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债之误入豪门

第4章 最苦涩的等待(2)

秦欢颜慢慢长大了,秦青墨跟父母都不算是亲,主要还是他已经有了记忆,即便向引素对他再好,可是那不是自己的亲妈妈,他对秦欢颜格外的好,自己放学回家就背着秦欢颜,他记得妈妈临死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说,青墨要照顾妹妹,他记得这句话,他也在遵守。

秦欢颜小的时候是在秦青墨的背上长大的,她看着自己的哥哥问:“哥哥,妈妈是什么样的?”

秦青墨特别认真的告诉秦欢颜,不能忘记妈妈,妈妈活着的时候对她有多好,对于秦青墨来说,母亲后期对待欢颜的不好不过就是病痛的折磨,折磨的她失去了意识和神智。

就这样,在秦青墨的长期教导中,秦欢颜对着向引素没有流露出什么痕迹,但是她心里知道还是亲妈妈对自己比较好,而秦家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倒戈的人是秦昭昭。

向引素对三个孩子都当做自己亲生的,秦昭昭那么小,也不像是秦欢颜有秦青墨在告诉,早早就倒在了向引素的怀里,叫着妈妈。

“妈妈……”

向引素听着秦昭昭喊自己妈妈的时候眼泪就下来了,在苦都值得了。可是秦青墨也听到了,秦青墨晚上就给秦昭昭打了,向引素明白青墨那孩子还是不能接受她,她只是心疼昭昭,秦欢颜小小的去拦,哭着喊着,说你不能打我姐姐,秦青墨说秦昭昭该打,秦欢颜说那哥哥你打我把,秦昭昭抱着秦欢颜哭,向引素抱着两个孩子哭,秦青墨没有在动。

钟晓明前五岁的生命里,她不太记得事情,只是知道自己一直在辗转反复的在这个家里住住,那个家里住住,不过都是一些偏远的山区,她要干活,不干活就会被打,冬天就穿着单衣单裤,甚至脚脖子还露出去,她很小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是知道有时候爸爸妈妈有了小弟弟自己就被抛弃了,就这样一直在被抛弃,她不明白。

五岁的孩子可以吃多少苦?

钟晓明可以告诉你,无数,可是她说不出来,她只是会笑,因为哭了会被打的。

几任养母看到什么就拿什么打她,日子过的很惨。

她是被卖来卖去,因为是女孩子不值钱,十块钱就又换了一家,家里又多了一个弟弟,钟晓明明白自己又要转换地方了,每到这个时候她会穿上新的衣服,这样别人就看不到她的伤痕了。

她的背上,胸前,腿上几乎没有一个好地方。

这次买她的人看到她就哭了,钟晓明不明白这个女人是怎么了,她试着对女人笑。

这个买了钟晓明的女人就是后来钟晓明的养母,她一直没有名字,因为在每家都待不太长时间就又被卖了,别人都是叫她傻子,钟晓明知道自己不是傻子,可是那自己是什么呢?

她说不清。

养母抱着她哭,她颤颤巍巍的伸出小手给她擦眼泪,然后就笑,她不会说话,没有人教过她。

养母给了人贩子钱,她家丈夫过去了,就剩下她和婆婆两个人,也是无意看见这个孩子像是被人贩子给拐了,看着就可怜,小小的年纪那么瘦弱的身体。

养母给她起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名字,钟晓明。

养母的文化不高,平时就卖卖自己家种的菜,日子说不上是好,也说不上是不好,反正好不好也是那么过了。

奶奶余氏在城里给别人家当保姆,回来的时候和养母在外面说这话,钟晓明知道也许自己又要被卖了,她特别想告诉她们,其实自己能干活,她会干的活儿可多了,可是自己是哑巴,说不出来话的,钟晓明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哑巴,不够从她懂事别人就那么说的。

余氏忍不住的哭,这天打雷劈的,怎么就拐一个孩子呢,这孩子的家在哪里啊?

余氏对着养母说:“叫晓明多不好听,叫珍珠,珍珠好听,是我们家的宝贝。”

养母笑着说:“妈,现在不流行这样的名字了。”

余氏将信将疑。

钟晓明从这一天开始才正式步入了正常的生活,她听话,可是还是不会说话,养母不会像别人那样打她,像是……

她想了一圈,最后相处一个形容词,像是菩萨,观音菩萨。

钟晓明就天天跟在养母的身后,养母去街上买菜,她就蹲在一边玩,养母看着她要在自己视线的范围看到她,才能放心,有一天钟晓明听见别的卖菜家的女儿喊了一声妈妈,她试着去张嘴巴,可是叫不出来。

养母买完菜就把剩菜和钟晓明分两个框挑着回家,钟晓明就蹲在前面的框里,养母要看着她才能安心。

“妈……妈……”

五岁的钟晓明第一次说话,叫的是妈妈。

那一天养母高兴坏了,说我们晓明是天才,给钟晓明买了肉,可是钟晓明只是吃米饭,连碰都不敢碰,她有过教训,如果自己伸出筷子去夹,是会被打的,身上会疼,无论她怎么哭都没有用。

五岁的秦欢颜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手里拿着雪糕,依偎在向引素的怀里,秦昭昭和秦青墨站在一边,前面的师傅喊着。

“看这里,来,要照了……”

五岁的钟晓明她每天要做的就是帮养母喂猪,然后尽量不让养母为自己担心,她才开始学说话,养母卖菜空闲的时候就逗她,她咯咯的笑,觉得这个夏天的天真蓝,她可能很喜欢蓝色。

风吹来的沙,谁都知道我过的不容易。

简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