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游录

第54章 任务再现

意大利,萨丁岛外海域的一座快艇上,一个金发男子背着一个剑盒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傻乎乎的笑道。

“呀啦呀啦我们的「非王之王」终于加冕为王,那么让我们来打一场吧。”

说话间男子脸上那原本傻乎乎的表情变得锐利,展现出独属于战士的锋芒。

这位看起来傻乎乎的男子正是弑神者世界的剑之王,萨尔瓦托雷·东尼。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管家服的男子从船舱里跑出来到东尼身后打了个礼道“报告,王,情报组说新王已经离开,萨丁岛。”

东尼转过身看着依旧行礼的老友无奈道“安德烈·里韦拉你就不能不要这么麻烦么,随意点。”

安德烈并没有因此抬起头反而将头弄的更低道“这怎么可以,我身为臣下必须时刻维持王您的威严。”

对于自己老友的行为懂你已经习惯了只能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赶紧把新王找出啦,我的肩已经在颤抖了。”

“是”安德烈当即退下去吩咐情报部寻找新王的下落。

而其他势力或王也因为各种原因寻找王羽。

可惜王羽所处的位置不知被夏羽添加了多少种或高或低的隐蔽法阵,若是这么容易就被找到「密之贤者」的‘密’早就被去掉了。

朝阳初升,漫天紫气被王羽直接掠夺增进修为,淬炼肉体精神。

待紫气全部消散后王羽的周身五行弥漫形成一个天然的五行大阵,王羽的五脏也同样在吞吐五行之气。

正常修行真气应当在超凡初期化作真元中期融天罡地煞化作护身罡气,后期罡气辅真元开启周身360周天窍和五大隐窍为结丹做准备。

可王羽直接摆脱常识自成一格初期便凝聚反哺境的法力,中期直接开心、肝、脾、肺、肾五窍,让五窍吞吐五行在周身构建五行阵法护身,可攻可守而且五行轮转生生不息,现在王羽光续航能力就不比地仙差了。

王羽缓缓收功正打算回去好久没出现的任务系统再次有动静了。

叮,主线任务《清算因果》,任务要求:至少打败3个不从之神与3个弑神者,任务时限:无,奖励:特殊功法《刃禅·轮回*解》,失败:特殊功法·红尘鸳凤诀

叮,特殊任务《帝国后勤1》,任务要求:占领此界,化作帝国培养仙神级战力的基地,任务时限:无,奖励:无阶奇物·三千大道盘,失败:强制送宿主到一个众神林立之地。

惩罚变成失败王羽被在意毕竟系统本质上和他一体的以前有惩罚纯粹是要督促他罢了,现在不要督促直接给失败的东西,现在任务系统本质上就是给王羽一个大方向防止他走弯路的程序。

从第一个任务可以看出自己截胡了草稚护堂的机遇沾了因果需要清除,而红尘鸳风诀应该就是红尘功法了,至于红尘功法是什么以后再说。

知道自己接下来给做什么当即弄一把飞剑送回去。

飞剑一来到华夏便化作飞鸿飞到露露身旁。

露露刚睁开眼飞剑便爆开化作一道白光落入露露眉心化作一道信息洪流。

吸收完信息洪流露露当即进入第二世界的议事堂召集群臣。

在这一刻凡事有资格进入议事堂的人不论在干什么哪怕是正在和老婆**(静音,以后不说了)也飞快的进入第二世界的议事堂。

整个华夏的基调就是“举贤不避亲,能者升,庸者下,宁缺毋滥”可以说凡事有资格进入议事堂的不论基本上都是华夏目前某个领域的巅峰人物并且忠于华夏的人。

目前华夏有两大顶尖机构一个是议会负责国家日常运转另一个便是议事堂,某方面来说议事堂的权力还要高于议会只是平时基本不会启动罢了。

如今他们平时只有每月总结和年终总结才会出现的全王陛下召集他们到议事堂开会所有人都明白这代表什么。

他们的真正掌控者有命令传来了。

坐在议事堂的主位露露一手撑着脸颊一只手放在桌面上以心脏的频率敲着桌子。

没多久其他座位品控出现各种各样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甚至还可以看见一个穿着哥特萝莉装看上去萌萌哒的10岁萝莉。

可不要小看这里任何一个人就像之前说的能有权限进入这里的都是华夏目前的顶尖人才,哪怕那个小萝莉也是除芭芭拉三人外的第一杀手。

所以说如果你相信情报组织只负责收集情报那你真的太甜了。

待所有人都到来时露露才一脸正色的说道“国师找到合适的目标执行万界帝国计划了。”

“华夏永恒”在场的人都发自内心的激动,从他们进入议事堂开始就期待着这一天,这一天终于来了。

“吭”一声手拍桌子的声音从露露身旁的娜洁塔手中传出,同时一股威压压向众人。

直接给众人火热的内心撒上了一盆凉水,众人也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地方若无其事的正坐。

露露见大家的情绪冷却下来后直接虚空操作了几下,所有人面前出现了一个虚拟屏幕放映着信息然后道“这是那个世界的信息,我们要做的就是制定战略与准备接收那个世界并且准备相关法律。”

“这个世界不错国师把它定位成后勤兼人才培养果然是有道理的。”

“这个世界以弑神者为王,每个弑神者都相当于超凡境界但战力最低都是超凡顶尖所以我们应当派遣一些人去弑神。”

“这个世界的主流是人族让他们登记身份证还有建立城市······

露露刚把决定说完地下的一群人就把一切搞定了,有些人还嫌不够还借助第二世界的智脑模拟各种情况并把对策想好了。

这就是露露为什么平时不管事的原因根本没必要说什么他只需要盯着他们有没有反叛就好了。

与此同时王羽走在日本的街道上来到了一个神社外。

看着神社的模样王羽不由得想起记忆中那个怯生生却在他离开时鼓起勇气和他拉勾勾做约定的身影。

他终究不是无情无欲的神明也不是太上忘情的仙人,他不会因为自己和夏羽是两个个体就无视这段记忆,也不会因为两人实为一人就彻底接纳这个记忆,他需要一个理由去接受或者摆脱这个因果所以他来到了这里。

王羽身上做着夏羽平时的隐藏装扮如同普通人一般走进神社,不与其说变成普通人不如说是把自己的存在给掩饰起来了。

存在主宰——存在遮蔽

某方面来说存在规则不比时空和因果差只不过很少有人参悟罢了。

在没人看见的情况下王羽直接让此地的一切忽视他的存在走到那个‘熟悉’的庭院。

入眼一个少女有节奏的清扫院子,少女身穿上白下绿的巫女装,棕色的及腰长发只在末尾棒了个蝴蝶结。

王羽从对方的气息中读出认真、坚毅、纯真却灵慧的感觉,让人感觉很舒服。

看着对方与之相关的记忆悄然间融合,神通也逐渐停止运转存在也不在被掩盖。

少女若有所觉转过头看着那记忆中相似风格的打扮眼中弥漫出水雾道“密走里外,与吾相约。”

熟悉的话,字正腔圆的汉语王羽明白对方一直记得这个约定同时用东京腔说道“明得真我,续汝因果。”

“你是谁。”少女的眼泪从眼角落下有些复杂仿佛伤心又仿佛欣喜。

“我姓王名羽,这个世界的人称我为密之贤者,你呢。”

少女90度鞠躬道“我是媛巫女,万里谷佑理”

自写自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