有人跟在自己身后,正要回头,却听到一声似模似样的叹息:“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邱管家,你很闲。”没有回头,他淡淡说道。

“我陪你喝酒吧。”邱唐绕到他面前,用一副“你的心事我都懂,咱们兄弟不用说”的表情看着他,还抬手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

季玉英拍开他的手,扭头便走。

“兄弟,想开点!”身后,邱唐还在大声劝慰。

于是季玉英脚下走得更快了。

邱唐看着季玉英走向书房的方向,知道他定是有《秋水集》的线索要与盟主谈,便收敛了脸上的八卦,摆回一张正直的脸,转身回到厅里,走到那个胖乎乎的老头身旁,微微弯下腰,“盟主,季公子去您书房了。”

正兴味十足地盯着慕容云天的王景言抬头看了邱唐一眼,满脸的不赞同,“那个孩子,也不说跟大家打声招呼。”言下之意,对季玉英竟像是训儿子似的,有着非同寻常的亲近感。

邱唐干笑,让那个冷面公子跟大家打招呼还是有点难度的,那个画面他实在是想象不能。

“云天呐,这实心眼的小姑娘定是寻你累着了,一见到你竟睡得如此安心,可怜见的,带她去休息吧。”王景言摇头叹息。

安心……么?

慕容云天闻言稍稍一怔,低头看了看窝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盛宝华,她仍紧紧揪着他的衣角,卷卷翘翘的眼睫,微微嘟着的粉色唇瓣,竟是说不出的可爱,身上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盟主您想多了,您真的想多了,这姑娘在哪儿都能睡得挺安心,刚刚被季公子扛在肩上也一样睡得昏迷不醒来着。邱唐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在心底吐槽。

王景言自然不知道邱唐心里在想什么,他笑着站起身,对着其他人道:“你们也都回房休息吧,明儿个……”说到这里,胖乎乎的老头神秘一笑。

“明天有什么特别吗?”见那老头卖弄神秘,紫玉阁阁主梅傲寒深知他的恶趣味,故意作出被吊了胃口的模样。

“瞧瞧你们这些后生仔,这么些天对着我这老头定是憋闷得很吧。”王景言嘿嘿一笑,“休说老头我不知情趣,明天有娇客到访哦。”说到这里,他又卖了个关子,摆了摆手,“我去书房瞧瞧那别扭孩子,大家散了吧。”

别扭孩子……季公子要是知道您在背后这么称呼他,一定会暴走的,一定的。邱唐默默地在心底持续吐槽中。

慕容云天小心翼翼地抱着熟睡中的盛宝华站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容貌秀丽的公子抱着睡着的红衫少女走出门,邱唐站在墙角摇头叹息,为季玉英哀悼。瞧瞧人家,多么温柔多么养眼的抱姿,再想想之前季玉英那生猛的扛法,季公子啊季公子,你还是太嫩了呀,你说你这样怎么抢得过人家哟?

盛宝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揉揉眼睛坐起身,她迷迷糊糊地下了床,凭着感觉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疑惑着,她明明赖着季玉英带她去找慕容云天,并且已经如愿见着了慕容大侠,怎么现在会一个人在这个房间?

走到外间,在看到桌上那把极其眼熟的折扇时,盛宝华眼睛亮了一下,跑过去拿起折扇打开一看,果然是慕容大侠的。

“唰”的一声打开折扇,她似模似样地扇了扇,又“啪”的一声合拢,然后捂着嘴窃窃地笑。

外间的房门未关,梅傲寒从门口经过,一扭头,正好看到笑得跟偷了腥的小猫一样的盛宝华。

盛宝华姑娘还浑然不觉,抬起折扇向着空气作了一个挑下巴的动作,仿佛对面站着慕容云天一般,娇声娇气地道:“大侠,你便从了我吧。”说完,皱了皱眉,又摇头,自言自语,“不妥不妥,小胡子叔叔说这是调戏来着。”

抱着折扇,盛宝华姑娘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一番,然后下巴微仰,睁大眼睛,用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看着空气,幽幽地道:“大侠,不如我从了你呀?”

