袂绛倾世霜月繁

袂绛倾世霜月繁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两军对垒

“北冥撤军了。”

上官冰轻轻蹙着眉,手指轻敲着桌面。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一把。

北冥的军队大多是杀伤力极强的骑兵,这一次这么兴师动众的来,竟然又莫名其妙的撤兵,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的原因我知道。”雪月裹着狐裘,轻咳了一声道。

想必是幽冥教的教主韩君熙脱了身,领下属撤兵,也算帮了她一次。

雪月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但身子却是伤得极重,要调养很长时间,才会有起色。她的青发也重新变回了妖娆的赤色,仿佛是在宣告王者回归。

不过有人却是知道,原先的蓝凌雪月,再也不会出现了。

而底下的六个人,即上官冰、明夜、舞天、紫薇和紫阡听到她那一声咳嗽,却是齐齐地把目光转了过来,眼神中闪烁着同样的讯息。

雪月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又咳了一声道:“我没事。”

“没事才怪。”明夜阴阳怪气地道,做了一个相当夸张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谁前几天把上鬼门关当成家常便饭一样。”

雪月苦笑,精致如同妖孽的脸上绛缟明艳,红瞳如水晶。

“难道我就那么没信用?”她问道。

六个人动作一致地点头。

叹了一口气,紧了紧身上的狐裘,雪月来到门前,扶着窗棂道:“好吧,我回去休息。”

“但是,你们可要把我做的工作全部包揽啊……”

远远的传来她的声音,早已淹没在纷舞的雪中,地上无一丝足迹,却有一根长长的红发,柔软幽香。

六个人齐齐叹了一口气,脸上现出苦相来。

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

“子桑阁主失踪了!”金巧丽风风火火地冲进议事厅,对着一干德高望重的白道人士说道,接着她便看到所以人奇异而尴尬的目光。

凌蓝一身的白衣,温和魅幻的脸上仍残留着一丝病态,却更令人身不由己的倾慕。狭长的凤眸微微弯下,如夜色一般,神秘而烂漫,墨云眉轻挑,手掌撑着精致的下巴,白皙的指尖点着红唇,姿态好整以暇。

金巧丽看美人看得呆了,一晃才反应过来,尴尬的笑道:“哦,原来子桑阁主在啊,呵呵……”

一干人等报给她一个无奈的眼神,接着回到了刚才讨论的话题上。

“北冥撤兵了,”叶天寒道,“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我们能趁此机会打下魔道领地,几年之后穆昌将会出现新的格局,天下大势也会变得更加有利于我们,所以我建议开战。”

“同意。”无名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白道力量尚浅,现在这样无疑于以卵击石。我反对。”莫尘说。

“看魔道的情况,如果魔道要攻,我们不能束手待毙,如果魔道撤兵,那么再好不过,我们可以趁机壮大力量。”鼎剑阁的一个长老道。

“同意。”青云无所谓,要不是那个诺言束缚着,他现在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毫不感兴趣。

“同意。”凌蓝轻声道。

天知道,他只是想快点解脱而已。

“各位商量的如何?要不要我这个死人也来出出主意?”

一阵寒风刮过大厅,门外便多了一个苍老的身影。所有的人在看到来人的长相之后都脸色剧变。

因为那个人,除了脸色过于苍白和消瘦之外,竟与那应该已死的赫连慕飞一模一样!

“诈……诈尸了……”金巧丽的脸上毫无血色,颤抖着道。

其他人虽然没有她那么夸张,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唯有凌蓝的脸色有一丝奇怪,仿佛一点都不惊讶,一副了然的样子。一直观察着他的青云却是眉头一皱。

最终的结果就是正道的大部分人因为赫连慕飞的出现而振奋了起来,重燃战意。

然而让大家失望的是,整个傲雪山庄竟然只有赫连慕飞一个人活了下来,而他坚持说凶手就是百蝶宫,更加坚定了白道的讨伐之心。

更为奇怪的是,赫连慕飞还提到相救于他的是一个势力极强的宗派,叫做影宗,如果正道不敌,影宗便会出手剿灭魔道!

这样的说法流传得极快,不消几天就已经传遍军中,上下欢腾。

只有两个人忧色更深。

一个是凌蓝,另一个,却是青云。

在他听到“影宗”二字的时候,心中升起了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

正道下了战书,扬言要剿灭魔教,替天行道。一时之间穆昌的百姓奔走相告,张灯结彩,仿佛是在提前庆祝胜利。

而魔教却应得极为爽快,仿佛丝毫没有经过考虑。正道的战书下了还不到一个时辰,魔教便已经一箭将战书射至城墙,上书“应战”二字。

魔教应战了!

“宫主,怎么……?”六个金鞘剑主脸上极为震骇,仿佛对于雪月的命令感到极大的不可思议。

“照我说的做。”雪月绝美的脸庞有一丝隐忧,“这绝不是我有私心,如果不这么做,穆昌将会在此战中消亡!”

见她的话严重,六个人的脸色也严肃起来,最后对视一眼,走了出去。

“但愿,蒙蔽了影宗……”她凝视着地面上如霜的月光,红眸中依稀有泪光闪烁。

因为她已经知道,身体里究竟有着怎样无可救药的毒蛊!

他们不就是想害自己么?何必这样处心积虑?

次日,正邪交锋,两军对垒。

魔教,出兵二十万,兵种齐全,骁勇善战,银鞘剑主出动一百,金鞘剑主出动十个,联合焚香谷打造的绝世兵刃,称得上是一支虎狼之师。

正道,出兵十五万,与皇室的军队联合一道,军中虽称得上纪律严明,但战绩却远不如魔教那支征战天下的军队,胜负堪忧。

然而魔教那边的气氛却是一片凝重,反观正道士兵却自信满满。

究竟是什么情况?

正道那边有着三面军旗,分别是子桑、萧、金三姓。

萧,自然是鼎剑阁的士兵,本来应该是青云的姓,但他的神色奇异,执意要冠上萧姓。又因为鼎剑阁的阁主一脉姓萧,所以也就没有多大的异议了。

金,也就是飘香阁的兵种,因为金巧丽是一介女子,所以飘香阁的帅气上是金,但领兵之人却是昨日归来的赫连慕飞。

而魔教那边只有一面血红的绣旗,上面用黑色锦线绣着蓝凌二字。显得诡异而艳丽。

青云的神色懒散,仿佛即将到来的大战与他无关。在他身边,是一身蓝衣的剑魂,左脸颊上的墨色兰花妖媚无比,唇角带笑。赫连慕飞德神色仍然惨白,却隐隐含着一丝黑气,脸庞僵硬。

凌蓝整个人的身形都有些颤抖,仿佛是身体孱弱,支撑不住。但他的目光却像初识一般,沉静温和,如水般沁人心脾。

雪月的身形消瘦了不少,本就精巧的脸颊更是像单手便可遮掩住一样,血红的凤眸光彩妖异,威压沉重。她的美丝毫不减,在肃杀而荒凉的战场上,就像一朵妖艳而危险的罂粟,迅速的点燃着将士们的战意,肆意而霸道。

他们的目光没有交汇。

兴许是……早已不想面对。

暗中游走的亡灵,却是笑得得意。

还有一个灵魂,仍未觉醒。

清痕羽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