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欧诺传说

第56章 情思

为了你我追随到今世,

不悔当初的那个举止。

轰轰烈烈的震撼一幕之后,原本的婚宴,在一阵阵唏嘘声中落下了帷幕。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复杂难熬的。

谁都没想到,在东方崇峻的大婚现场,会出现一个和东方凝洛一模一样的雪毓羽。是巧合还是真实?

新娘因为目睹如此的场面,目睹自己新郎心里眼里只有别人,支撑不住,被早早的送入洞房。

东方崇峻等人本想追着夜燎而去,但是被东旭皇帝的话制止了。

皇帝说:“你等冒然前去有何意义?下令封锁皇城!等明日,诸位都到洛神宫去,想必自然会有答案!崇峻,今日你大婚,无论如何不可失了体统,九公主是凝洛的堂姐!若是凝洛在世,知道你如此对待她的堂姐,怕也不会开心。当然,诸位心疼凝洛,朕也同样。但须稍安勿躁!”

于是众人才心怀疑虑的回到各自的别院。但是在谜底揭晓前,注定是要失眠了!

东方崇峻彻底的崩溃了,如果失去凝洛,让他痛不欲生。那如此的再见,不但让他情何以堪,更让他万劫不复。

那种对凝洛的背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可是天知道,他会麻木地接受这样的安排,其实是为了可以完成自己作为太子的职责,可以了无牵挂地去陪伴他最爱的凝洛呀!

皇帝和皇后以及长公主东方倾城对于刚才一幕的震惊,绝不亚于任何人。对于他们来说,凝洛是心中永远的痛,永远最在意的亲人,也是永远的骄傲。如今一个一样的人出现了,却是在东方崇峻的大婚,让他们有一种对不起崇峻,对不起凝洛的感觉。毕竟若是没有白城那一战,凝洛才是东旭的太子妃,崇峻的妻!现在,或许只能感叹,造化弄人。毕竟南星的九公主已经进门啊......

新娘一个人坐在红色的新房中,暖暖的灯火,暖暖的颜色,映衬的却是冷冷清清的的房间,空空荡荡的心。

深夜了,外面的喜宴怕是已经散去了。

她呆呆地坐在床沿,苍白美丽的脸,落寞的神情与喜庆的红色,格格不入。她在等,等一个希望,希望那个一见倾心的人可以回来,哪怕是只看她一眼......

门开了,她激动的抬起头。然后又失望地低下头。来人一袭青衣,知性冷艳的脸,高挑的身材,她知道,这冷艳的女子是东方崇峻身边的亲卫青鸟。

青鸟后面跟着两个丫鬟。

“公主,让奴婢伺候你歇歇吧!”身后的小丫鬟柔声说。

“公主?呵呵,我已入了你太子的府邸,你们却还叫我公主?呵呵!”眼中满是凄楚的泪。新婚之夜,上演如此一幕,悲啊......

“奴婢失言!”两个丫鬟迅速跪下!

青鸟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起来吧,怪不得你们。”九公主,莞尔一笑,却是泪流满面。她不是一个吹毛求疵、骄纵之人。

两个丫鬟上前,扶着她在镜子前坐下。轻轻取下她头上的凤冠,退下红色的喜服。拭去脸上精美的妆容,露出雪白,却忧伤木然的小脸。

青鸟走上前,拿过丫鬟手上的梳子,一下一下地梳着九公主长长的黑发。

“青鸟,你跟着殿下多久了?”九公主看着镜中的自己和青鸟轻声问。

“很久了。”青鸟淡淡的说。

“那是多久?”

“从青鸟五岁起,就是为殿下而活的。”她淡淡地说。

“那凝洛呢?她是怎样的人?”

“小公主是绝世的人。品性、才貌都是无双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殿下很爱她吗?”明知答案却还是情不自禁的问。

“很爱,从小公主五岁起,殿下就是为她而活的。”

“呵呵,你为殿下而活,殿下为凝洛而活。好呀,真的好呀...”泪汹涌而下。

“公主,恕青鸟直言,您嫁入东旭就该听说了白城的事,也该知道殿下的心。如今,更应该拿出勇气,不是吗?”

“青鸟,你叫我如何面对?是,我知道一切,知道殿下的心早已给了那个陨落的人。可是我管不住自己,随着皇兄送走凝洛的玉棺时,我第一次看到了马背上的殿下。”

九公主水汪汪的眼睛满是憧憬:“那时候的他,一袭黑色,俊美刚毅如同天神。当他小心翼翼与其他几人执起那玉棺时,我看到了他的眼泪,滴在玉棺上。那一刻,我希望自己是那棺中的人。可以让那么傲然绝世的男人为自己流下眼泪,死都值得。”

“从那天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义无反顾的来到了这里。只为了他可以看我一眼。哪怕没有爱,只要是真心的一眼。我都愿意。”

泪继续肆虐她的脸庞。

青鸟听了有点意外。放下手中的梳子,轻轻伏住她的肩头,道:“很多时候,很多事都是无法勉强的。但至少,你可以站在他身边,就不很多人幸运了,不是吗?”轻叹一声,继续说:“公主,唯有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才能让自己免于过多的困扰呀。”

“青鸟,你真好。”真心的说,青鸟怕是自己到东旭的第一个朋友吧。

“公主,给殿下点时间吧。总有一天,殿下会真心地看你一眼的。”

“是呀,他和凝洛也是苦呀。比起凝洛来,我或许是幸运的吧,怎能再多奢求什么呀。”

“一切都会好的,公主。”

“别叫我公主了,叫我琬玥,南宫琬玥。”

“好....琬玥,你早点歇着吧。”青鸟道。

“我睡不着,青鸟,你能陪陪我吗?”

“好。”青鸟在她边上的位置坐下。

“殿下现在会在哪里呢?”琬玥看着窗外的明月问。

“洛神宫吧。”青鸟若有所思的说。

“他一直都在那里吗?”

“自从....那里就是他的寝宫。”眼中满是淡淡的愁绪。

琬玥看到了青鸟的悲哀,那种和自己一样的眼神,爱,却得不到,又压抑的眼神。她了然地轻轻搭上青鸟的手:“青鸟,你也爱着殿下吧?”

青鸟一惊,却又迅速回复平静。自嘲的一笑:“青鸟是为殿下而活的......”

琬玥淡淡而平静的看着青鸟:“我们都是为他而活的。”

是呀,她们都是为他而活的,不计得失,甘愿守候。

两个女人,两颗心,看着窗外的静夜,屋内的喜红,寂寥的陪伴彼此,用期待,一寸寸煎熬自己的心......

宫毓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