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肯林场

第56章 夜巡

要问林场日常最主要的工作是什么,不是种树,也不是伐树,更不是在林间游猎——正确的答案是防止游人接近,演变成森林火灾。

南威尔士冬天温和湿润,布莱肯地区被积雪覆盖,春秋两季风雨交加,最难办的反倒是夏天,没多少降雨,而且干燥的陆风经常从谷间吹过,假如稍微降下一些雨,反而是好事,能让整个林场工人轻松一周。暑期如果两个月不下雨,整个林场反而会变得非常忙碌,所有人员每三个小时就要在游人经常进入的地方巡视,防止有人——尤其是懵懵懂懂爱探险也爱玩火的男孩子进入林场。

这并不是神经敏感或者是其他无法言说的原因,就在布莱垦林场北边不远的布莱肯国家公园里,由于四五月份的燥热加上几个男孩子的懵懂无知引发的森林/草原大火的过火面积已经达到了2500英亩,而且还有扩大的趋势。

南威尔士消防部门对林地尤其是布莱肯林场的消防状况忧心忡忡,在布莱肯林场的树林都是古代森林,人迹罕至以至于消防设施建设完全跟不上,外加时不时呼啸而过的干燥谷风——假如一片森林烧起来,会很快地向周围的林地草地蔓延。

布莱肯林场偏偏还是南威尔士面积最大的林场,废弃道路形成的隔离带完全阻挡不了燃烧的森林火灾,受到损失时不单单只损失布莱肯林场一家,整个威尔士人口密度最大的格拉摩根三郡的农田和草原带来毁灭性打击,和将近10万人的人口迁移。单单这两点,也足够引起南威尔士消防局的全面重视了,南威尔士尤其是中格拉摩根和西格拉摩根的消防员在林场工人每四个小时的巡视间歇也会在林场周围的公路上巡逻,一旦看到着火点直接扑灭;森林消防直升机不时地会低空掠过林义龙的宅院,中断林义龙一个人悠闲的午茶时间。

到了晚上,本应该清冷的布莱肯林场也能感受到随风而来的布莱肯公园北边火点传来的热浪。

耶昂姐妹还要回去写论文,在和林义龙在新房子呆了两天熟悉一下环境就回伦敦去了,每天晚上偌大的林场常驻居民只有林义龙一个人。

有些睡不着的话他决定带着买来的夜视仪和他值夜林场工人一起去四周看看,很礼貌地打电话提前告知他要和林场工人一起去巡视。

林场内员工的交通工具是不能上路行驶的两辆双座的全地形车,对付林场内陡峭的山路,十分合适。

林义龙骑着自己的全地形摩托车跟在这些工人后面。

在有照明的道路和没有照明的道路巡视时两码事,就算是布莱肯林场周围的A等级公路也是没有公路照明的。整个巡视过程需要完全借助三辆全地形越野车的车灯和林义龙的头上的夜视仪才能够辨别道路。本来对林场的路线就不太熟悉,外加上夜里,林义龙也只能勉强跟得上他工人的巡逻速度。

似乎看到了自己老板的勉力支撑,工人班长彼得邀请林义龙跟他同乘一辆车,至于坐在他副驾驶座位的同事,去感受林义龙四轮越野摩托的性能去了。

“看来这里没什么问题。”彼得说道,除了一次面试,一次接站到马斯塔赫小镇,这还是第一次在工作中见到自己的老板,他似乎很想跟自己老板说点什么。

“继续看吧,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这么远。”林义龙切换成了俄语,“怎么样,在威尔士生活还习惯?”

“还可以,就是有点无聊。”彼得回答道,自家老板肯定是想要做一点什么的,不可能白白地雇佣他们并付了一小笔在马斯塔赫安家的费用。

“稍微适应一下吧。”林义龙劝解道,他前一年驳回了4份离职申请,“无聊的时间总会过得飞快的。你妻子也在?”

没能从林义龙这里获得任何有意义的消息,彼得不知道该如何往下继续他们的谈话。

三台地形车极为无聊地巡视了林场一周,沿途出现了两头鹿,几条狐狸、几只松鼠、几只兔子和很多林鸽,没发现其他比如入侵者脚印等能值得注意的东西。虽然这些动物也基本上打着“布莱肯林场财产”的标签,它们的生命也算是十分安全的——不列颠法律规定,一年只有七八月份限于持有狩猎执照的人能在林场中对特定的猎物狩猎——在七八月份之间,受限于温度,作为林场甚至是布莱肯国家公园唯一持有狩猎证的人,林义龙对“这种高贵的运动”不为所动。没有这类狩猎需求,林场还是备有霰弹猎枪和狩猎弩,南威尔士没有大型猛兽或者攻击性猛禽的存在,这些工具主要用来“制裁”某些“家养”动物对在林义龙庭院附近牧牛的攻击。

夜巡每次持续差不多半个小时,间隔一个小时后进行下一次。

“林先生。”抵达马厩之后,林场工人向林义龙打招呼。

“晚上好。”林义龙点头,然后走向马厩二楼。

倘若工人们出去巡视,在马厩二楼留下的负责居中联络的两名员工会在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为巡视的工人们准备馅饼、汉堡或者炸鸡之类的夜班食物。

因为林义龙也要跟他们一起巡视,夜班食物中自然也有林义龙那一份。

短暂地喧闹之后,整个林场工作居住区又再一次进入死寂,林鸽的叫声,狐狸踩踏枯叶的声音清晰可辨,这就是林场的“夜常“。

在乡下,没有非常丰富的娱乐活动,人们平时的生活也就是非常规律,或许狩猎、钓鱼或者林间骑车确实不错,但并不算普通生活。林义龙的雇员们在夜巡中间歇中可以上网,读书,或者接受远程教育,就能算得上已经有点意义的生活了。乡下的生活每天极为安静,农林业产业的工作单调,这个行业从业人员最普通的娱乐正如林义龙对耶昂姐妹表示过的那样,是男女之间的欢爱——林场工人的配偶也在他们安顿下来之后与他们同在公寓里居住。

塔维河的渔夫

作家的话
注:题目中的《夜巡》是伦勃朗的名画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