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回大唐

第129章 132章:借长城

从上路的这一天开始,所有人便发现李浩的心情似乎不大好,因为他开始显得焦躁,说话总是不经意地爆粗口,什么你奶奶个腿,你大爷,他马拉巴子之类的几乎已经成了他口头禅。

只有陆云才知道原因,因为这次去庭州真的是险象环生,要不是有这五百右骁卫在身边,李浩估计都不敢去。

陆云做了亏心事,被李浩骂了也不敢还嘴,还得陪笑脸,只要能为于幽兰报仇,他什么屈辱都能忍受,况且他知道李浩只是心情烦躁而已,并不是真的想骂人。

又过了几天,李浩的话越来越少,每天都唉声叹气,马也不骑了,躲到马车里,秦素和波斯姐妹每天都把他服侍得跟老太爷似的,他还是每天蹙着眉头,就像得了癌症一样。

“不如咱们回去吧。”

队伍到达晋阳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这货打退堂鼓了。

李浩说这话的时候,秦素愣住了,她是有见识的,知道现在回去意味着什么,那可是抗旨啊,秦素张了张嘴,竟不知该说什么了。

李浩忽然好似充满了电一样,一下窜出马车,大吼一声:“停!原地休息!”

彭海赶忙下达命令,让右骁卫原地休息,队伍缓缓停了下来。

李浩刚跳下马车,彭海便凑了上来,不解地问:“李大人,这才行了一个时辰,怎地又休息了?”

“你跟我来。”李浩拉着彭海走到一旁,从怀里掏出两张卫生纸垫地上,然后坐下。

彭海有点懵,但见李浩坐下了,他便也坐下,再次问:“李大人你是不是身体不大好,不如让军医替你瞧瞧。”

“不用。”李浩摇头摆手,道,“彭将军,我想了又想,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去吧。”

“什么?”彭海闻言一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们回去,回长安。”李浩提高了声音。

彭海瞠目结舌,不知道李浩这是要闹哪样,过度震惊导致他半晌都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你也觉得我这想法非常妙,对不对。”

彭海终于反应过来,睁大双眼惊呼:“李大人,你别闹了,现在怎么可能回得去!”

“怎么回不去了。”李浩不忿道,“咱们这才行了一个月不到吧,回去顶多也就个把月吧。”

彭海无语,组织了一下思路,然后耐心问:“李大人,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忽然之间想回去了?”

李浩苦着脸道:“唉,庭州多远啊,咱们这才走了十分之一吧,二十七天啊,才走了十分之一啊,出了关中后,陇右道的路有多难走你知道吗,又是山川,又是沙漠,还要过河,你知道吗,我这人最懒了,要我花一年多的时间赶路,不如一刀杀了我算了。”

李浩说得是真话,他这个懒癌患者非常讨厌赶路,哪怕是在未来世界坐大巴或者火车去其他城市,他都觉得很累,更何况唐朝这落后的交通,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和肉身分离了,这就是他最近焦躁无比的原因。

其实,这只是他打退堂鼓的表面原因,真正的原因当然是因为他怕死,庭州那里险象环生,他是真的怕去。

“李大人,你可别闹了。”彭海苦着脸道,“你现在若是回去,陛下肯定一刀斩了你。”

“我敢打赌!陛下不会杀我!”李浩犟着脖子望着他,彭海欲哭无泪。

正好这时,陆云和李元忠过来了,李元忠过来便问:“怎么了,彭海你为何哭丧着脸?”

彭海仿佛见到了救星,赶忙起身道:“你帮忙劝劝李大人吧,他要回长安。”

“什么!”陆云和李元忠齐声惊呼。

“李诗狂你疯了吗!”李元忠瞪眼叫起来。

陆云则大声道:“不能回去!你回去了便是抗旨!”

李浩见他们三人围攻自己,自己势单力薄,只能无奈挑眉道:“我也就随口说说而已。”

“说说也不行!”李元忠激动道,“你可知道这是抗旨,会被杀头的!”

“大唐律法我比你清楚。”李浩翻着白眼站起来,道,“我就是想说说,过过嘴瘾,咋滴了,这里我官最大,我就是要说,你能把我怎么滴吧!”

