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肯林场

第134章 伙伴

科林斯酒店的实际控制人梅洛爵士是搭乘早班飞机,从自己在马耳他家直接飞到的伦敦。在正式地晚宴之前,他需要和林义龙先见上一面接触一下,即使已经知道林义龙要做什么,可还是想要弄清楚他的商业合伙人自己到底想从中得到什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蕴含的哲理在所有文化背景下都适用。

林义龙和凯蒂在五点的时候就抵达了科林斯酒店的顶层公寓,得到通知的梅洛爵士在总监女士的陪同之下前去拜访。

两人素未谋面,却已经在各种资料上知道对方大概长什么样子了。

梅洛爵士的脸上留下了年轻时葱葱郁郁,如果不是已经知道这位勋爵已经大大超出退休的年龄,林义龙大概会把他当成是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人,慈眉善目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看上去就显得和蔼友好平易近人,跟林义龙脸上累积的不符合年龄的阴郁之气形成了鲜明对比。

“冒昧登门很抱歉,林先生!”梅洛爵士语气友善,但是却动作上却分毫没有道歉的意思,“我很荣幸能被邀请参加你的入籍庆祝。”

“来的正好,梅洛阁下。”林义龙把梅洛勋爵迎入套间,把他安置在起居室里,同时弄来了一杯早已准备好柠檬红茶,“很遗憾,餐会还要等一会儿才开始,现在我这里只有一些蜂蜜柠檬水还有一些茶点招待你。”

“客随主便,没关系。”梅洛爵士正了正身,看着林义龙,“请原谅我问得这么直白,林先生今夜的庆祝活动为什么找我过来呢?“

这么问显然很失礼。

“之前我在与科林斯酒店集团合作时都是贵方商业总监经手,虽说那位可敬的先生非常专业有担当,可我还是愿意跟掌门人直接来一次面对面的对话,增进一下了解,看看有没有进一步的合作空间。”林义龙应付了一番场面话,“毕竟,作为职业经理人,那位负责任的商业总监只会为代表的企业负责,而不是向股东们负责,虽说两者在利益的大方向上应该是差不多的,可毕竟股东们有可能不止投资一家实体。”

“那么,具体是哪些方面的合作呢?”梅洛爵士打算采取主动,把林义龙的打算逼问出来。

“有意义的。”林义龙反击道,“毕竟,不会有人投资一个注定要亏损的行当里,正如梅洛爵士在2000年的那笔背后支持投资‘国际酒店控股’并之后持续买入洲际酒店股份一样。到最后说来,只是收益-风险比进行自己的价值判断而已。因为计划不一样,在对平衡收益和风险之间时估价有高有低,这时候就凸显了某方面合作的重要。”

“怎么,你对我的投资项目有兴趣?”梅洛爵士皱着眉头,他不知道自己的投资计划是如何被面前的这个人知晓的。

一个行业的幕后当家人,拿自己的钱通过信托和委托银行投资对手完全没有阻碍,可这仅限于法律上的——但在默契层面上,还是需要对他的合伙人和代理人有某种程度的义务忠诚,一旦被披露出来,很令这些合伙人和代理人难堪。

“我对酒店经营和酒店管理不怎么感兴趣,我们大可以在大家都感兴趣的其他方面增进相互合作。”林义龙语气越来越平静,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迎进门的表面上的热络,“所以刚才我提及到,股东们毕竟可以自由投资,相互拓宽一下合作交际的广度和深度总是好的。”

林义龙在这场短短的交锋中不能退缩,他必须主导自己的“入籍庆祝”的进程,假如被梅洛爵士抓住机会反客为主,这场聚会就变成了梅洛爵士拿着林义龙的钱为自己扩张在威斯敏斯特的社会交往,让菲斯科先生和梅洛爵士绕过林义龙直接联系,把他边缘化了。

倘若真的发生就不止是无礼了,甚至变得有些得寸进尺。

“也是。”梅洛爵士应承道,这次已经没有办法从林义龙推测出他的想法了,于是又摆出了两人交锋之前的那份和善笑容,“我对这次能与林先生和林先生朋友一起聚会抱有很大希望,还请允许我失陪一下,我得去为晚宴做一些准备。”

“请便。”林义龙把梅洛爵士送出自己公寓门,然后返回了起居室,长舒一口气。

凯蒂也从刚才一直隐藏着的厨房出来,拿了一杯蔓越莓汁递给了林义龙。

“谢谢。”林义龙接梅子汁,大口地喝着,“真是非常好的解药。”

“解药?关于什么的?”凯蒂问道。

“那个梅洛爵士。”林义龙说道,“我在想,是什么让他有这个本钱这么粗鲁地对待自己之前的合作伙伴。是不是以后我遇到所有的老人都是一个态度。”

“从70年代危机之后,就慢慢好了。”凯蒂回答道,“这还得归功于互联网和大众传媒,你看那个菲斯科先生就好很多了,他赶上了新的教育指针。”

“那还好。”林义龙点点头,“我之所以要找这个梅洛爵士并把他介绍给菲斯克先生,是因为这位可怕的老先生在威斯敏斯特是很难的。”

“怎么讲?”

“你仔细考虑一下就知道了,首先他是富人,会支持低税率并限制社会保障;他的来源还是旅馆,必然支持来来往往的人口迁移;还有一些需要进一步深入分析影响的国防和外贸开支,让这个人的坐标更加难以确定,如果你要在不远处的广场上找一个位置,多多少少需要他的帮助。”

“我还以为你要把他介绍给那个弗雷德呢。”凯蒂说道。

“我是这样想的,但弗雷德毕竟在我们这里还算是外人,假如我想要妥善地保障自己的权益,当然直接找一个关系更加紧密的‘伙伴’更加方便。”林义龙说道,然后以一种欣赏的眼神看着凯蒂。

“所以,你选中了我?”凯蒂对林义龙举止表情的细节十分敏感,体会到了这其中的意思。

“难道这不是凯蒂的梦想么?“林义龙反问道。

塔维河的渔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