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为大:相公要听话

妻为大:相公要听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才躺下没多久,冷幽然便睡着了,只可惜夜晚该有的平静很快被打破。

当冷幽然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的房间里似乎多了一道浓重的喘息声,而且她还闻到了一股好大的血腥味。

朦胧地想睁开睡眼,只听外面家丁喊着‘抓贼啊’。漠家来贼人了?偷银子?

不知为何,冷幽然心里一阵慌乱,很明显那个贼人来到了她的房间。

家丁、护院举着火把从冷幽然的房门前走过,这时突然一个黑影朝着冷幽然袭来。

冷幽然吓得拿起枕头砸向那个黑影,却被黑影躲过。

黑影来到冷幽然的大床上,躲在冷幽然的身后,他一只胳膊用力勒住冷幽然的腰,另一只手捂着冷幽然的唇。

“警告你,别出声,不然的话……”森冷的语气,仿佛是来自于地狱的勾魂使者。

紧张的气氛,浓重的血腥味,窒息般的喘气,压抑着冷幽然的心。

“夫人!夫人!府里来了贼人,您可有看见。”护院于冷幽然的房门口问着,不敢冒然进入。

黑影低声在冷幽然的耳旁说着,“你该明白怎么说。”

冷幽然点点头,然后就感觉到自己嘴上的力道松了不少。冷幽然呼了一口气,“我没事,你们去其他地方找贼人吧。”

听到冷幽然的话,护院也没多想为什么自家夫人这么久才回答,而是带着其他人到漠家另外的地方搜查。

“你不怕我?”黑影冰冷的气息,像那雪山上千年不化的积雪。

今天换作是其他女人,身体早就吓得瑟瑟发抖,然后梗咽不止。可他怀里的这个女人,既没害怕的发抖,还镇静地把护院调开,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自己会因此丢了性命。

“你不会杀我。”冷幽然淡淡的陈述事实。虽然她看不到自己身后的人长什么样子,并不表示她失去了所有的感知。

从刚才黑影扑上来的身手判断,此人武功必定很高,不然护院也不会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

所以,单想要银子,身后的男人办起事来轻而易举。

不管黑影想要什么,只要她没看到黑影的真面目,她的性命就无后顾之忧。

他要的是漠家的东西,而不是人命。反抗并不是保命的唯一出路。

“呵呵,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你这种有趣的女人。”黑影笑了一声,可戒备却没有松懈半点。

这话冷幽然听的不乐意了,冷幽然眼睛一眯,找准黑影受伤的地方,用力给他一肘子,身子向前倾,一个反身,脱离黑影的钳制。

“想不到,你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女人不是玩具,别拿有趣形容她。

黑影被冷幽然一击,气血上涌,口吐鲜血,那地上的血竟然是黑色的!

他中毒了,漠北果然厉害!

借着月光,冷幽然终于算看不清一点闯进她房里的人。

那男人一身黑衣打扮,面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星光四射的眼。

那双眼如同是寒潭深渊,让人只看一眼,便深陷其中。那一双世上最美好的黑曜石反射着厉光。

冷幽然看着那双眼睛总有种身陷在黑夜的森林一般,神秘、深邃。

冷幽然坐于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跟我做个交易吧。”

黑衣人手扶着左肩,对冷幽然的话嗤之一笑,“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交易,对于我而言,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

“第一,我说过,你不会杀我;第二,如果你真要杀你,你也会死。”她是生意人,最不会做的就是赔本生意。

“哈哈哈,笑话,你凭什么认定你死了我也活不了。”黑衣人狂肆一笑。

“就凭你身上的伤。”冷幽然淡然一笑,“伤你之物上有剧毒,名为七日香。中此毒者,若找不到解药,七日必死。但是他的身体会随着毒性的增加而变得沁香无比。”

“你的伤口上,不用我说,你应该也闻到了一股花香之味,七日之后,你若找不到解药,那么毒会侵噬你的全身,让你毒草发身亡,而后,你散发着花香的身体会招来蛇虫鼠蚁,啃噬你的尸体,直到你变成一堆枯骨为止。”

黑衣人沉默了,因为他也知道七日香的厉害,只不过制出此毒之人未能制出解药,便先亡故了。

因而七日香成了无解之毒,中之必死,但他还不能死,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你有办法解?”黑衣人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眼前的女人能解七日香的毒。

“是,我有解药。”冷幽然放下茶杯,看着黑衣人,她有七日香的解药也纯属巧合之遇。

其实制七日香之毒的毒圣当时并未归西,但他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

在冷幽然未嫁给漠北之前,正好遇到了末日之昏的毒圣,毒圣觉得冷幽然与他有缘,毕竟冷幽然是他死前最后看到的人,于是便把七日香的解药给了冷幽然。

七日香的毒很珍贵,只因毒圣才研制出来就发现自己得了绝症,从此不再碰毒药,那么七日香的解药更是千金难换。世上都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

“让我如何相信你?”黑衣人狭长的凤眼眯了起来,眸光闪烁着。

“信我,你有机会活下去,不信我,你就非死不可!”冷幽然也不知道漠北最近做了什么事,竟然会惹到这尊凶神恶刹。

之前在床上的时候,冷幽然无意间摸到了黑衣人身上的一块金牌,虽然没见到是何模样,但从她摸到的字样上看,黑衣人必定是当今皇上的亲信。

狂想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