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师自远方来

第66章 各怀鬼胎的人(二)

洛伦“温柔”的声音把帽子彻底吓坏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提心吊胆加上差点儿被掐死的经历,已经让这个男孩儿不堪重负,缩在墙根几乎快要哭出来。

“你瞧,作为曾经相互合作过的伙伴,我非常乐意保护你,并且暂时给你一个安全的住所——不过很可惜,你似乎在利用我的这份友谊,来为你的新主子谋利。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待你这位背叛了我的朋友呢,帽子?”

“我、我不知道!求求您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只要您别杀我,怎么着都行!真的,怎么着都行……”

帽子已经彻底被吓傻了,除了哭之外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眼泪夹杂着鼻涕弄得满脸都是,抱着脑袋连看洛伦一眼都不敢。

“你这让我很难办啊,帽子。”洛伦叹了口气,递给男孩儿一张手帕:“如果我真想把你怎么样,你觉得我会等到现在吗?”

“那、那么说……”一边拿着手帕擤鼻涕,男孩儿用红肿的眼睛看着洛伦,目光中满是希冀:“您不会杀了我?”

“视情况而定。”洛伦微微一笑,然后帽子又哭出来了。

很好,哄孩子不是自己的强项。

“不过现在我还不打算杀了你——毕竟这么做有什么用呢?”洛伦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如果你能告诉我更多的情报的话。”

一说到这个,男孩儿立刻紧张得拼命朝身后躲,哪怕明知背后就是墙壁:“不、求求您千万别,除了这个什么都行!真的,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杀了我都可以!”

“别紧张,冷静——你在维姆帕尔城堡,这里有整个公爵领最厉害的巫师。”洛伦赶紧安抚道:“不论那位卡兰先生对你做了什么,我们都有办法。”

“原来您都知道!”帽子差点儿叫出声,但还是摇了摇头,神色无比的惊恐:“没用的,我已经没救了,换成谁来都没救了!”

“他给你下药了?”

帽子绝望的点了点,声音越发的颤抖:“那、那位先生给我喝了瓶东西,其实挺好喝的,而且喝完了还能做好长好长时间的美梦,那梦特别真实。喝进嘴里的,吃进肚子里的,手里攥着的,都和真的一样!”

“但喝过之后,才一个月我……我感觉自己就快要死了,是比死还痛苦!”帽子的表情愈加恐惧:“头都要炸开了,身体好像被千万只虫子咬,但就是没有死,而且还活的好好的,想死都死不掉!”

“那位大人答应我,说只要乖乖听他的话,他就会再给我一瓶。否则、否则就会和那个家伙一样,被点着了,然后开膛破肚……”

迷幻药剂……洛伦当然知道这种东西,这种低等炼金药剂的原理就和冥想或者深层梦境一样,通过极少量的虚空力量来促成强烈的致幻效果。虽然简易但因为材料难找所以价格也很昂贵。

看来这位卡兰大师还真是了下血本,这东西可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也难怪帽子会这么怕他,恐怕已经上瘾了。

“不用担心,只是普通的迷幻药剂而已,治疗起来并不困难。”洛伦安慰道:“并且如果你真的很喜欢那种感觉……其实配置这种东西比你想象的还简单。”

“真的?”帽子有点儿将信将疑。

“那就让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洛伦慢慢站起身来,指着教堂最前面的圣十字雕塑:“还记得你刚刚做了什么吗?我猜卡兰先生让你把这个小挂坠放在那个凹槽里面,对不对?”

帽子点了点头。

“看起来没什么难的,只是他忘了提醒你几件事。”洛伦十分平静的说道,像是在谈论昨天晚上的早餐:“这个挂坠其实是一个魔法物品,一个‘钥匙’。而那个雕塑其实是一个机关,等到你把它放在上面机关就能打开——然后你的脑袋就会四分五裂!”