“噗嗤!”站在门口的梅傲寒一时没忍住,笑喷了。

正在酝酿感情的盛宝华姑娘被打断了思路,有些着恼地看向门口,便看到抱着肚子笑抽了的梅傲寒。

“你是谁?!”瞪了他许久,瞪到眼睛发酸,却见那个家伙依然抱着肚子靠在门边笑得直抽抽,盛宝华姑娘怒了。

“唔,在下便是那个武功比慕容大侠差了那么一点点的梅傲寒~”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梅傲寒一本正经地道。

“又一个记仇的。”弱弱地挪开视线,盛宝华有些心虚地小声咕哝,不就说了一次坏话嘛,怎么就赶上当事人都在场了。

见盛宝华一副心虚的模样,梅傲寒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这姑娘是个宝,真是个宝。

“未知姑娘芳名呀?”梅傲寒干脆不走了,倚在门边跟她聊上了。

“我才不要告诉你!”见他一脸打趣的表情,盛宝华姑娘气鼓鼓地甩头。

盛宝华脸上那两团喜庆无比的大红胭脂已经全蹭在枕头被子上了,此时她又是刚睡醒的样子,水嫩嫩的皮肤润得仿佛能掐出水来。梅傲寒看得手痒痒,等觉察到的时候,双手已经捏住了人家姑娘的脸颊。

“唔唔,放……放手!”脸颊吃痛,盛宝华不干了,用力挣扎起来。

梅傲寒越发觉得好玩,两只手拉一拉,又团一团,把人家姑娘的脸当面团子似的揉来搓去,“哎呀,真是太可爱了~”

盛宝华打又打不过他,挣又挣不开,憋屈极了,脸上又酸又痛,大大的眼睛里盈满了眼泪。

梅傲寒一看坏了,这就要把人家小姑娘整哭了,忙松了手。

盛宝华含着两泡眼泪瞪他,鼓着被捏得红彤彤的腮帮子,小小的胸脯一起一伏的,看起来被气得不轻,却又敢怒不敢言,像个气鼓鼓的小青蛙。

“宝宝,不如你从了我呀?”梅傲寒怕她哭,逗她。

“谁许你叫我宝宝了!”盛宝华奓毛了。

“不然叫什么呀?”梅傲寒一脸的无辜。

“盛宝华!我叫盛宝华!”语毕,盛宝华愣了一下,再看看梅傲寒笑容满面,一副“早告诉我就好了嘛”的表情,发飙了,“你好讨厌!”说完,转身就跑。

“哎呀,真不经逗。”梅傲寒忙拉住她,“去哪儿呀?”

“我要告诉慕容大侠,说你欺负我!”盛宝华狠狠地瞪他,一副要告状的小孩模样。

“慕容大侠这会儿可没有空哦。”梅傲寒伸出食指在她面前摇了摇。

“为什么?”盛宝华呆呆地问,忘了要生气。

“因为,江湖第一美人来了。”梅傲寒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江湖……第一美人?”盛宝华眨了眨眼睛,鹦鹉学舌一般重复。

“嗯,江湖第一美人,曲清商。”

梅傲寒说出曲清商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勾着唇,特意压低了声音,带上了一种香艳而神秘的味道,视线却没有离开过盛宝华那被他捏得红彤彤的脸,因为他十分好奇这个好玩的姑娘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盛宝华看了他一眼,刚要开口,肚子却先“咕噜噜”响了起来,低头摸了摸腹部,她扭头看了看桌子,发现桌上还摆着糕点,便十分自然地伸手拿了一块放在嘴里咬。

“怎么样?”梅傲寒问。

“味道还不错,就是有点干。”盛宝华咀嚼了一下,咽下去,如实回答。

梅傲寒失笑,随手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给她,“我是说,慕容云天可是陪江湖第一美人用早膳去了,你还在这里吃糕点?”