陆云、李元忠还有彭海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脸懵逼。

经历了这么一个小插曲,李浩发现自己心情居然美妙了许多,于是乎,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他心情一不好,他就凑到彭海或者李元忠身边念叨:“回去吧,咱们回长安吧,我想念我家的桑拿浴了……”

彭海和李元忠感觉这简直就像魔音入耳,满满都是负面情绪,心灵毒鸡汤,整个右骁卫都为此搞得萎靡不振,无精打采,要不是李浩是自己的上官,彭海真想把他军法处置,罪名就是扰乱军心,李浩现在相当于这个队伍的主帅,身为一个主帅,他居然带头扰乱军心,这也是没谁了。

又过十几天,队伍进入陇右道,在兰州补给一番,折向西北,渡过黄河,朝凉州进发,到了凉州的时候,李浩实在太累了,赖在凉州不肯走,整天念叨着回长安,无论彭海和李元忠怎么劝都没用,气得李元忠恨不得把李浩绑起来。

在凉州赖了三天,李浩闲来无事看地图,忽然眼前一亮,他在地图上看到了好东西,什么好东西呢,长城!

好长的一段长城,正好有一段经过凉州,然后往西北延伸,途径甘州,继续延伸,直到肃州,粗略一算,约有千里路程,千里路程啊!这对于懒癌晚期的李浩来说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发现啊,于是他兴奋无比的喊来了彭海和李元忠,指着地图问:“咱们从凉州登长城,然后一路直达肃州,你们觉得怎么样?”

彭海和李元忠闻言惊呆了,李浩一再刷新他们的三观,他们感觉迟早会有一天被李浩震惊死,接下来彭海和李元忠开始给李浩普及,长城是军事重地,没有皇命不得擅闯。

李浩掏出了李世民的任职圣旨,往桌上一拍:“没事!我有圣旨。”

李元忠:……

彭海:……

为了偷懒,李浩决意要借长城赶路,既然要借长城,那么必须先拜见凉州都督,李浩打听了一下,当他得知凉州都督姓名的时候,开心得嘴都合不拢了,因为这凉州都督居然是熟人,李大亮。

当初李世民发兵攻打吐谷浑,李浩从军于鄯善道行军总管李道宗麾下,而李大亮则是且末道行军总管,虽然李浩当时只是个从九品的陪戎校尉,与李大亮的军职相差十万八千里,但是勉强勉强又勉强地说,他们也是战友啊,对吧。况且,最后承天门前献俘的时候,李浩就在李大亮旁边,当时李大亮还夸李浩来着,说他年少有为什么什么的,李浩当时表现得也不错,挺有礼貌的,就是笑得有点敷衍而已。

得知李大亮就是凉州都督后,李浩赶忙备了一份厚礼前去拜见,来到都督府外递上拜帖,不一会儿,李大亮就亲自来迎接他,而且笑得非常开心,这绝对是相当给李浩面子了。

李浩见李大亮这么给面子,心里乐开了花,随李大亮进府。入客厅后,李大亮坐主位,李浩和彭海坐客位,李元忠和陆云站在李浩身后,没办法,谁让他们只是保镖呢。

李大亮见李元忠居然站在李浩身后,不禁讶然,问:“李将军,为何不坐下?”

李元忠尴尬笑道:“都督莫开玩笑,卑职现在只是诗狂大人的近身护卫,在二位大人面前,哪有卑职坐的地方。”

李大亮显然并不知道李元忠给李浩做保镖的事,一脸震惊地看向李浩:“诗狂,李将军怎会成为你的近身护卫?”

李浩微笑解释:“这是陛下的旨意,我也不好违抗,他虽然只是我的近身侍卫,可俸禄奇高,放眼大唐,俸禄最高的只怕就是他了,就连都督你都不及他。”

“哦?”李大亮闻言顿时来了兴趣,笑问:“他一年多少俸禄?”

李浩咂吧了一下嘴,故作淡定地道:“三万六千五百贯。”

“嘶——”李大亮倒吸一口凉气,睁大眼惊问,“此言当真?”

