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肯林场

第120章 特别供应

其实,这种处于安全考虑而直接从生产者的订货者并不少,不过林义龙并不太喜欢。

再他看来,市场营销、市场扩展和售前售后服务至少不应该是他这个林场主考量的问题,他也没这个兴趣去做这样的考量。

因为这一类的东西,看起来价格给的很高,可以后势必要导致一些专门的安全人员进驻林场,这一点是林义龙绝对考虑避免的。

“那真的是太可惜了。”阿玛尔稍微用遗憾的语气对艾德说道,“我本来是想在这里购入几十万镑的商品,不过现在,看来并没有这样的意向。”

“很抱歉。”林义龙在一旁冷冷地说道,“我这里一年并没有能应付一年35万英镑的白松露产出,可以预计将来也不太可能有,当然,如果贵方有需要,可以随时联系艾德。”

白松露就是一个单纯的卖方市场,有价无市,就算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出产的产品竞争也一样。更何况,林义龙这里是英伦三岛唯一的白松露生产者,他有恃无恐。

艾德也是明白这一点的,虽然可能没挣到他什么钱,但他也仅仅损失了扩展市场的投入罢了,完全可以从别的地方弥补,毕竟他的主要客户是欧洲人。

试探毫无意义,在场的三人都不是菜鸟。林义龙却对这些供应商简单粗暴的考虑问题的方式产生了兴趣。

阿拉伯王室很少有“特别供应”的商品,很多的商品来源几乎全都是私人定制而来的。一旦被列入了供应商名录,就要考虑自己的产业是不是要被巧取豪夺。

“不过,如果价钱合适的话,也可以考虑考虑。”林义龙把话头一转,“不知道贵方打算出多少钱来实现这个成本。”

阿玛尔以为他采取主动的时候到了。

“虽然我不认为松露是什么佳肴,但假如你按照我的要求接纳安保人员并接受我们的托管的话,我想价格可以商量,比如说一年50万镑。”阿玛尔讽刺味地向林义龙笑着。

“那算了。”林义龙直接否决了阿玛尔的开价,“我每年的农业补贴就要超过320万镑,我不知道贵方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开出这么一个认为我会把林场的经营权彻底让出来的价码。”

随后,林义龙拿出了两张有威斯敏斯特官方标记的信笺,上面有非常完善的林业补贴计算方式,遣词造句都仿照非常晦涩的官方用语。

这封信是林义龙委托某个卡迪夫的咨询公司最优评估报告,在外国向他人展示并不算违法。

“那你的出价是多少呢?”阿玛尔问道,完全没去考虑这封信笺的真假,还给了林义龙。

“不多,如果我要是一年能收到500万镑就很不错,注意,这是我实际能拿到的钱,不是税前。”林义龙抬起了脑袋,学习英国绅士的趾高气扬的架势,“这就很不错了。”

这个开价却把阿玛尔给吓坏了,这个贝都因人似乎觉得受了林义龙的羞辱,快步离开了展览厅。

“这是真的假的?”艾德拿起了那封信,询问着林义龙,他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林场主是这样的阔佬,他从未听说过某个项目每年能从国库收到超过250万的拨款,从林义龙手中要来了这封信。

“我只能说,这是真的报告,只不过上面的格式会引起一些重大误解。”林义龙着重指出了几个无法被当成官方信笺的标记证据,“而且我不愿意去做这样的特殊供应的生意。”

“怎么说?这是大钱,为什么不愿意。”明明林义龙卖得是白松露,却不愿意服务出大钱的客人,这种思维回路也让艾德无法理解。

“你知道类似雀巢或者吉百利这样的大厂,作为英国皇室的供应商,会得到一个‘皇家供应商’的标识吧?”林义龙问道。

“是的。我也想弄一个,只不过报国无门。”艾德说道。

“按照对消费者非歧视原则,假如我卖给你这件东西以后,我还有剩余的同类商品,我不应该不卖给其他人。”林义龙解释道,“量少或者定制的东西比较例外,类似于我说的那两个大厂,理论上还是那么做的,不会拿外面买的Thornton手工巧克力当成普通的市面巧克力卖给王室,却把机械加工的巧克力留给消费者。就算他们真的这么做了,也不会特地开出一个生产线,专门负责王室商品。”

“倒是,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艾德肯定着林义龙的说法。

“东方的并不是这样,如果某个像你我这样的“小商家”进入了特殊供应体系,就算是一般的消费品,这些商品也因为打着“特殊供应”的标识随后就会变成了表示身份尊贵的产品;消费品会让整个统治阶层买断掉,因为你是商家,当然也更愿意把价格订的高一些,卖给有钱人,你会觉得有利可图。

“不过,这些东方有权有势的人又偏偏不止你一个供应商,为了获得更高利润你也就没精力进行实际的市场渠道开拓,反倒这个时候这些被特殊供应的人对你来说变成了买方市场。如果你遭遇了一些被你主顾们安排的人为不幸,你就会当掉你的产业,拿钱去喂饱这些吃着你血汗的蛆虫。在东方,要是市场没成熟起来的时候,挣这种钱好像很爽,但享这个福,挺困难的。

“就算是我卖白松露,也并不是因为有这个“特殊供应”能彰显身份的原因,这些东西本来就很稀少,是商品的固有属性,而不是因为你的客人吃这些东西,无形中附加提升了你的商品的价格属性;和我说的那种东方‘特别供应’的概念不太一样,但正因为供货商很多,才不会导致垄断之类的事情,我反倒可以持续不断地依靠着这头“现金奶牛”过活,对我来说,现在去开拓这样的市场成本实在是很大。”林义龙谈起了他的认知,“而且外加一个条件,阿拉伯王室的供应商,也并不会给我和我的客户带来什么名声上的好处,我才不愿意呢。“

塔维河的渔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