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

第12章 无尽可能

第三十八章无尽可能

沈峰告诉江沪:“从现场的痕迹以及你当时的伤情来看,可以肯定是被车撞的。这个案子一开始看很简单,交警队一直也没太当回事儿,可是查了这么久查不出来,你这个被害人没有造成大的伤害,又比较好说话,也没去队里闹,就暂时放到一边了。”

江沪有点不高兴的说:“你们可是人民警察啊,平日里整天说人民警察为人民,这也太不把人民的事情当回事儿了吧。我是运气好,要是万一死了,那到现在还不得死不瞑目啊!”

沈峰笑了一下说:“要死人了,那就是大事了。”说着,他看到江沪面有怒色,忙打着哈哈说:“你别生气,开玩笑呢。你稍安勿躁,我给你讲讲这个案子……”

江沪嗯了一声,给沈峰递了一根烟,挺直身子坐在沙发椅上充满期待的准备听沈峰讲。

沈峰略为梳理了一下思路,说:“原本在我眼里,这也只不过是个常见的交通肇事逃逸的案子,我上个月刚到分局任职,整个案情也不是很清楚。老方给我打了电话之后,我查阅了一下卷宗,发现这个事情还真他妈有点蹊跷。”

沈峰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悠悠地吸了一口烟,看着坐在对面满脸好奇,正认真听讲的江沪说:“按照规定,案件没有实质进展、证据没有确凿之前,我是不能随意告诉你的,即使你是被害人。我现在告诉你,是觉得你这人够朋友……”

“沈大队,你就别吊我胃口了。”江沪心里着急,忍不住催促起来。

“我倒是不担心你说出去……就是短线的股票,江总你能不能……”沈峰脸上堆着坏笑对江沪说。

江沪心想,这家伙也太过份了,自己费了半天口舌,跟沈峰讲了这么多东西,结果他还只是想不劳而获,听听消息挣点快钱,这个王八蛋还真是个不吃亏的家伙,没有好处不出力,不见兔子不撒鹰。

江沪心里骂着,脸上却对沈峰微笑着说:“好啊,股票的事包在我身上了,有确定的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Ok、ok,你放心啦。别卖关子了,你就快说吧。”

“我就知道江总是爽快人,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沈峰心满意足地笑起来,我告诉你,我们现有的调查结果是这样的:第一、根据刹车痕迹,车速还是很快的,估计有80码,在现场我们发现一个从奔驰车上脱落的标志,从标志裂痕的产生和时间上推断,应该是肇事车辆上的,而且可以确定该车辆的型号为奔驰350或者s600。第二、事发的巨野路口,探头确实坏了,据查从坏了到案发已经有三天了,为自然损坏,无人为破坏痕迹。第三、通过查看周边邻近的探头,在近12小时内,没有该类型号车辆通过,我们将排查时间延长至48小时,48小时内有7辆奔驰车通过,经过排查,这7辆车均没有可以吻合的碰撞痕迹,而且在案发时间,这7辆车均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不在事发现场。第四、从当时肇事车辆开来的方向,道路上唯一没有探头监控的盲区就是洋花园,我们怀疑是否是洋花园里的车辆,在肇事后,原路返回至洋花园,通过调看了洋花园的车辆进出记录,在事发前2小时内,事发后12小时内没有同型号车辆进出。在事发后第二天,我们还调查了洋花园的住户,洋花园内业主拥有同样型号的车辆为23辆,但均没有可以吻合的碰撞痕迹,也没有维修痕迹。”沈峰毕竟是在重案处混过的老刑警,很快就把警方已经了解地情况,清楚明白地说完了。

江沪没想到听到的居然是这样一个调查结果,心里不停地把沈峰讲的情况反复的推敲。

沈峰看着满脸不解、一言不发的江沪,说:“你现在理解我们为什么到现在不能结案了吧,这案子真的很难解释。目前没有新的线索,根本无法突破。我当了十几年警察,大案也处理过不少,这个案子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碰到。”

“沈大队,我有几个不成熟的想法,你是老法师,老神探,帮我看看是否靠谱。”江沪有求于人,下意识地恭维起沈峰来。

沈峰也不谦虚,看了一下手表,朝江沪点了点头说:“行啊,反正时间还早。你说说看,说不定对我们侦破有启发。”

江沪略为沉思了一下,说:“道路探头应该做不了假,可以排除肇事车辆从其他道路逃逸的可能,但是小区的监控记录是可以作假的,这个不难,我有些计算机技术好的同学就可以做到。洋花园内奔驰车的数量,你们排查下来是23辆,但是你们是通过什么方式排查的,如果仅仅是走访住户,你们最多是看到正在停放的车辆,业主如果名下有,但你们排查走访的时候车并不在小区内,你们根本查不到,所以我担心是否有遗漏的车辆。”