“早膳?”盛宝华喝了一口茶,一下子捉住了重点。

“……”梅傲寒默了一下,那不是重点好吧……

“快快,快带我去。”盛宝华扯住梅傲寒的衣袖便跨出房门。

梅傲寒无奈地被她拉着走了几步,认命地只好给她带路。

白湖山庄很大,盛宝华十分庆幸自己走的时候顺了几块糕点,要不然没有走到用早膳的地儿她就要饿死了。

“到了。”梅傲寒扭头看了一眼边走边啃糕点的盛宝华,指指前头的兰花厅。

盛宝华欢呼一声,赶在他前头冲了进去。

厅里满满坐着一堆人,盛宝华饿急了也没来得及看,伸出爪子便想染指桌上那一盘白白胖胖的大包子。

捏了一个塞到嘴边咬了大大一口,盛宝华才满足地抱着包子抬眼寻找慕容云天的所在。

慕容云天依然坐在角落里,他似乎没有发现盛宝华的存在,正侧头对坐在身旁的一个碧衣女子说着什么,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不知道他说了什么,惹得那碧衣女子嫣然一笑,回过头来。

盛宝华这才看清了那女子的模样,她明明有着清雅至极的容貌,一举一动却都带着无边风情,仿佛凌波而来的仙子,令人忍不住为之心折。

她就是曲清商吧,不知为何,盛宝华这样想着。

“喂,土包子,你怎么在这里?!”忽然有人高声道。

盛宝华愣了一下,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侧头看向声音的来处,一个穿着丁香色长裙的蒙面少女正对她怒目而视。

竟是那个在悦来客栈与她争抢位置的少女。

“呃……你怎么在这里?”盛宝华咽下嘴巴里的包子,下意识地反问。

“是我先问你的!”那少女握着青罗剑站起身,大步走到她身边。

盛宝华抬头看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一眼,发现那少女竟然比她高出许多。

“喂,你发什么呆?!”秦罗衣见她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皱起眉头。

盛宝华心知她有意找茬,便默默低头咬包子。

“哑巴了么?今天那个嚣张的冷面公子可不在这里。”秦罗衣斜眼看她。

盛宝华一口一口吃掉了手上的大包子,视线拐了个弯,落在了盘子里,再次伸出爪子。

秦罗衣昨天被季玉英当众拂了面子,正憋着一肚子邪火,现在见盛宝华再次无视了自己,新仇旧怨一起上,直想拔出青罗剑剁了那碍眼的爪子。

但这里是武林盟主的山庄,贸贸然出手只怕会引来众怒,何况她……秦罗衣转了转眼睛,再次看向盛宝华。

盛宝华姑娘已经在啃第二个包子了,却有点食不知味,她看着慕容云天,慕容云天却正和那碧衣女子说着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秦罗衣见盛宝华不理会自己,有些无趣,正想回座位,却见盛宝华眼巴巴地看着某一处。好奇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便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慕容云天正和曲清商相谈甚欢。

面纱下漂亮的唇咧开一个恶意的笑,秦罗衣摸出一把镜子递给盛宝华。

盛宝华愣了一下,疑惑地看了秦罗衣一眼。

见她不接,秦罗衣笑着举起镜子。

盛宝华看了一眼镜子,镜子里的女孩头未梳脸未洗,十分邋遢,被掐得稍稍有些红肿的脸颊上还沾着脏兮兮的点心屑,再看看那个正与慕容云天说话的碧衣女子,盛宝华手里的包子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刚刚听梅傲寒说起江湖第一美人的时候,盛宝华心里是颇不以为然的,因为阿爹说过只要宝宝去了江湖,便肯定是江湖第一美人。

阿爹说,宝宝的阿娘便是当年的江湖第一美人。

只是现在看看自己,再看看那碧衣女子,盛宝华心里开始有些别扭了。她咬着唇低下头,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后挪,妄图从这里悄悄溜出去,同时无比庆幸慕容云天还没有发现自己。

