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宋锦绣

第80章 改变的开始

清晨,王松出现在了晒谷场,这里昨天晚上,专门被开辟出来,用于安放他们骑过来的马。

马太多了,六七十匹,村子里面虽然有一些临时养马的马棚,那也是为了主家准备的,最多容纳不足10匹马,这些太多了,必须寻找一个安全,宽阔的地方安放。

晒谷场就被选出来,围了四个出口之后,就是一个天然的马场,用临时安放是可以的。

苗家庄没有专门的马夫,只是有过几个临时经验的,在孙吉等人的指导之下,勉强的养活,真的要是长期的话,肯定会出问题。

王松也知道,虽然略微不舍,可是这些马也必须要处理,急切的话,还真的不好处理,稍稍不慎,就把真正的军马,卖出挽马的价格,那可就亏大了。

马是军马,又不是军马,是军马的原因,是因为他可以保证骑士骑乘着他,集体冲锋,不是的原因,也是上边没有打下军马的烙印的,这样标记,是证明军马同民马之间差别的根本原因。

说白了,这应该是一批黑户的马,是在庞大的军需的环节之中,被漂末掉了,由此可见,军中大势力的黑暗,也让,怎么处理都没有太大的问题。

北宋的大型牲口都非常贵,军马更马中的娇子,军马的价格,是远远高于普通的牲口,算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一匹驽马,它的价格跟一头牛相当,大概是10贯左右,可是驽马是驽马,驽马基本上跟耕牛做的事情是一样,甚至力量没有牛大,最多的是拉车速度快一点。

战马的价格,却不一样,最少是驽马的5倍以上,卖得好,差不多可以达到10倍,最高超过100贯的,也比比皆是。

拿丹木的那匹马,在京城,拿铁钉是上品马,高大,神骏,卖相也好,最少值250贯左右,丹木手下的战马,也是上上之选,每一批都是在70贯以上,就算是以70贯的价格出售,70匹马,就是5000贯,这是一大笔钱,甚至比土匪身上收获的也大。

可是要把他们都给卖出去,这不容易,能够买的起他们的,不是一股小的势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就只能够当驽马来卖,这就太亏了,可能只有几百贯,这让临时收获了数千贯王松来说,有些犹豫。

正对着马头疼,不知道什么时候,苗起从旁边钻出来,看样子,是来找王松的,看到王松正在愁眉苦脸,主动上前说道:“王总管可是想要卖掉这些马!”。

王松看到苗起眼前一亮,他就是从这个苗家庄,升上去的,在保州足足呆了15年,而且担任的又是京城苗家的外务管事。

苗家在后妃家族之中,很不起眼,一方面,苗淑妃的位份不高,又不是传统的高门大户出身,可是放在保州,也算是一尊大佛,这样的外务管事,就算没有在保州积累人脉,去了京城也应该的积累了不少的。

果然,苗起对于这一片相当的熟悉,只是解决六七十匹,剩下的就无所谓了,苗家庄这么大,把最好的几十匹马留下来,还是可以的,最多,培养几个马夫出来。

赵信在运河旁边,展现出了强横的能力,用仙术彻底的解决了他们的危机,面对着对手超强的实力,他们借助着一个个神奇的物品,不但挡住了,而且反杀。

仙术别的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凭空出现,必须花费足够的钱才可以,这就对他是一个巨大的制约,没钱就出不来,这笔钱,是要获得的。

苗起看到战马心中一喜,他还真的有渠道,他侄子,就在不远的天雄军做幕僚,管的就是军队后勤这一块,级别不高,却能说上话,这些70匹,可以留下15匹最为神骏的,剩下的可以给天雄军。

