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肯林场

第122章 入籍式

英国的二月份,并不比最冷时的12月和一月更加暖和,因为连绵不绝的阴雨,如果家里的供暖不充足,整个屋子里变得湿冷湿冷的。

最好的御寒方式莫过于抱着自己的爱人相互依偎着在温暖的床榻上惫懒地过一整天。

需要为自己生活打拼的人,实现这种慵懒机会是十分渺茫的。

即使不上班,林义龙依然保持了自己早睡早起的习惯,早饭前继续研读每日某些法律数据库的网站,还需要回几封平信和电邮。

他的各种申请文件已经被核准,入籍仪式邀请信已经收到,再去市政厅念一段很无趣的誓言,就有拿到他的第三本红皮护照的资格了。

从2004年开始,所有新移民想成为不列颠公民,除去必须达到居留条件并通过比如雅思G类以及入籍测试之类的一系列条件以外,还要进行一个“新入公民宣誓”的一项活动——内容分为上下两阕,上阕的大意是申请人效忠女王和他的继承人,下阕内容则是尊重民x精神,服从法律和并履行义务云云。

入籍仪式是非公开的,作为申请人,林义龙可以邀请四位客人参加西格拉摩根市政厅进行的宣誓仪式。不过实质上只邀请了三人,为了显示合伙人的信任,尼尔斯和亚历克斯是必然会被邀请到的,剩下的两个名额,林义龙在凯蒂,耶昂姐妹和自己父母之间选择了第一个。

鲜有新移民会把西格拉摩根作为自己的首选居住地,伦敦、曼彻斯特和格拉斯哥等大城市的年收入要比威尔士高很多,也更容易满足需要的最低两万英镑的年俸从而获得第二类员工雇佣签证。然后才会变成公民之后带着一家老小在某个时间点回到这个被誉为“世界铜都”的西格拉摩根寻找新的机遇。这座采掘业和冶金业发达的小城随着矿产采掘行业的衰败和保守党去工业化的政策已经凋敝得不成样子。所有的实际的机会只限于坐落在城里三所大学学生,因此就算有新移民入籍,仪式高峰一般也集中在夏天而极少在二月中旬进行。

这样带来的显而易见好处,林义龙和他的宾客,可以少花40镑使用整个市政厅用来举行仪式的小礼堂,而且入籍仪式可以照顾他们的时间。

凯蒂发现自己一个在场的人都不认识,就连有两面之缘的耶昂姐妹也没有出现,不知是谁向外界吐露了入籍仪式的举行地和参加人,除了经常出现的市长和公民注册员作为领誓人是惯例存在以外,西格拉摩根农民协会的会长也作为见证人参加仪式。

“凯蒂!这两位就是你一直想见到的我的合伙人,尼尔斯-泰尔先生和亚历克斯-ap-格温特先生,也同时是我上法学院的同学。”林义龙把凯蒂和自己两个合伙人相互引荐,“尼尔斯,亚利,这位就是之前我提及过的凯瑟琳-怀特豪斯小姐,我的法务助理。”

几个同属于一个律所的同僚相互见礼,仔细估算着他们在林义龙心目中的位置。

虽然尼尔斯和亚历克斯从未得见过凯蒂,却在各种通讯中也对凯蒂算得上是知根知底。

凯蒂了解两个人的资料比林义龙的合伙人研读她的材料的时间更早,还是无法单单从神态举止上判断出面色有些阴柔的尼尔斯大概是怎样的人,但能从另一个亚历克斯的脸上皱纹和习惯中看得出来这个前冷饮店老板的出身的。

也许,凯蒂在识人这个能力上,确实有所欠缺。

“我得说,怀特豪斯小姐是我见到过第一个在私交层面上,义龙的异性好友。”尼尔斯微笑地说道,“虽然我们没见过,但我早有耳闻,而且我们早就通过邮件了”

“请务必叫我凯伦。”凯蒂拿出了那时她在伦敦足够吸引还在当高级助理的林义龙的商业笑容,“我听义龙说这里的机会不错,所以当义龙找我的时候,我就答应了。”

在他们的律所,只有林义龙一个人是经理合伙人,他负责调配几个专业合伙人的案源,在经营事务上一言九鼎。雇佣一个自己亲近人作为助理当然有些不够专业,如果考虑到仍然是合伙人总负责制,尼尔斯和亚历克斯也不会在这个私人话题上多做牵扯,除了必要的客户会面,就算和自己手下的其他同事共事也都是通过电子邮件和视频会议,几个合伙人私人关系远大于工作关系。

“欢迎。“尼尔斯保持着并不是发自真心微笑,“正好,等会儿要进行律所聚餐,你也跟其他的同事们熟悉熟悉。”

“林先生,你的入籍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注册员女士热情地打断了林义龙几个宾客的相互介绍,把一封誓词交给了林义龙。

毕竟还是在威尔士,虽然市政的官员们也知道很少有人用威尔士语进行宣誓,誓词仍然用英语和威尔士语的双语写成,跟之前林义龙网上查询到的誓词内容,别无二致。

“林先生有宗x教信仰么?”注册员女士问道。

“没有。”

“那请直接宣读第二个版本吧。”她说道。

誓词的上阕有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是向神发誓效忠的宣言,第二段属于那种实际更有个人主义意味的宣言。

作为领誓人的市长在前面诵读,林义龙逐句逐句的在后面跟读,完成了宣誓。

宣誓过后,众人拍了合影,合影时市长向林义龙递交了他的国籍证明信。

除去那一纸国籍证明,西格拉摩根郡还会根据法律要求送一个礼包给新移民,林义龙当着所有人的面拆开,里面有一张林义龙已经熟悉多时的西格拉摩根郡地图和简介、一个当地民族成分列表,选举人注册信和威尔士小饼的金属钥匙扣。

“最后一个环节,请新移民唱国歌《天佑女王》。”注册员女士说道。

在场的都是英国人,为了显得不让林义龙这个新移民比较难堪,所以同时唱了起来。

塔维河的渔夫

作家的话
卡文中,调整一下。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