梅傲寒慢悠悠地踏进兰花厅时,盛宝华正企图缩成一团,找个地洞钻进去。

“傲寒兄,你睡迟了呀。”桌上有人打招呼。

“见笑见笑。”梅傲寒抱了抱拳,也不解释,视线转了一圈,一眼便看到了缩着肩低着头的盛宝华。

“喂,你躲什么呀,你昨天不是说在等人么?等谁呀?”秦罗衣见她如此,知道自己抓着了她的七寸,故意问道。

见盛宝华垂头不语的样子,梅傲寒看了一眼秦罗衣手里的小镜子,再看看厅里众人都一副笑眯眯看好戏的样子,一下子明白了,这两姑娘斗上了。笑着摇了摇头,他慢吞吞地走过去,打算找个位置坐下。

盛宝华正愁没地方躲,瞧见梅傲寒走了过来,立刻窜到他身后。

梅傲寒回头瞧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不肯出来的小鹌鹑,忍俊不禁,伸出手打算将她拎出来。盛宝华察觉到他的意图,忙死死揪住他的衣带不松手。

挑了挑眉,正打算使劲将她拎出来,手却在瞧见她嫣红的耳廓时顿住了。梅傲寒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慕容云天,不期然对上了他的视线。

慕容云天显然没有料到梅傲寒会看自己,眼中有淡淡的惊讶一闪而过,然后他微笑了一下,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身后,那一双小小的手正紧紧揪着他的衣带,梅傲寒可以感觉到那个粗神经的姑娘难得的羞惭。充满兴味的视线在慕容云天身上打了个转,梅傲寒弯了弯唇角。明明已经发现了她,却无视了她,将她独自一人晾在这里,而这个傻乎乎的姑娘还在庆幸着没有被心上人看到自己难堪的样子么?

真是个无情的人呐。

自认为一向怜香惜玉惯了的梅傲寒正犹豫着要不要充当一回救美的英雄时,身后那双紧紧揪着他衣带的手冷不丁地松开了,腰间忽然一阵空落落的令他有些不习惯,他不禁有些惊讶地扭头看向躲在自己身后的盛宝华。

盛宝华没有去管刚刚还给自己当了一回挡箭牌的梅傲寒,默默拉起袖子抹了抹脸,把脸上沾到的糕点屑都抹掉,然后拍拍睡得皱巴巴的红裙子,无比坚定地从梅傲寒身后走了出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走到慕容云天面前。

慕容云天侧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红衫少女,心下也有些讶异。

“慕容大侠。”她垂着脑袋,低低地唤。

“嗯?”

“宝宝再长大一点也会变成江湖第一美人的!”抬起头,盛宝华看着慕容云天,信誓旦旦道。

清清脆脆的声音令整个大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秦罗衣适时地嗤笑一声:“喂,土包子,你在讲什么笑话哪?”

盛宝华咬着嘴唇,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慕容云天,一动不动。

慕容云天看着眼前那双清澈到透明的眼睛,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秦罗衣见她不理会自己的挑衅,气得咬碎了一口银牙,欲再开口时,便看到慕容云天的视线仿佛不经意般淡淡瞥向了自己。

那淡淡一瞥,竟令她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秦罗衣下意识地收了口。

然后,慕容云天微笑着伸手揉了揉盛宝华乱糟糟的脑袋,轻声道:“嗯,宝宝已经很漂亮了。”

盛宝华呆呆地望着眼前温柔微笑的男子,仿佛看到一蓬蓬桃花在她眼前明媚地绽放开来,脸上不由自主地染上了淡淡的绯色。

在众人打趣的目光中,慕容云天一脸淡定地牵着盛宝华的手走出了兰花厅。

一直走到房门口,盛宝华才回过神来,停下了脚步,拉了拉他的手,“大侠,压寨相公……”纵然被美色所迷,盛宝华还是没有忘记她的正事,“你给我当压寨相公呀。”

盛宝华姑娘的言下之意是,既然我已经足够漂亮了,那你就给我当压寨相公呗。

“好啊。”慕容云天轻笑着,眼也不眨地点头。

盛宝华眼睛猛地一亮,意思意思似的低头害羞了一下,又飞快地抬起头来拉住慕容云天的手,“那我们快点回宝云山飞天寨拜堂成亲吧,阿爹一定会很高兴的!”

