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肯林场

第252章 纳迪亚

10月末,黑夜似乎变得格外漫长。

不到五点天就几乎全黑,在下班的晚高峰期,住在城市外面通勤的人们往来匆匆,这其中,包括了纳迪亚。

在经常拥堵的M4高速公路上开车还是需要一些耐心的,只是现在纳迪亚并没有多少。

因为林义龙在西格拉摩根有一些事务要处理,而重新开始临床实习的薇拉要在医院值夜,接送女儿们的重任就落在她的身上了。

因为有些数据遗漏,纳迪亚整理完并离开她实验室的时候已经五点半了,但女儿们最晚应该晚上六点,不然两个小姐妹会哭闹的。

大概只有林义龙见面就能分得清耶昂姐妹,其他人甚至包括身为父母的耶昂夫妇也没办法见面就一下子准确地说站在面前的女儿哪个是是姐姐还是哪个是妹妹——女儿们也没什么分别,如果纳迪亚和薇拉两人穿同样的衣服出现在姐妹俩面前的话,谭尼卡和娜塔莎其实也是没法分辨出到底哪个是亲妈来的。

幼儿园的保姆们很耐心地等到纳迪亚把女儿们接走才下班,但谭尼卡和娜塔莎闹的有些厉害,直到接触到那“母亲的骄傲”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有些孤独感的纳迪亚八点钟才回到布莱肯林场庄园,林义龙和保姆已经在玄关等着她了。

林义龙拥抱了她,然后和她贴面亲吻。

“辛苦啦!”林义龙来到婴儿车前,一手一个地抱起向他伸出双手的姐妹俩。

女儿们对她笑,林义龙也亲吻了她们,小心翼翼地把她们送到了婴儿房里,交由保姆照顾。

林义龙为纳迪亚准备的是红菜汤配黑面包,以及一小块腌猪油。

”希望你别介意这是波兰货。”林义龙一边沏茶一边指着桌上的猪油说道,“商业街最近开了一家大型的波兰超市,腌猪油和红菜就是从那里买的。”

说起红菜汤,国人们的第一印象大概是卷心菜和番茄做得中式苏伯汤或者罗宋汤,与本地化前的东欧拿甜菜根做的汤,味道上还是有一些微妙的区别的。

“没什么,我们又不是那些疯狂的波兰人。”纳迪亚答道,“他们怎么看我们和我们怎么看他们毫无关系,没忌讳到那个地步。不过,确实在这里买的猪油不太好吃......”

“纳迪亚不想试试来自亚洲的食物么?”林义龙一直尝试让耶昂姐妹学着吃一些中餐,可他们一家现在吃的,仍然是欧式风格的餐饮。林义龙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会跑去林父林母那儿,弄点不那么“健康”的中式菜肴。

“圣诞节打算怎么过?”林义龙借着这个时机问道。

“你是一家之主,你来决定吧。”纳迪亚说道。

“大概有三个选项:在威尔士呆着,去伦敦或者回洋葱环?”林义龙给出了他的选项,“我在考虑要不要去其他欧洲城市过圣诞,毕竟这里圣诞日,除了在圣诞节第二天的商店打折,就什么也没有了。”

“难道这里不好么?”纳迪亚觉得林义龙有些莫名其妙。

“怎么说呢,如果其他人来这里,算改善生活;但如果每天都这样生活,圣诞节不觉得有些太单调了么?”林义龙反问道。

”圣诞节,欧洲的其他城市也是一样的呀!”纳迪亚说道,“也都是一片寂静,忙着出去看朋友亲戚,而且大多都会去教堂。”

“所以说,除了我们之前去的圣诞市场,所谓的圣诞氛围大概就是亲人团聚?”

“是的啊,包括复活节,正好在4月,也是这个意思。”纳迪亚解释道,“而且,因为这个时候每年的年终奖大概也能发到每个人手里,有钱,所以正好适合商家搞促销。”

“那我们去伦敦过圣诞怎么样!”林义龙问道,“至少那儿看起来什么都有。”

“不如就在这里呆着吧。如果要是去伦敦,还不如留在这里。”似乎在南威尔士呆久了,纳迪亚也开始对大都市稍微陌生了起来,面对林义龙的提议并不觉得太过于兴奋,”我们这里也什么都有了。不需要去那里。”

“也好。”林义龙想了想,倒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凯蒂前几天给他打了电话,如果作为伴侣的林义龙不能陪马上就要在名字上加MP(议员)后缀凯蒂在圣诞假期去出席一些场合会很让人起疑,他也在考虑怎么把事情给弄圆满了。

“你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陪伴的话,是用不着事先和我们商量的。”纳迪亚说道,“去就行了!”

“这倒不是这些问题。”林义龙摇了摇头,“时间我总会有的,只是我怕你们在这里总会厌倦的。”

“没关系,有女儿这么好玩的’玩具‘我是不会厌烦的。”纳迪亚露出了身为母亲的慈爱笑容,“而且,还有妹妹薇拉陪伴我。”

“那我就放心了。”林义龙说了一句,带着欣赏艺术品的眼神看着纳迪亚吃完晚餐。

“我能问一句。”纳迪亚被林义龙给盯的有些发毛,但还是有些好奇地问道,“我们是有了一个新同僚了么?”

“请定义‘同僚’这个词?”林义龙本能地想起了艾米。

“就是,你懂的。”纳迪亚低下头。

“假如我的理解没问题的话,你是在向我询问那个芭蕾玲娜的事儿?”林义龙也不瞒着,直接说了出来。

“是的。”纳迪亚没否认。

“哦,一时冲动的苦果。”林义龙答道,然后把和艾米相遇的前因后果都说给纳迪亚听。

“其实,你可以不负这个责任的。”纳迪亚说道,“假如女孩子只是求帮助的话,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拿回来。”

“这不可能。”林义龙答道,“那我当初,能不能采用这个说法来回应薇拉和你呢?所以在一年之前,我要么不管,如果我答应了,就会成了现在这样。”

“是我的揣度的角度有问题。”纳迪亚认着错,“不过,如果下次再有这种情况,请务必让我或者凯蒂出面,可能解决的方法更好。”

“可你现在的身上的工作已经够多的了。”林义龙停顿了一下,“不过,我能相信你能毫无私心地做好这方面的事儿么?”

纳迪亚看了看林义龙那张脸,很想直接说”能“,但肯定不是林义龙想接受的答案。

“不能。”纳迪亚想了好久,才憋出这么一个答案,“但义龙你没法拯救每一个人,不如我们就来出面解决。我们也就不用有其他什么担心了。”

塔维河的渔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