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君心:宫女子之昌德宫

绾君心:宫女子之昌德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6章 番外之红烛冷(上)

——金正勋夫人朴氏一个人的婚礼

我未来的夫君是河城府院君的三公子,人称三少爷。听说金三少爷,是世家公子里首屈一指的才子,人才出众、俊朗风流,尤善一手笔墨丹青。

而我亦是世家小姐里才貌双全的女子,德言容工无不俱全,求亲的士大夫们,曾踏破了我家的门坎。

祖父为我挑拣了这门亲事,他和蔼的对我说:“门当户对,才子佳人,天作之姻缘。”

但我不相这个,我要嫁的是真名士,是真名士自风流的谦谦君子。对于祖父所出之言,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

在一个草长莺飞的早晨,我换了男装,与婢女书香化装成书生到了河城府院君门口。

我想亲眼见见一我未来的夫君。

等啊等,从阳光明媚的早晨,一直等到月朗星稀的夜晚。

始终不曾见他的身影。

一天又一天,一连两天,都等不到我想要见的人。

书香按捺不住性子,径直到门房寻问,才知三少爷已有两日不曾回府。

主仆二人悻悻然回到家中,却听见嫂嫂们在背后窃窃私语,书香向我说道:“小姐,那是整日厮混于艺伎院的花花公子,您怎能嫁给这样的为妻?”

这样一番话,如何能不添烦恼,一想到要嫁的是这样的人,我的心中怎能不难过?

但若非亲眼所见,我又岂能亲信于他人攸攸之口。依旧与书香换了男装,径直去到长侗桥艺伎院。

艺伎院的门前围满了喧嚣的人群,只见一个男子伫立于大门前,手按着一本书,虔诚的诵咏着我从不曾听过的文章。

主与我们同在,众生平等。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呀!

听说这个男子站大这座大门前已有三日了,三日以来他不吃不喝,就这样定定的,定定的站着,背诵名曰新约全书的圣经。

听说这个男子深深的爱慕着艺伎院里一个名唤弦月的女子,这个女子信奉一种名叫天主教的宗教。

这个男子便为了她诵咏经文。

他俊朗身影,即使站了三天,还是那么神彩奕奕,他不是一般到艺伎院寻花问柳的男子,他是一个痴心的男子,为了追求心上人,甘愿如此。

大门洞开,一个曼妙的女子,穿着玄色的绸衣,黑色的绸衣她竟然能穿得那样好看,妩媚而庄重。她愈发走近那男子,那张摄人心魄的脸,愈发令万物止息。

连身为女子的我,都流涟于她绝世的美丽。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说的就是她吗?

她上前握着男子的手,两弯远山眉下眉目盈盈里盛满了怜惜。她接受了这样一个痴心的男子。那男子轻轻揽过她,紧紧拥在怀里。

人群暴发着一阵赞叹声,果然是心诚就能抱得美人归呀!

可不是么?金三少爷以诚心得到了名动汉阳的艺伎,弦月的芳心。

他不是我的良人吗?再过一个月我们就要举行婚礼。

看我一眼,三少爷,站在你身后的是你即将过门的妻子,

看我一眼,三少爷,虽然我未若弦月姑娘那样貌美,而我亦是惠质兰心。

看我一眼,三少爷,我懂你,我不相信他人的闲言碎语,所以要亲自来见你。

我的夫君像是心有感应,转回身,望着人群。

真是一张令人砰然心动的脸,我十六岁的生命里,从不曾如此澎湃过。

剑眉星目,目光如矩,高挺的鼻子,愈发令他的眼神深遂,只这一眼便掳去了我的芳心。

我要嫁你,一定要嫁你,我庆幸祖父的安排,就算是你喜欢弦月那又如何?她不可能成为你的妻子。

只有我才是你的礼聘之妻,只有我才有资格,三媒婆六聘,前呼后拥嫁入金氏家门。

我打定了主意,非你不嫁,矢志不渝。

书香紧紧抱着我:“小姐,怎么样也不能嫁给这样一个把心给了别的女人的男子呀!”

我嫣然一笑:“我就是喜欢他的一片痴心呀,他的心眼这么实,唯有这样的人,才是一片诚心,时间会改变一切的,不是吗?唯有在他的身边,才有可能让他爱上我。”

于是,不顾家门亲戚如何劝阻,我执意嫁到金府。

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早上,我穿着厚重的大礼服,辞别了家门,嫁到金家。金家没有新郎前来迎娶,由大伯代夫君娶了我。

我曾经参加过无数亲眷的婚礼,唯有我的婚礼,枯坐一夜,只有红烛冷。

那微微的烛光,不断滴落的蜜蜡,是我从心底沁出的泪。

我将脸埋在褥子里,不管怎样,我已是他怕妻子,不管怎样,终有一天,他会回到我的身边。

他会爱我,他会怜惜我,他会像拥着弦月一样,也那样紧紧拥着我。

这究竟是爱,还是欲望,分不清。

我只知道,为了这爱,为了三少爷,我付出一切,矢志不渝。

我就是要你,三少爷,第一眼,我已深深爱上你。

花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