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肯林场

第354章 体育弘益

林义龙在南威尔士-萨里郡-伦敦中心的三头跑中度过了雨季刚开始的两个月。

到了十二月中旬,林义龙照例要出席几场必须出席的社交类型的年终聚会:首先是俱乐部的朋友们的;其次是和法学院同学的合伙人年会的;最后还有与现林场员工们的。不过,之前一直可以马斯塔赫足球俱乐部的圣诞年会,这次就别指望了。

马斯塔赫足球俱乐部在上个赛季历史性地闯入了联盟杯正赛,是近些年来唯一的一支非职业球队。然后,这支球队便因为很神奇的理由分崩离析了——不得不宣布把名额转让给其他球队,整个队伍进行重组。

“我听说义龙你名下的足球队进入欧联杯了?”和“朋友们”聚会时,霍维先生拿这个事儿打趣。

“是的,算是慈善项目吧。”林义龙没回避,“然后,球员们各奔东西了,这个项目就失败了呀。”

“怎么?”

“因为球员和球队签约除了少数几个,剩下的都是半职业球员,他们的合同没到威尔士足总注册过,可以随便签约职业球队。”

“就是那些职业球队签约,竟然不付给你一笔赔偿金?”霍维先生惊讶地问道。

“半职业球员签订职业合同,是没有赔偿金的。但职业合同的球员转会费有一笔,几个前途远大的小伙子转会英冠和荷乙球队,差不多能达到480万镑。”林义龙轻描淡写地,“然后,就算是球队财政很健康,可还是没有办法直接达到威超的参赛注册球员数,就只能宣布弃权了,明年再说。”

“那实在是太遗憾了。”

“是挺遗憾,下个赛季还要从威尔士甲级联赛开始重新打,因为我们把名额转给了其他球队,只能重新来过了。”林义龙无不遗憾地答道,“不过,歇一年散散心,也挺好。”

“听转会费的数额,你们实现盈利了吧。”霍维先生惊奇道。

“嗯,但回收投入的时间太长了点。”林义龙笑道。

林义龙这五年一共向马斯塔赫镇足球队投入了差不多50万镑,大部分用于支付球员工资、旅费和场地维护,球队收入很微薄,除了来自农具店每年差不多1500镑的收入以外,其余的经常收入绝大多数来自于威尔士足总的经常性支付项目以及超级联赛的分红。但真正能拿回钱的收入主要的是杯赛奖金和广告赞助收益,这三者相加差不多有500万。

威尔士足总不同于英格兰足总,因为其成立较晚,主要的威尔士足球俱乐部都是英格兰足总的管辖范围,只有小球队或者新成立的球队才可能加入威尔士足总并受其管辖。不过因为是独立的足球协会,排名前几的队伍依然有洲际比赛名额,一般从资格赛打起,经过了几支来自东欧和北欧的球队考验后。进入了正赛。

联盟杯正赛,广告赞助和赛事分红就如同下红包雨一样砸向这个小镇的俱乐部,林义龙通过位于舰队街的一家即将破产的体育广告代理人(媒体律师)负责处理俱乐部的广告事务——这也是林义龙安排艾米去组建媒体公司最直接的灵感来源。

竞赛成绩上的成功让马斯塔赫镇足球俱乐部旗下球员身价也成倍的上涨:如果有实力进入正赛,那么去职业球队打替补就没有实力上的顾虑,和俱乐部签了职业合同的拉丁半岛球员以及低地国家球员就通过职业球员转会方式前往更高级别的联赛效力;至于半职业球员就直接和职业俱乐部签订了全职合同,俱乐部收了一笔补偿金后放球员离开。转会费和赔偿款让俱乐部增加了400万的营业净收益。

所以,在这次转会中,林义龙作为拥有者和球队主席,这个年度从俱乐部拿的分红差不多有800万镑,而且是个人收益,不是名下实体的。

大众文化和体育的市场主体的流水额很高,一方面收入很高;但为了维护文化和体育产品的“知识产权”,另一方面支出也不低。因为文化和体育其实是出售给观众们的是观众自己的“一种乐趣”,这种乐趣对观众自身来说,重要到了不可或缺,至于如何通过作品引发观众的乐趣,其实是包括各种考虑在内的“营销手法”的问题。

“如果大众传媒和体育,考虑到商业价值,弄好了是真赚钱,但——”林义龙卖了个官司,“弄坏了,赔钱也只是一般性的负债资产而已。所以,在某些观感上,我更愿意看古典艺术——除了因为已经接受过市场洗礼的原因,还因为市场饱和,好的还是坏的,能让人一眼辨认出来。”

“那感觉我们也可以入手一家俱乐部试试看。”默克先生插嘴道,“我听说弄一只英超或者英冠球队很有意思呢。”

“我不太清楚,但我感觉,联赛的二三级都被足彩投注商或者其他类似的企业赞助了,你说这种联赛跟菠菜事业无关,我觉得我好像无法相信。”林义龙吐槽道,这已经是近乎公开的秘密了,“甚至,前几天不是这些网站还会赞助选手参赛——反正,我感觉自己不应该和那些人同流合污,在威尔士足总的范畴内打打比赛就行了。”

“不过,这个事业真能赚钱?”

“如果玩好的话,是的,但如果不行,比如说诺维奇俱乐部,经济上就很挤。”林义龙解释道,“我们这次算刮到彩票了,不知道下次能不能。而且,就算彩票,劳工证新规也让人沮丧——只有大球会才能担保外籍球员到这里效力,我不知道英格兰联赛到什么地步,反正威尔士联赛的俱乐部基本不行。”

“我还以为能买下一支球队当大老板呢。”默克先生用遗憾的音调开着玩笑,“看来这个事业不好做。”

“唉,我也想过,但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林义龙解释道,“我以为我是《足球经理》那种可以支配一切的角色,到头来发现除了向下委任,其他的什么也做不好,不如就当个吉祥物在主席台一坐。”

“也是。”

塔维河的渔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