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超神

第48章 诡谲

“你知道‘神手’的下落?”

这番话不是詹浮平问的,而是顾行问的。

对于陈广坤等人的身手,顾行已经不感兴趣,他现在仅对神鹰门的“神手”和其他功夫感兴趣。

原本今天说好分队各自去做事,但让顾行有些意外的是,周正霆、罗强、赵承济、陈广坤四人竟然不顾一切的聚在了一起,这让他之前的计划出现了变化,需要重新规划。在此之前,他没事做便跟着詹浮平一起来看看当初的那些背叛神鹰门的叛徒。

“你是……”

阿祥目光看向开口的顾行,目露疑惑。

“他是我徒弟。”

詹浮平开口道:“你怎么会知道‘神手’的下落?”

在来香港后,他调查过原先的那些仇人和门中叛徒的情况,得到的情报是,原先那些仇人都还活得好好的,甚至渗透入了香港的司法部门和各行各业,而神鹰门的叛徒却是奇怪的落魄无比,死的死伤的伤,阿祥在其中都还算好的,至少还有行动能力。

这让詹浮平以为“神手”肯定被陈泰胜等人得到了,可没想到反而是阿祥这些叛徒知道“神手”的下落。

“因为‘神手’当初是被那个疯子拿走的!”

再次提起那个人,阿祥眼底的恐惧不禁再次浮现,同时还伴随着深深的憎恨。

“谁?”

詹浮平和顾行眉头都是一皱。

阿祥一直嘴里的那个疯子似乎让他非常恐惧,而且听意思,他身上的这一堆脓包似乎都是那个人害的。

“他叫梁天择!”

阿祥恨恨说道。

詹浮平和顾行闻言,眉头皱得更深,因为他们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

“我知道你们没听过这个名字,我也是无意间认识他的,他就在香港,他就是个疯子!”

说着说着,阿祥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你们可以去香港大学找他!他是里面的副教授!具体我不知道,我只是个粗人!但你们去肯定能找到他!”

“噗!”

当阿祥激动的说完这番话时,他脸上的一个脓包突然破开,从里面流出脓水。

“啊!”

阿祥痛叫一声,下意识抬手捂住了脸,但因为动作幅度太大,他手上的脓包一个个也跟着破开,脓水夹杂血水流满了他的双手。

“杀了我!快杀了我!”

阿祥痛苦的叫道。

詹浮平和顾行后退了几步,皱眉看着痛苦无比的阿祥,忽然,顾行脚下一动,迅猛踹出!

“砰!”

一声闷响,阿祥被身形倒退,撞在楼道生锈的铁护栏上,巨大的力道让他控制不住身形仰倒,随后由护栏倒翻出去,从六楼摔了下去。

“嘭!”

“啊——”

楼下一声闷响,接着传来尖叫声。

顾行和詹浮平走到护栏前往下看,阿祥仰躺在地上,鲜血头部慢慢散开,但他的脸上却是一脸解脱后的安详。

“既然他告诉了我们‘神手’的下落,那么就成全他把。”

顾行淡淡说道。

詹浮平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深深看了摔下楼的阿祥一眼后,然后迈步向楼下走去。

“走吧,去找那位梁天择,我倒要看看阿祥当年请的到底是什么人!”

顾行没有说话,只是跟在詹浮平身后一同下楼。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一阵皮球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顾行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

身后走廊什么也没有。

但下一秒,顾行一怔,低头望向脚下,一个脏兮兮的皮球滚到了他的脚边。

他抬起头,原本走在前面的詹浮平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十米外,一个穿着泛黄白色睡裙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看着他。

阴霾的天,让空荡荡走廊显得很阴森。

“啪!”

一声响。

侧面生锈的铁护栏伸出一只沾染血水和脓水的手,抓住了护栏,随后,是另一只手。

两只手都抓住护栏后,一个砸破了的脑袋艰难的冒出头来,猩红的血和灰白的脑浆混合流了半边脸,刚才被顾行一脚踹下楼的阿祥爬了上来。

“为什么……踹我……”

低沉的声音从阿祥口中发出,他的喉咙中仿佛有什么卡着,声音不是很清晰。

顾行脸色阴沉了下来,蓦然想起了在灵棺村时遇到的诡异事情。

“为什么……踹我……”

阿祥再次低沉问道,同时他的双手连爬,有要从生锈的铁护栏外爬进来的趋势。

顾行见状,神情一狠,脚下猛地发力再次一踹!

“哐——”

这次顾行踹的是护栏,虽然已经生锈,但终究是铁,发出了很大声音。

伴随着声响,被顾行所踹的铁护栏骤然变形,连同下方扎根的那部分水泥也遭因承受不住大力碎开,惯性之下,阿祥欲爬进来的身形再次倒飞摔下了楼。

“嘭!”

