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聊天群

第24章 缀血画者

仙王的威压瞬间遍布天河阳,但身在其中的人们,却完全没有被压制的窒息感,反而浑身生出暖意。

只有身处法阵中心的混沌,浑身纹路都在疯狂的蠕动,一张大嘴将面前的金蛟道人一口吞下,似乎是认为只要这样,仙王就会消失。

金蛟道人从混沌后面被崩出来时,倒确实有那么一丢丢道心失守:“仙王大人……你没和我说过……”

“金蛟,成就大罗金仙之路,需要的就是不断经历世间不寻常之苦难,你看太微玉清宫的那位至尊,可是经历了一亿三千二百难……”仙王迅速安抚道。

“他……我……”

金蛟被这番话激起了斗志,心一横,再次飞到了混沌面前:“来啊!今日我金蛟道人舍弃所有,定要让你在这法阵里寸步难移!”

围观的众人们齐齐鼓掌,但没人上去帮他。

别问,问就是惭愧自己修行不足,没那么高觉悟。

混沌本想再次将金蛟道人吞噬,可张开嘴,它犹豫了。

确实,混沌没鼻子没眼睛,可它有人性,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

金蛟道人悲痛欲绝,甚至一度要冲上去钻进混沌嘴里:“你张嘴啊,吃了我啊!为什么不吃了我!”

混沌用尽全身气力,在它和金蛟道人之间生出一道屏障,不敢有丝毫松懈。

仙王运作法阵还要些时间,此时紫龙河神和武威王也回到了正面战场,武威王甚至找了个时间去把精疲力尽的胡骄勉和李道皇带到众人身边。

此时的战场明显已经不属于两人,在混沌变大的那一刻起,他们在战场上的作用就已经变成零,但没人会怪罪他们。

若不是胡骄勉先来一步,拖住混沌,恐怕天河阳早已不复存在。

紫龙河神带着那位双锤莽汉姗姗来迟,看了一眼正在和混沌对峙的金蛟道人:“金蛟仙人法力竟然如此高强,连巨化的混沌也被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倒不是打不过……”

知情的观众们向远处还躺在地上装死的赤玄道人投去怜悯的目光。

还有一部分比较过分的,朝着混沌投去了饱含同样感情的目光。

此时时态已成定局,法阵从混沌的四个方位聚集到正中心,将混沌束缚起来。

金蛟道人发癫似的吼叫着“为什么不吃了我”,然后被仙王送出了法阵中心。

事情至此,可以说是尘埃落定。

于是有人发出了疑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天河阳各处都没有看见群主?

……

叶巡是被地上的血迹吸引到郝府之内的。

比起自己第一次来,郝府中的血迹似乎又多加了一分。让人头昏脑胀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干涸的血液给郝府的墙壁添了破败的感觉,大厅中的椅子东倒西歪,似乎有谁在这里大闹过一场。

梅小五坐在这混乱景象的正中央,月光照亮了她的脚,却让她的脸庞难以看清,对于闯进郝府的叶巡,她并没有什么反应。

“……你是被高地羊带走的那位小姐吗?高地羊呢?”察觉到院落中的诡异气氛,叶巡试探着问道。

“你们吶……还是太天真了。”梅小五声若飘丝,可在郝府这寂静无声的大厅里,却让叶巡听得是清清楚楚。

“你杀了他……”

“杀了他的不是我,是轻易相信了我的他自己。”

“屁话,你不杀他他再相信十个人也没问题。”叶巡攥紧了拳头,但并没有贸然前冲。

对方能杀掉高地羊,那么对付自己恐怕也不成问题。

该用什么办法来制服她?

“……没关系的,你可以上前来看,我已经没有能够行动的力气了。”似乎感觉到对方的顾虑,梅小五头歪向一侧,轻笑一声:“来啊,你就打算站在那里看着吗?”

“还是说……看见他,你才愿意过来?”

黑暗中,高地羊的身躯被看不到的力量扔了出来,“啪”的一声摔在梅小五的脚下,还没有干涸的血液反射着月光。

“叶巡,这世间有苍生千千万,生灵万万千,万物皆有灵,皆为自由。天下无一人可司掌一切。”

在叶巡的脑中,闪过一个女子的身影。

一如眼前的场景,那女子坐在某个建筑的中央,黑暗笼罩了整片区域,只留着她脚下的一小束光。

光里是……他的父亲,满身血迹,一动不动。

“可你不属于这天下,你的存在令这天下战栗,群臣上谏,万民呼号,都是为了请求我们,赐你一死。”

“所有人都知道,唯有你才能统御天下,千秋万代。他们畏惧于你和时间的契约,所以才要将你扼死在摇篮里。”

“叶巡,让我好好看看你,看看这世界未来的君主,唯一的君主……”

叶巡垂下手臂,站在大厅前如同雕塑。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自己的过去?

“……叶巡。”

这一声却并非出自叶巡的幻想当中,而是从梅小五的背后传来。

叶巡鼓起勇气,走进了大厅,站在了梅小五的面前。

她的身上也有重伤,胸口处被开了一个大洞,眼看着活不了了。

在她身后,站着一个女人,在黑暗中,叶巡只能看清楚她的眼睛,那里面倒映着星辰。

“我要感谢她,没有她,你我不会重逢。”

“母亲……”叶巡止不住地颤抖着,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发自灵魂深处的那份畏惧。

面前的女人绝对不是自己的母亲,可是自己的意志似乎受到了某种干涉……无法抵抗!

“可是她哭喊着,想要回到那个带我来到这里的男人身边,说什么都不肯坐在这里等你。我没办法,只能让她安静下来。”

“郝府的所有人都是你杀的……”叶巡问道:“那其他家的那些人们?”

“我把他们全都杀了,然后统一送到我这里来。我很需要他们的血液。”

“……母亲,你是血绘?”

“我的孩子,血绘只是我们当中最为低级的一类。你应该称我为缀血画者,也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讳:诺妮.普兰塔。”

女人从黑暗中走出来,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脸——正是高金粉。

“母亲……你连她也杀了?”叶巡问道,他的语气不太平静,可对方并不在意。

“我需要她的躯壳,于是便在她的体内完成了新生,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我的孩子。”

诺妮普兰塔露出一个微笑。

“现在,该轮到你为我做些什么了。”

蕉蔬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