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农妇没有春天

第7章

李金花抽回自己的手,笑眯眯的看着王五。只是说话间,笑容却狰狞了起来。

“什么夫君……等等!”王五原本还笑着想伸手再摸摸李金花,可突然间听明白了那“夫君”二字,一下子跳了起来,躲开了很远,“你……你你……你,你是李金花!”

王五脸色惨白,指着李金花,嘴唇发抖。

怎么回事?这么怕我?

“怎么,王大爷你,刚才不是要我儿子回去做工吗?现在,怎么不动手了?”李金花心头疑惑,依旧笑着,站在床边,一双眼睛里却满目寒霜。

虽然她此时并没有融入这个世界,但是,她的家人始终都是家人,敢伤害她的人,也得问问她的意见!

但是李金花笑眯眯的样子造成了一副假象,让王五以为她并不如村民门说的那么可怕。所以,王五小心的站了起来,再次挺起了胸膛:“是,你的孩子已经领了工钱,你哥哥让他跟着我做工,现在,我要带走他。你要是想留下他,也可以,也可以把我给的钱拿出来!”

王五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理直气壮的说着,而李金花看着他,眨了眨那双杏核眼,再次“和颜悦色”的笑了:“好啊,要是不给你,倒我说我讲信用了!王大爷,您先等着。”

说着,李金花媚笑着出了屋,留下王五趾高气昂的等着她给钱,心里还想着,待会儿她拿钱来,他就说不够,多敲诈一笔。

可正如此想着,李金花已经走了进来,然后二话不说一脚将他揣在地上,手中提着一把菜刀,一挥手,明晃晃的朝着王五砍了下来。

“啊--”

银光一闪,王五尖叫一声,一动也不敢动,但是叫了一会儿,没有感觉到疼痛,这才小心的看了看。

菜刀磨得发亮,正砍在自己耳边的土地上,若是稍微偏那么一点点,他的耳朵就废了。

浑身瘫软,王五都找不到自己的肢体在何方,浑身冷汗,等缓过劲儿来,甚至都不敢再看李金花一眼。以前听说这个女人赤手空拳打死了两匹狼已经耸人听闻,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悍妇就是悍妇,不能随便招惹。

王五灰溜溜爬起来的想溜走,可却被李金花一把抓住,满脸狠毒:“怎么,我儿子做的工,没有工钱?”

不是她李金花趁火打劫,而是秦枫和小新的伤必须喝药,这王五若是不出点钱,她拿什么给他们买药。小新的伤,必须要喝药,不然留下什么病根可就不好了。

“工钱我已经给了他舅舅李大顺,还是一个月的工钱!”

事关钱财的事,王五可不会糊涂,虽然这小新做的活比较多,已经值了那些工钱,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把钱给李金花。

“是吗?你给他的钱,找他儿子给你做工吧!我的儿子什么时候轮到他做主。我儿子被打成这样,你也有份吧,你想跑是吗?那好,你跑啊,有多远跑多远,最好离开杏花村,不然我过几天就去把你的孩子打成这样,当然,如果你没有孩子,打你也是一样!”经过这么久,李金花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自己似乎在这些村民的眼中是个恐怖的存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这种时候,拿来威胁人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虽然威胁别人不对,但是这个人伤了她的儿子,不给点教训,她儿子的伤怎么治!

“你……你这个悍妇!”小新的伤确实有些是他打的,所以王五怕了,一想到自家两岁的儿子,额头一阵冷汗冒出来。

“给不给钱!”李金花恶狠狠地说着,心中却暗叹,没想到自己也有打劫的一天。

王五咬着牙,抓着怀里的钱袋,一声不吭。

“金花,你不能抢钱!”秦枫看不下去了,在一旁帮腔,而小新窝在他怀里,也不住的点头。李金花现在的样子,像极了那些拦路劫道的土匪!

“闭嘴!你们两个现在没有说话的份儿,伤成这样,没钱怎么治病!王五,快点把钱交出来,我只要工钱,不是抢劫,你看着办吧!”李金花此时可不管自己是不是像个强盗,反正在她的意识里,她在乎的只有自己身边的人,别人的死活,与她无关。

王五原本还感激的看了看秦枫,可一听李金花这话,知道再也躲不过,咬着牙从怀里拿出来一贯钱,依依不舍地交给了李金花。

“好了,滚吧!”

一把将钱夺过来,李金花放在手里掂了掂。虽然不知道这钱多不多,但是就凭胖叔家的一个小猪仔一个五百文来说,这一贯钱五百文,已经不错了。

所以李金花二话没说,放王五离开,王五得到自由,急忙奔出去,连头也不敢回,直到消失。

钱财到手,其他的,就好说了。李金花回头看着床上的两个人,微微一笑,缓步走了过去。

秦枫和小新显然都被她刚才的模样吓住了,不敢看她。

李金花坐下,看着那缩在秦枫怀里瑟瑟发抖的孩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一叹,让秦枫抬起了头,看向李金花,却见她看着小新,满目怜惜。

秦枫眼睛闪了闪,轻轻拍打着小新的背,让他安稳了下来。他也知道,李金花说的不错,小新这孩子浑身是伤,必须喝药才行。

“好了,吃饭吧!我做了饭!小新,你扶着爹爹下来,爹爹腿受伤了,我去给你们收拾碗筷。”

虽然很想搂着那孩子抱一抱,不过她想了想,还是算了,然后拔起地上的菜刀,朝着厨房走去。

元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