这比较合理,反正战马就是一路上的赶路用的,到了苗家庄,就不适合用了,苗家庄拥有大量的战马得到话,也会有些太引人注目了,二三十匹是正常。

当然,最终的数字确定为20匹,薛玉他们抵达之后,还要从中间挑选5匹留下来,剩下的都会送到天雄军,一共是75匹,想来这些神骏的西北马,会卖一个好价钱。

清晨,一个苗远就带着苗起的亲笔信,跟两个会起骑马的家丁,带着15匹马前往天雄军,天雄军就在保州的另外一侧,大概有40多里,骑马的话,很快就能够抵达,有苗起的信加上苗远亲自出马,不存在失败的可能性。

赵信睡得很沉,他拥有成年人的思想,可是身体却只是一个不足4岁的孩子,连续的争斗,特别是运河上面的一个晚上和之后的一天,他的身体也达到了极限,这种本能的反应,哪怕卡牌系统改善的身体,也无法影响这个本能。

一直到了日晒三竿,赵信才起床,看着高高的太阳叹息一声,屋子里面没人,王松不知道去了哪里,可是直线距离不超过15米的地方,严华就在那里待着,而几十米外的护墙上面,孙吉也是在箭塔之中,保证足够的安全。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身体基本上恢复了,可是精神相当的疲惫,经历了这么一个漫长的旅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面,历经艰险,算的上是心力交疲了。

回到宋朝,不能说让人兴奋,作为他研究的方向,在某种意义上面,是他最喜欢的。

历史上的宋朝,称之为封建社会发展到极高的程度,崖山之后无中华,这句话很多人认为是有些偏激,他却是认可的,崖山之后,元清是异族王朝,具备正统性,却不代表真正的皇汉,异族对中原文化有所继承,却有巨大的变化。

无论是元朝的四等人,还是满清的铁杆庄稼,从某种以上面,分成了两种族裔,两个阶层了,不单单是单纯的封建皇权跟相权的平衡了,那是两类不同阶层之间的区别了。

至于明朝,天子守国门,郡王死社稷,不纳贡不割地不赔款,浩浩之气,就气节上,比宋朝的皇室强大,可是明王朝的先天的缺陷,有无法解决的问题,一个财政问题,就困扰了明朝数百年,到最后,宋代超过千万贯的盐税,变成了可笑只有一百万两。

要知道明朝的盐价可是历史最贵,每斤高达三分银子,也就是300文左右,抛开铜价和银价之间的差别,就单从价值方面,明朝的盐价是北宋的5倍,可是盐税却只有十分之一,甚至还不到,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明朝逃出了多少税款,哪怕只是宋朝的一半左右,就是2000多万两,这足以解决明朝的财政问题。

有宋一朝,文官就没有受过文字狱,或者是大罪的,最多也就是贬谪,作为一个历史上最为优待知识分子的朝代,宋朝创造的一个盛世。

整个宋朝,诞生了苏轼这样的大文豪,诞生过唐宋八大家之中六位,也诞生过如同狄青,王韶,岳飞在内无双猛将,更诞生过二程这样的儒学宗师,这就是文化的力量,不但表现在文学上,同样表现在军事上。

这股不断发展,最终推升到中华最高文明高度朝代,被北方的野蛮蛮族给暴力的摧毁了,从北宋开始的小冰河气候,不结冰的贝加尔湖的开始结冰,也让原来繁盛茂密的草原,成为了一毛不长的荒地,北方蛮族南下,这不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是本能的推动,如果不南下的话,他们将会活不下去,在生存的压力下,开始为了生命而抗争,整个世界都受到了这股力量的袭扰。

哪怕他穿越到宋朝,也无法解决这个因为自然而产生的矛盾,那就只有增强自身,他是北宋最有为,也是在为时间最长的皇帝的唯一儿子,是天上赐给的最好选择,只要活着到成年,获得了储君的地位,一定可以逐步的发展,改变宋朝的局面。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这样的身份,天然的挡了某些人的路,为了走过这一条路,他们开始不择手段,在很长一段时间之中,赵信,必须要为活下去而抗争,改变就要从今天开始,他首先要拥有一股控制在他手上的力量,一股可以保护他,并且听从他命令毫不犹豫的力量。

十年残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