“骗你作甚。”李浩无奈挑眉,“不过这个俸禄由我来付,这也是陛下的旨意,没办法,谁让我有钱呢。”这句话说得很装逼,李大亮简直怀疑李浩就是来自己家炫富来的。

震惊了片刻,茶来了,让李浩感到欣慰的是,居然是自己发明的炒茶,没想到自己的茶叶居然已经传到凉州来了,可见自己发明的炒茶还是挺受欢迎的,李浩很欣慰。

李大亮端起茶杯道:“诗狂,我听说这茶是你所创,我甚是喜爱啊,现在一日不喝便觉得没精神。”

“哈哈,我也是。”李浩哈哈一笑,端起茶杯轻呡一口,不错,是新茶,他以为人人都像他一样,喜欢用陈茶待客。

李大亮也喝了一口,搁下茶杯道:“诗狂,你调配庭州的事,我听说了,庭州虽贫,但能在十八岁当上刺史,你是大唐第一个,哈哈,当日在长安献俘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是个人才,将来必定出息,你看看,我眼光还是很准的嘛,这才过了多久啊,你便当上刺史了,哦,还兼任庭州折冲都尉,都快赶上我了,哈哈。”

“呵呵。”李浩无奈陪笑,“李叔叔你就莫要调侃我了,庭州那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一穷二白,若不是陛下有旨意,打死我也不去。”

“诗狂此言差矣。”李大亮一本正经道,“以你现在这年纪,想要出仕,实在不可能,不过出任庭州刺史嘛,勉勉强强可以让那些朝臣们接受,有道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哈哈,哈哈哈……”

李大亮虽然熟读兵法,但孔孟之书读得少,这句千古流传的圣人教诲他只说出前半段,后半段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能哈哈哈,不然多尴尬呀。

李浩也只能尴尬陪笑,感觉尴尬症都快犯了。

李大亮干笑了片刻,又道:“你只要在庭州打熬两年,做出点功绩出来,陛下必会调你回长安,届时你自然水涨船高。”

“呵呵。”李浩敷衍笑了笑,心中暗忖,“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呢,亏你还是一府都督,心思这么单纯,事情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老子能不能活着回长安还是个未知数呢。”

“不管怎么说……”李大亮轻捋胡须,开心道,“诗狂你路过凉州能来拜访我,我很是欣慰啊。”

“其实也不是专程拜访。”李浩干笑道,“小子此次前来有一事相求。”

“哦?”李大亮挑眉一笑,摊手道,“诗狂有何事相求,但说无妨,只要我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一旁的陆云听到李大亮说出这话,不禁暗暗冷笑:“这都督还真是单纯,恐怕他还不知道李浩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绝对在你能力范围之内。”李浩笑嘻嘻道,“我想借长城一用。”

“什么?”李大亮瞪大双眼望着李浩,还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借什么?”

“借长城。”李浩笑容不减。

李大亮脸色变幻数次,忽然笑起来:“诗狂你莫闹,长城怎么借。”

“小子没闹啊。”李浩一本正经地道,“我这一路赶来,累成狗,然而庭州还茫茫远,小子体弱多病,两个月间竟感染风寒数次……”他说着还装模作样地咳嗽起来,看起来竟真是病怏怏模样。

“夏天还感染风寒?”李大亮狐疑地望着李浩,显然不太相信他的话。

李浩点头道:“没错,自从征讨吐谷浑回来,小子便病了,还因此落下了病根,只要过度劳累,身子便虚,邪风容易侵入。”

他身后的陆云听着他胡扯,心中暗暗道:“确实是有病,不过不是风寒,是懒病。”

“那这跟借长城有何关系?”李大亮蹙眉望着李浩,摊手道,“况且,长城怎么借?”

“借道,听说过吗?”李浩连连眨眼道,“我就借长城赶个路而已,李叔叔不会那么小气吧。”

醉卧花间.CS

作家的话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开着房车回大唐》的支持,这是一本轻松愉悦的书,然而逗比中有不缺乏热血,第二卷开始,将迎来热血的情节,更加起伏跌宕的精彩剧情在等着你,欢迎加入花间的书友群336757504,大家一起来交流剧情和阅读感受吧。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