慕容云天笑得更温柔了,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她粉嫩嫩的脸颊,“怎么能如此草率呢?娶宝宝是人生大事,自然要选定良辰吉日,带足聘礼再登门拜访呀。”

完完全全哄小孩子的口气。

温润的触感令她脸颊上的温度急速上升,盛宝华怔怔地看着他,心口仿佛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那……那我跟你一起去取聘礼!”有些不适地捂住心口,盛宝华赶紧说道。

慕容云天慢条斯理地摇了摇头,“新娘子应该回娘家等着才是,你先回宝云山去。”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嘛。”乌溜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盛宝华拉着他的衣袖轻轻摇晃,软软地撒娇。

脑袋上蹦出一根青筋,慕容云天抿抿唇,脸上的温柔稍稍浅了一些,他倾身凑近了她,温热的呼吸喷上她的脸。

盛宝华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口的小兔子蹦得更厉害了。

“不拘小节?”慕容云天凑到她的耳边,冷不防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她的耳廓,感觉到那小小的身子猛地僵住,他轻笑着故意伸手将她圈进怀中,低头抵着她的额,将眸色放暗,望入她有些惊惶的眼中,“嗯?”

盛宝华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得僵在他怀中。

“怕了?”见怀中小小的少女被自己刻意营造的暧昧氛围吓住,慕容云天没有轻易放过她,温润的指尖在她有些单薄的背脊上轻轻划过,然后感觉到她一阵颤栗。

盛宝华脚下一软,如果不是慕容云天还抱着她,她铁定极其丢脸地一屁股坐到地上了。

见她用水盈盈的双眸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慕容云天一时又有些心软,稍稍松了松手,他笑问:“还要压寨相公么?”

盛宝华咬着下唇,用细如蚊蚋的声音吐出一个坚定的字:“要。”

慕容云天哭笑不得,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小丫头,你知道相公是什么吗?”

“我知道!”盛宝华立刻用一种别瞧不起人的眼神愤愤地看着慕容云天。

“哦?”

“相公就是一辈子陪着宝宝的人!”盛宝华十分有气势地给出定义。

慕容云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指尖轻轻划过她红润润的唇,十分满意地看到她再次僵住,用小兔子一样惊惶的眼神看着自己,他算明白了,这就是个欠教训的。

“相公的话……”他低头,微凉的唇贴上那张总是喋喋不休的小嘴,然后又退开一些,“还要做比这更亲密的事哦。”

盛宝华姑娘石化在原地,一脸的呆滞。

“江湖不适合你,回家去吧。”慕容云天施施然后退一步,轻轻抛下一句话,十分潇洒地转身回房。

刚走了一步,便感觉袖子被扯住了,慕容云天好整以暇地回过头,却不料刚刚还石化着的少女突然一头扎进他怀里,伸出胳膊抱住他的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下他的脑袋,然后……

软软甜甜的唇便贴了上来。

这回,换慕容云天呆住了。

“是要这样么?”软软的唇贴着他的,某姑娘十分认真地问。

慕容云天张了张嘴巴,正想表达一些什么,一条丁香小舌便扫了过来,他惊了一下,猛地推开她。

这这这……这算什么?无师自通?

“刚刚你也舔了我的耳朵,所以一定要舔才行么?”某姑娘十分好学,并且深谙融会贯通之道。

慕容云天无力地瞪着眼前这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还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觉得自己实在是有点狼狈。

“大侠?”见慕容云天看着自己默然不语,盛宝华又凑近了些。

慕容云天有些头痛地按了按额头,转身走进房门,盛宝华自动自觉地跟了进去。

在桌边坐下,慕容云天打算倒杯茶喝,一伸手却见某姑娘已经倒好了茶水,正殷勤地送到自己手中。

无语地接过茶杯,润了润喉咙,慕容云天扭头看了一眼正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盛宝华,感觉头更痛了。

梦三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