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肯林场

布莱肯林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3章 拜年迷思

又一年的除夕夜,各有各家的热闹,对仅仅是用来在萨里郡别墅中转的林义龙一家,热闹是空前的。

大年夜来林义龙萨里郡别墅的人数空前得多,除了林义龙和林父林母三口外,首先是受小表弟邀请利用假期来探望儿子的姨妈一家三口人;其次是第一次要留在国外度春节的表哥一家四口以及表嫂的寡母;此外,还有大表弟在。

这一年的除夕恰逢周五,林义龙除了按照时间表固定在耶昂姐妹处留宿,到凯蒂那里过夜的安排外,同样过旧历的艾米那里也要和女儿们一起吃下午时东九区的“跨年年夜饭”——这些项目都要加在他的日程表上。

不得已,林义龙当了时间管理大师。

他上午与耶昂姐妹和女儿们一起收拾了一下基雷的别墅;中午在博纳斯的山顶别墅(与凯蒂的联排别墅区分)与艾米和前来探望女儿的任父任母任奶奶为女儿们一起庆祝第一个除夕;下午又租用了直升机飞泰晤士河畔金士顿,作为凯蒂的翻译和她一起去给选区东亚裔的选民们致以节日的问候;一直到晚上七点,才有时间到林父林母那边守夜过节。

仔细想了想,好像自从林父林母搬到这边来之后,就很少一家人过春节了,大多都是各过各的,所以作为主办人的林父林母特别开心。

过春节的中韩越三国都没有餐馆营业,订饭菜也很纠结——比方说吃咖喱或者西式烤肉大餐,总觉得不对这个味道。考虑再三,林义龙决定拿地中海沙拉与法式烩茄子做素菜;英式蜂蜜猪排、苏格兰炸鸡、德式烤猪肘和荷兰烤芝士肉丸当作是肉菜;日式刺身拼盘和挪威大王蟹当作是鱼的菜品;这几样按照国内年夜饭摆盘方式放到了西式的餐桌上——暂且没上桌的南亚羊肉蒸饭和俄式水饺。

“这里每一道菜都能独当一面,为什么聚在一起就这么令人纠结呢?”大表弟这样开着玩笑。

“这也是没办法的。”林义龙答道,“所有中餐厅今天晚上几乎都不营业,营业的几家忙得不接受外卖预订,所以只能用西方菜了。”

这段菜肴选择不伦不类的年夜饭在氛围上同样是不伦不类的。林义龙发现餐桌上的氛围比国内吃商务席更浮于表面,感觉自己存在让其他人不自在,于是找了一个非常工作的理由,去找凯蒂和女儿们。

经过了半年成长,波莉和塞莉已经开始学习如何说话,词汇量已经达到了四位数,复杂的难长从句听起来也能懂。

“爸爸!”知道是爸爸回来了,波莉和塞莉蹦蹦跳跳地在大门口迎接他。

“啊,我的小心肝们。”林义龙蹲下身,好好地亲了她们一人一下,“今天是旧历新年。”

“什么叫旧历。”

“这个......”林义龙不太好解释,“爸爸的故乡的历法跟教堂的公历不同,却也通行公历——又叫新历——不过大家的节日观念上还在流行旧历,就用旧历啦。”

“完全没懂。”

“等你们长大一岁,学习学习就懂了。”林义龙说着,拿出了有些凉了的水饺,“总之,旧历的新年非常适合吃饺子,我给你们带了奶奶家包的饺子。”

“奶奶是爸爸妈妈的妈妈吗?”塞莉很认真地问道。

“噗!”塞莉询问的时候,凯蒂正在喝水,听到女儿的无忌童言,把水喷了出来。

“爸爸妈妈不是兄妹,当然不是一个妈妈了。”林义龙也笑了,但没像凯蒂笑得那么开怀,“爸爸是独子,也有妈妈。”

“hmm,不明白。”塞莉很纠结这件事。

话说,因为家庭原因,波莉和塞莉从来没有去林义龙在萨里郡的别墅过。圣诞假期时,她们被凯蒂带到了里斯伯恩度圣诞,慢慢地认识了自己的姥姥姥爷——还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呢。

“明天,带你们去看看。”林义龙笑了笑,“爸爸的妈妈,你们父系的奶奶。”

随后就又产生了新的顾虑。

这个顾虑倒不是别的什么,而是叩头这个动作。

在西方,虽然大家亲子,却依照教堂经典不兴春节叩头拜年的。尽管林父林母的观点很开明,但是不是开明到把这个民俗给摒弃掉林义龙是有些没底的。

越是年老,就越来越重视这些繁文缛节——很可能是青春不再,为了维持权威基础而“讲理”——这一点,东西方骨子里都是一样的。

林父林母照例会给孙女们封了大红包,最大额50英镑面值的两张当作是压岁钱——波莉和塞莉因为早就在教堂受洗,“祛除灾厄”并不能被用作是理由——只能说是长辈们接到晚辈们贺岁的回礼。谭雅和娜塔莎知道需要给爷爷奶奶拜年,所以在上午,林义龙就把红包给压到小耶昂姐妹的枕头下了;尚在襁褓中的秀妍和素妍,岁数太小了,被艾米隔着视频摆摆手就当作是拜年了;但波莉和塞莉这两个女儿,注定要第一次给爷爷奶奶拜年。

“这算不算祖先崇拜?”女儿睡下之后,凯蒂一边查找这方面民俗的介绍文本,一方面听着自己的爱人讲着关于拜年的一些风俗,她当然知道东方人叩头就意味着拜服,却非常不喜欢这样——林义龙也基于同样的原因,和凯蒂一样不喜欢。

“应该算吧。”林义龙应承道,“所以我很担心——可能孩子们现在不太能意识到,可等她们长大了之后,就......”

“那能不能让我去和爸爸妈妈说一下?”凯蒂询问道。

“是凯蒂中文水平考试六级了,还是我父母雅思到七了?”林义龙这样问道,“而且,你们就算能聊明白,这个问题就会被延伸成了新问题,我们可能就会被问起来,为什么不让孩子们学中文。”

“你是父亲。”凯蒂决定很简单地鼓动一下他,“你要保护女儿们呀。”

“好吧。”林义龙决定发一个WX去先探探路,直接问问父母该怎么样。

塔维河的渔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