又是一声如刚才那般摔下楼的响动。

顾行面色阴沉的转头看向前方的小女孩。便要迈步上前——

“啪!”

又是一声响动。

顾行身形一滞,目光再次侧望。

一只血水脓水夹杂的手,再次伸出抓住了走廊外的铁护栏。

这次顾行没等对方冒头,便直接一脚踹在了那只手上,大力直接将那只手抓住的生锈护栏踹断,再次摔了下去。

“嘭!”

又是一声轰响。

顾行迈步向前,向楼下望去,他倒要看看对方是怎么爬上来的!

然而下一刻,他的瞳孔猛地一缩。

楼下,三具阿祥的尸体分别各躺一方。

而这栋楼房本身,正有一个个“阿祥”从下方一楼顺着爬上来,密密麻麻,光是六楼就有七八个!

“啪!”“啪!”“啪!”“啪!”……

接连不断的声响,一只只血水脓水混流的手伸上来,或抓住栏杆,或抓住水泥,欲冒头爬进来。

“去你妈的!”

顾行大骂出声,身形连动,一脚又一脚的将快要爬上来的一个个“阿祥”踹下去。

“哐——”“哐——”“哐——”

“咵啦!”“咵啦!咵啦!”

护栏被踹断的声音,水泥被踹碎的声音,此起彼伏。

“阿行——”

“阿行——”

“阿行……”

喊声由远及近,空灵轻悠。

顾行猛地感觉到了手臂被什么束缚住,他一声低喝,右臂鼓劲,膨胀变大如常人大腿粗,而后用力往后方一甩!

“砰!”

一声巨大闷响,顾行感觉手中的束缚被甩开。

“阿行!!”

一声大喊骤然传来,顾行一怔,如梦方醒。

被他右臂甩出去的那份“束缚”所砸出来的闷响处,詹浮平正以半躺半靠墙的姿势,惊惧的看着他。

顾行愣愣的看着詹浮平,而后又看向走廊前方,脚下,侧面生锈的护栏。

前方那个小女孩根本不存在。

脚下也没有什么皮球。

侧面的生锈护栏一片狼藉,被他踹得护栏断裂,水泥破碎。

楼下一大批人聚集,站得很远的抬头望向这里,指指点点。

“阿行?”

詹浮平脸上仍有惊惧,见顾行停了下来,试探性的问道。

顾行怔怔看向詹浮平,问道:“刚才我怎么了……”

听到顾行开口,詹浮平松了一口气,回道:“你刚才忽然发了疯一样的踹过道栏杆,我喊你你像没听见一样,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说到后面,詹浮平眉头皱起。

“我……不知道!”

顾行皱眉回道。

刚才的诡异仿佛在灵棺村时一样,而且当时的他心头烦躁,对于情绪的控制很差,或者说根本没有,见到那一个个爬上来的“阿祥”,他只想将对方全部踹下去。

听到顾行的话,詹浮平眉头一皱,看了一眼楼下聚集的人群后,他说道:“先离开这里再说,警察恐怕快来了!”

顾行自然也看到了下面聚集的人群,他略微探身再次看了一眼楼下,阿祥的尸体仍然仰躺着,而且只有一具,这让顾行心下稍安。

之后,两人快速下楼,离开了笼屋。

“先上车,去香港大学找那个梁天择!其他车上说。”

詹浮平和顾行从笼屋后门出来,一边绕过人群走向街上之前开来的车,詹浮平一边说道。

“嗯。”

顾行微微点头,眉头深皱,仍在想刚才的情况。

那到底是什么?

这种诡异的事情他已经是第二次遇见。

他仔细思索,这两次遭遇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共同点。

“香港跟黔阳离那么远,这两次之间也没有共同点,发生的也没什么征兆,这到底怎么回事……”

顾行一边走一边想。

忽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似乎……太安静了!

他停下脚步望向四周。

原本热闹的街道上一个都人都没有。

刚才还走在旁边的詹浮平也再次消失不见。

楼房还是那些楼房,但空荡荡的毫无生气,在阴霾的天色下,四周显得无比荒凉。

“又来!”

顾行心头一阵烦躁。

突然!一股心悸油然而生,仿佛有危机生命的危险向他袭来!

来不及多想,顾行一声低吼,下意识的爆发最强战力!

九霄·进化!

轰!!

“咕隆咕隆!”

顾行身形骤然膨胀变大,由一米八几膨胀到了两米多,浑身肌肉虬结!

也就在顾行爆发最强战力后——

“轰嗡~~~”

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卡车鸣笛声传来。

顾行眼前一花,周围恢复人声鼎沸,一辆不断鸣喇叭的大卡车迎面朝他撞来!

左右X

作家的话
第二更在晚上,这次不说具体时间了,0点前后吧,可能前,也可能后。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