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社长的小雏菊

第12章 失去一切

手术术台上。林妈妈的脸在无影灯的照耀下,更显苍白。白色床单白色布袄,白色的墙壁,穿身白色褂子的护士忙碌着。她们将林妈妈抬上车就往外推。

林茉茉以为她此时不去看看妈妈,以后便再也看不见了。她不顾一切地往那片白色里挣。几个护士喝住她。

“小姐。病人需要安静,她还需要去做一些检查。请你让开。”

“什么?我妈妈她。她没有。。。”林茉茉傻了,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手舞足蹈跳起来。

“妈妈,妈妈。我是茉。你看看我呀。”林茉茉追着护士推走的床车,大声呼唤。奈何林夫人却是连眼睛也不眨一下。林茉茉垂头丧气地跌坐在地上。

“你妈妈应该是昏迷了。”司徒昊走近她身边,不咸不淡地开口。

“昏迷?你是说,她睡着了吗?”林茉茉回头。楞楞地望着司徒昊。这家伙的脸上这会儿竟有难得的严肃。

“也可以说是睡,只是,她这觉,睡得非常沉。”

这个笨蛋,连昏迷也不懂,看她妈妈的样子,应该还挺严重。可怜的小东西。

司徒昊在心里感叹,他曾经也有过这么恐惧无助的时刻。十年前。她的妈妈在他面前死去。而那时候,他甚至连说个话的人都没有。他一个人,守了三天。三天后。他突然变得成熟。过去玩劣的他已经随着亡母一起死去了。外面的人说现在的司徒昊,是一个连魔鬼也害怕的男人。他们说是他害死了母亲。司徒昊忍住躁动,每次一想起这些,他就无法控制自己。

下午,律师楼发来信函,林家大宅因为起火而毁于一旦,保险公司还在调查中,而且伤者顾雪倩已经于两日前与林承泽先生办理了离婚手续,而林承者本人还在日本,因此,调查将放慢进行。

林茉茉一个人坐在林家大院的石椅上。这片院子。她生活了四年。这四年中的每一个夜,都是噩梦。而现在,连这个噩梦都没法继续做下去了。

她问自己,她恨谁,恨爸爸?可是人人都有选择爱情的权利。

恨妈妈?她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她只能恨自己。恨自己的逃避,也许早些挑开他们之间的纠结。或许今天的家。不会是像眼前这样。一堆废墟。

而此时此刻,她还有什么?她什么都没有了。妈妈被判为严重脑损伤。也许明天她就醒来了。也许,她永远不会再醒来。

也许。

不,没有也许。

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她只是难过,爸爸怎么会这么绝情。为什么在知道妈妈的事情之后。他还能和那个女人在东京度假。这太可笑了。相处近二十年的两个人。下场竟是这样。

这世上,还有谁可以相信呢。爱情,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林茉茉从心底发出一声冷笑。

栅栏外面,司徒昊有些不忍。从他跟踪着来。已经整整四个小时了。这野东西竟然四个小时也没有动一动。这让他很不放心。从德国客人的谈判桌上不顾一切的跑掉,就只是因为白烨说林茉茉回了家。

林家。还是个家吗?连他这个外人也替她可惜。

他只是担心。担心他的小保姆,

对。她只是他的小保姆。

“绍恩,你过来一下。”合上手机。司徒昊终于吐出一口气。此时的她需要一个她内心想要的伙伴陪着。可显然。自己不是。很不情愿地启动了车子。司徒昊悄悄离去。

浅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