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自远方来

第94章 统治从土地开始(下)

对于一群拥有实权和土地的贵族们,想要整治他们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他们手中拥有大片的地产,同时还不断侵占周围的土地,依附在他们农庄的农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只能心甘情愿的成为佃户。

而依靠打猎为生的猎人们更是如此。没有猎场主人的许可不能进入猎场,昂贵的弓箭也是属于贵族的财产,只能依附于这些贵族们的名下才能苟活。

任何一个深林堡伯爵如果没有这些贵族的支持,他就征不到税,也就谈不上统治——即便是过去的塞纳家族,在这一点上也是一样的。

但只要是人,尤其是一群人,他们是不可能没有弱点的。

之所以要彻查和丈量整个伯爵领的土地,是因为在过去的近百年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农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不断的有新的土地被开垦,新的村庄被建立,人口也同样在增加。

而这些新开垦出来的土地,原本是属于那些开垦荒地的农民,只是被贵族们用各种方式给盘剥走了。侵占了更多田产的贵族们,也变得越来越强大。

同样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在那些猎场主人的身上,甚至更容易——没有弓箭,没有打猎的道具,再优秀的猎人也只能活活饿死。

而这就是洛伦的计划,通过丈量土地来确认这些贵族们的封地范围,将那些原本不属于这些他们的土地,重新还给农民们,或是收归伯爵的管辖之下。

这种举动无异是直接从贵族们身上割肉放血,但绝对会得到农民们的欢迎——也就是弗利德公爵所说的,让贵族畏惧,让平民爱戴。

等到成百上千的农民和他们的家人得到土地,就再也没有人会质疑鲁文·弗利德统治的合法性了。

鲁文给了他们土地,也就是他们唯一的担保人。为了守护自己的土地,这些农民们会拼尽一切,让这位深林堡伯爵能够永远统治下去。

不过这种做法必须足够的小心谨慎,一旦稍稍出现一丁点儿的差错,整个深林堡伯爵领就会一分为二,想要守住自己土地的农民将会团结在鲁文身旁,和想要夺回土地的贵族们血拼到底。

甚至情况会比这更糟——无知的农民们被贵族们鼓动起来,去反抗这位新伯爵的“暴政”!

那绝对不是洛伦希望看到的,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能够和平的完成过渡。杀戮永远都是不得已的手段,不到没有选择的情况下,都不应该轻易使用。

当然,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就必须够彻底,将所有叛乱者连根拔掉才行。

临近傍晚时分,年轻的伯爵才骑着骏马赶回了深林堡,虽然满脸都是疲惫之色,但依然无法掩饰眼中的兴奋和喜悦。

“怎么样,洛伦?那些贵族们都怎么说?”

安静的寝室内,坐在床边的鲁文一边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麦酒,还不忘了询问道:“我猜他们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对吧?”

“您猜中了。”看到鲁文那副期待的表情,洛伦不着痕迹的小小吹捧了一下:“事实上,现在还有不少人在大厅内等您,希望您可以收回成命。”

“那就让他们等着吧,我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会去见他们!”鲁文冷笑了一声,对于这些贪得无厌,而且还对他百般刁难的家伙,他是一丁点儿好感都没有。

说着还朝洛伦招了招手,笑着说道:“你也搬把椅子坐着吧,我说了不要那么拘谨,稍微随意一点儿,站在那儿我还得抬着头和你说话。”

轻笑了一声的黑发巫师也只好坐在他旁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麦酒:“这只是开始,他们是不会轻易投降的。”

鲁文点点头,他也清楚想让这些贵族们放弃到手的土地,究竟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亚伦爵士已经带人开始彻查了,三天之内城堡周围的土地就能丈量完毕,一个月之后就能完成全部的工作——我们必须加紧速度,绝对不能留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到时候所有深林堡的贵族们就必须做出选择——究竟是彻底接受这位伯爵的统治,还是为了保护手中的土地反抗到底。

而洛伦之所以坚持要加紧速度,更重要的还是抢时间。冬天已经到来,如果不能抢在明年春天之前,将整个改革完成,或者尽可能完成一部分,那就功亏一篑了。

等到了农忙时节,农民们就不会再对这项改革如此热情,他们要为了来年的口粮辛勤劳作,再想将他们鼓动起来那就太困难了。

“一切顺利的话,在这个冬天结束之前,城堡周围的农民就能分到一部分土地,而剩下的就要看那些贵族们究竟配不配合。”带着些许推测,黑发巫师举杯说道:“如果不行,那就只能请亚伦爵士用一些比较强硬的手段了。”

“他们绝对不敢!”信心十足的鲁文一饮而尽,然后看向站在角落里的侍从:“你觉得呢,塞纳家族会有什么不满吗?”

“我?”瞪大了眼睛的侍从指着自己,鲁文和洛伦纷纷回过头,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威尔·塞纳露出了几分畏惧的表情,既不敢不说又好像怕自己说错了话,支支吾吾的连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不用担心。”看出他有忧虑的洛伦安慰道:“不论你说什么,除我们之外,都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好吧……”

汗如浆下的侍从点了点头,像是十分为难一样:“其实……伯爵大人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塞纳家族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在做了,只是从未成功过。”

“每一代的伯爵们都曾经试图从贵族们手中收回新开垦的土地,但每一次都失败了。他们总是会利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阻挠,让塞纳家族功亏一篑。”

洛伦点点头,这也不难理解,任何一个领主都不希望自己的封臣们太强大,会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

而现在塞纳家族之所以会站在鲁文的对立面,完全是因为他抢走了伯爵的头衔,所以他们也只能和自己的亲信在一起,顾不得原本的利益了。

“所以如果您也这么做的话,绝大多数塞纳家族的成员,应该是不会反对的。”威尔·塞纳小心翼翼的说道:“尤其是巴里爷爷,您其实应该和他合作的。”

“我会试试看,毕竟他也算是我的外公。”鲁文点了点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侍从:

“可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和塞纳家族为敌,尤其是和巴里·塞纳为敌的时候,你会选择站在哪一边?”

威尔的表情更尴尬了,让他选择究竟是支持鲁文,还是支持自己的家族。面对着年轻的伯爵那双狮子似的眼睛,目光躲闪的侍从左右为难。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侍从咬了咬牙,猛然抬起头:“我是您的侍从,按照传统,我将会对您全心全意的忠诚!”

年轻的伯爵表情有些诧异,但很快便露出了笑容,高兴的站起来给侍从一个熊抱。

“我一向不喜欢随意许诺,但对愿意向我效忠的人,我会给一切他们想要的。”鲁文信誓旦旦的说道:“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神色有些激动的威尔·塞纳低垂着头,像是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样。年轻的伯爵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坐在后面的洛伦微微侧着头,表情多少有些古怪,漆黑的瞳孔里满是诡谲。

一个连家族都能背叛的人,真的能相信他的忠诚吗?

空痕鬼彻

作家的话
这是第二更!感谢“daoywmo”书友的打赏!
今天是端午节啊,好想吃粽子啊~~请大家尽情的打赏我吧,当然票票什么的也要,空空不挑食的!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