沈峰似乎很不满意江沪地质疑,摇了摇头说:“洋花园是顶级豪宅,它的监控录像是和当地派出所联网的,主服务器和主操控系统设备是安放在派出所,但即使这样,是否造假我不能确定,但通过技术部门可以验证出来,这个我可以让负责这个案子的人去办,很快就能知道结果。至于小区内车辆排查,我们的工作很细致了,我们搜索了整个洋花园所有的公共、私人停车场以及其他可以停放车辆的地方,只有这23辆,除非是停放在业主室内,别墅虽然大,这么大一辆车是不可能停到家里的。至于业主名下的其他同型号车辆,只要没有进出过小区,虽然没有排查的必要,但是出于谨慎,我们也还是调查了。另外,洋花园的车辆进出都需要业主在出小区大门的时候刷卡,这在电脑上有记录,我们查过最近半年的纪录,整个洋花园经常进出的也只有23辆奔驰车,其间有些访客也曾有同型号车辆进出,但事发前后几日并没有。”

“那么,会不会一开始方向就错了,根本不是奔驰车?”江沪不死心,继续说。

沈峰愣了一下,说:“不可能。实际上这一点我们也考虑过,在调查中,也有警员提出我们以一个标志就推断是奔驰车过于武断和草率,于是我们也顺带将其他所有车辆看一一遍,并没有值得怀疑的。”

“那么你们在事发第二天正式排查小区内车辆之前有没有空隙的时间,而那个时间内正好有什么其他车辆出去呢?”

“有。”沈峰干脆的回答道,“你当时事发应该是当日晚上7点05分左右,事发后,有个人报案,那个人就是洋花园的保安,接警后三分钟,警员到达现场,随后十分钟就开始排查各监控记录包括洋花园的监控记录,调查持续了近四个小时,当夜召开了案件讨论会,次日早晨7时许开始排查小区内车辆。按时间算,中间只有事发当晚11时许至次日7时许这个期间,有可能被肇事者用来隐藏或转移车辆。通过监控录像显示,在你事发后的12小时内,也就是到事发次日的7时许,只有一辆垃圾运输车,在凌晨2点18分驶入,凌晨4点36分开出。”

“垃圾车查了吗?装运垃圾怎么需要那么长时间?”江沪问。

“洋花园很大啊,我开车试验了一下,按照20公里的时速,转一圈要开34分钟,垃圾车深夜里为了避免发出噪音,开得更慢,还要缓慢清运,2个多小时,很正常。还有,垃圾车里是不可能装得进一辆3、4米长的轿车的,摩托车、自行车还有可能。你可能是电影电视看多了,我们办案子不可能什么都查,像这样肯定可以排除的地方就不需要再浪费时间和警力了。你还有问题吗?江总。”沈峰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那个唯一的目击者——保安,我觉得有疑点,事发后不久我去找过他,发现他离职去了BJ……会不会另有隐情。”江沪还是有点不死心,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咳。江总你别急,你听我说啊。你公司那个死老方是我的老领导,他给我下了死命令,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都一定会帮你把这个案子搞定,我沈某人在这里向你保证你这个事我一定关心到底。情况我都跟你介绍了,不是我们警方不想查,而是实在目前没有新的进展线索。这不,我这次去BJ出差,顺便也去找一下这个保安,BJ那边的兄弟已经查到了他的暂住地址……不过啊,现在也是摸着石头过河,走到哪算哪,你可不要对我这次BJ之行抱太大希望。”

江沪还想说些什么,听到沈峰已经这样说了,也就不再多说了。

沈峰又安慰了江沪几句,让江沪宽心,当然他没忘了啰嗦几句让江沪帮他炒股的事情。江沪虽然对了解到的情况感到失望和不解,面上还是不停地感谢沈峰。

快7点的时候,沈峰走了,江沪买完单,默默地开着车,回他的住处。

江沪刚一进门,如烟就急切地问:“怎么样?警方怎么说?”

“没什么大的进展,警方也没方向。”江沪苦笑了一下说,接着他把从沈峰那里听来的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如烟。

“亲爱的,怎么我们的疑惑越来越多了呢?”如烟听完也是大惑不解。

“你说,一辆普通的垃圾清运车能装得下一辆轿车吗?”江沪突然问。

“怎么可能?!”如烟说,“你别再钻死胡同了,轿车又不是废铜烂铁。”

“废铜烂铁!……对,如果砸烂了呢?垃圾车不就是运废铜烂铁的。”说着,江沪立刻掏出手机给沈峰打电话,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诉沈峰。

沈峰在火车上,他听完江沪的“猜想”,不阴不阳的说:“对。有可能。……除非那个肇事司机是超人。江总,你还是不要操心了,案子我们来,你还是专心研究你的股票吧。好了,出上海了,漫游费很贵的,不说了,有进展我第一时间告诉你,bye。”

挂了电话,江沪愣愣地看着如烟。

如烟看着精神疲惫的江沪,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问题得一个一个地答,饭得一口一口地吃,亲爱的,我们吃饭吧,我叫了批萨,都有点冷了,我拿去微波炉里转一下。”

江沪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这个世界有着无尽的可能性,不是吗?”……

江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