“真的?您在骗我吧?!”帽子显然不相信。

“你尽管可以试试。”洛伦笑了出来,把挂坠递到男孩儿面前:“相信我,你一点儿都不会感到疼!”

这种强力的机关,如果不是精神殿堂极为强悍的巫师,或者拥有超人的意志力根本承受不住,虚空力量的冲击一瞬间就能将帽子的脑袋炸成碎西瓜。

“那、那我该怎么办?”不管是不是相信洛伦所说的,帽子都清楚现在自己没有退路了——只要一走出去,这里的巫师们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洛伦老爷,求您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尽管放心,只要还有我在,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你。”重新躲在帽子身边,洛伦小心翼翼的拍拍男孩儿的肩膀:“只要你不在背叛我,我就会尽我所能的保护你的安全。”

“不是对学院,也不是那位卡兰先生,而是我。帽子,我需要你对我忠诚,全心全意的忠诚。”

并不清楚是什么的帽子,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怔怔的看着洛伦那十分具有欺骗性的笑容:“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给你第三次的机会,明白了吗?”

“明、明白!”

“那现在我们就赶紧离开这儿吧。”洛伦立刻露出了欢快的表情,伸手把帽子从地上拽起来:“回去睡个好觉,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男孩儿当然不会反对,强颜欢笑的给在洛伦身后,走到门口,轻轻的打开了门栓——两个身影正一左一右的站在教堂门外,等候他们多时了。

“晚上好,洛伦,还有这位小先生。”伯多禄微笑着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只是旁边道尔顿那冰冷的目光让这份努力实在是没有什么改善。

“晚上好,院长大人,还有导师。”洛伦立刻谦卑的鞠躬还礼。然后拍了拍帽子的后背:“能麻烦你先回去吗,帽子?院长他们可能有事情找我。”

“哦……好、好的!”立刻反应过来的男孩儿赶紧点了点头,用看救命恩人的目光看了洛伦一眼,然后飞快的逃走了。

教堂门外一下子只剩下三个人,气氛再一次变的尴尬了起来。稍稍叹了口气,洛伦背起双手将目光转向道尔顿:“我记得您答应过我,不会再对我监视了。”

“请不要为难道尔顿,孩子,这是我的主意。”伯多禄立刻揽了下来,满怀歉意的说道:“并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这件事实在是太重要了,我们必须知道那位卡兰先生究竟知道多少。可以告诉我们,那位叫帽子的小先生都告诉了你什么吗?”

“当然。”洛伦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那个叫卡兰的男人给帽子灌了一瓶迷幻药剂,并且以此为要挟手段,让帽子替他卖命,寻找某样东西。”

“真是一个手段低劣的恶徒,巫师当中的败类。”推了推单片眼睛,面不改色的伯多禄继续问道:“那么,他究竟想要找到什么东西呢?”

“不是很清楚,但应该和某个‘机关’有所牵连——这仅仅是我的推测。”随手在身后的口袋里摸了摸,将那个烧毁的圣十字挂坠递给了伯多禄:“不过之前在古木镇的时候,我曾经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恐怕和帽子到教堂里要寻找的东西有所关联。”

接过那已经烧毁的挂坠,伯多禄和道尔顿面面相觑,目光之中明显透露出了什么。而洛伦则是多少松了口气,如果不是之前留了一手,今天晚上就很难交差了。

“你做的很好,洛伦,甚至可以说非常好。”沉默了半天,伯多禄才说出这句话:“那么那个叫帽子的孩子……”

“他已经没什么威胁了,倒不如说他身后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威胁。”洛伦摇摇头:“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得到什么,但有件事情是肯定的。”

“他马上就要动手了,我们得做好准备!”

空痕鬼彻

作家的话
嗯……喜欢的就请多多收藏吧,或者在评论区吐槽空空也可以。
另外…空空现在状态挺好的,很有动力,真的~谢谢大家的支持,咳咳咳~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