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尽国殇,不恋红尘花酒间

第5章 阳光洒在客栈里

清晨。阳光洒在客栈里。英俊的少年眯着眼睛依坐在窗户边,手里拿着一个杯子。

“吱”的一身服饰华丽女子推门进来。

“主人,据可靠休息另外两位主人也即将到了。”服饰华丽女子向英俊的少年说道。

“是怎么知道的休息。”英俊的少年突然睁开眼睛来了精神。

“都是我们的眼线,休息准确。”服饰华丽女子恭敬地答道。

“我的两位哥哥可好。”英俊的少年显得很焦急。

“回主人,另外两位主人都很好。”服饰华丽女子如实回答道。

“既然知道了他们的行踪,那就注意他们的安全。”英俊的少年叮嘱道。

“这主人尽可放心,他们已经到了咱们自己的地盘,我已经下令了,一旦有人看见两位主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尽可能的帮助他们。”服饰华丽女子立刻说出了她的部署,希望可以得到主人的赏识。

“注意他们的身份别暴露了。”英俊的少年与补充道。

“这我已经叮嘱他们了。都是暗中保护。”服饰华丽女子似乎觉得遗憾,因为主人还是对他的部署并不是很满意。

“那就好。”英俊的少年似答非答地说道。

“主人还有什么吩咐吗?”服饰华丽女子低声问道。

“没有什么了。”英俊的少年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又像刚才那样眯着那迷人的眼睛。

“那我先退下了。”服饰华丽女子知趣地准备推出房间。

“嗯,去吧。”英俊的少年用鼻音懒散地答道。

服饰华丽女子推出了房间,门又“吱”的一声关上了。房间里就剩下那英俊的少年,清晨的阳光依旧洒落在客栈的房间里。英俊的少年似乎在冥想着什么,脸上超出想象的平静。

客栈的大厅里宾客来来往往好不热闹。小二跑上跑下地忙着招呼客人。服饰华丽女子走到大厅,环视了四周。

“老板有什么吩咐吗?”小二机灵地跑过来问道。

“没有。”服饰华丽女子答道。

“那我忙去了。”小二像受命的士兵一样准备转身离去。

“嗯,去吧!”

“对了,最近会有两位重要的客人到这里来,你留心点别怠慢客人。”服饰华丽女子补充道。她差点把这件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自从主人到达客栈之后服饰华丽女子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没有了往日的爽朗与豁达,心事重重的。客栈里的所有下人都感觉得到,所以客栈里的每一位员工做事都很谨慎。生怕自己惹怒了老板被炒鱿鱼。

“是。”小二从服饰华丽女子身边融入了客栈的人流中。

服饰华丽女子想,传闻中少主人们个个都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有幸见到了少主人中的三少主,她想现在又有机会见到另外的两位少主,想到这里她脸上绽放出了幸福的笑容。恰好这时清晨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她的脸上。

服饰华丽女子站在客栈的观景台上,瞭望着晴空万里的远方。越远的地方越模糊,她的家乡就这那视线模糊的地方。很多年了一直听到父亲说起,父亲把家乡描述的是那么美好,她是那么地想起家乡看看那父亲出生的地方,更想去看看一直没有见到的祖父与祖母。这那里毕竟有很多亲人。父亲受命来到这里经营这个客栈。父亲携带家眷直奔这地方。其实所谓的家眷也只不过是未出生的她与母亲罢了。当她懂事之后就知道,客栈一直是父亲经营着,她的母亲从未在客栈抛头露面过,也是在她十二岁的时候父亲才让她在客栈里出现。十六岁的时候父亲突然失踪了,客栈里的伙计们就听从了她的安排,因为她是老板的唯一继承人。自从她开始出现在客栈的时候父亲就开始对她传授经商之道。虽然年少,可是将门无犬子。她对经营之道无不精通。父亲失踪之后她承担了客栈的经营。一边经营客栈一边坚守着他们秘密的使命。

父亲失踪两年她等来了使命。秘密接受任务。

“阮青,最近客栈里是否已经出现了重要的客人。”说话的是一位戴着面纱阔太太模样的人。

“是,母亲。”服饰华丽女子答道。

“那些事情都打理好了吗?”原来那戴着面纱阔太太模样的人是服饰华丽女子的母亲。

“已经吩咐下去了。”阮青轻轻地答道。

“那就好。”阮青的母亲对女儿充满了几分满意,阮青母亲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但是这样的微笑阮青没有看到,因为记得懂事之后母亲都是戴着面纱的。

“少主们都到齐了吗?”阮青的母亲停息了片刻之后问道。

“还有两位少主没有到。”阮青小心翼翼地说道。

“但是已经有消息了,相信很快就到了。”阮青又补充道。

“那到的是第几位少主,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呢?”阮青母亲的语气里带着责备的意思。

“也才到没有多久,最近有点忙,还没有来得及向您说起。”阮青连忙解释道。

“可别怠慢了。”阮青的母亲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知道了,母亲。”阮青想领军令状一样。

“母亲可要和他们碰面。”阮青似乎想起了什么后向母亲问道。

“以后看了再说吧。”虽然有着主仆的关系,但是阮青的母亲似乎没有见那些少主人们的意思。

“他们可提取我。”许久之后阮青的母亲又问了这么一句话,语气不冷不热的,连阮青也很难捉弄透底。

“没有。”阮青很迷惑但还是照实地回答了母亲的问题。

“那问起你的父亲了吗?”阮青的母亲问了一个让阮青隐隐着痛的问题。

“也没有。”阮青又想起了父亲,对她疼爱有加的父亲。

“好像都已经知道了。”阮青为了母亲不再问其他的问题便补充了这么一句话。

“嗯!”阮青的母亲应了一声。

“那我去忙了。”阮

“嗯,知道了。”

阮青离开了母亲。阮青发现母亲对于父亲的突然失踪似乎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母亲并没有因此而伤心,依旧过着她不与陌生人接触的生活。

清晨。一切还是那么的静。客栈的后院却风声呼呼的,原来阮青已经在那里练武了。兵器架上摆满了十八般兵器,阮青挥汗如雨地勤练着这些父亲传给她的的武艺。似乎阮青练功也不是单单是练功,细细地可看出练功是因为阮青思念父亲了,因为阮青现在都不知道父亲身在何处,是否还在人世。父亲失踪到现在阮青并没有放弃寻找父亲事情。可是几年一直还没有父亲的消息。阮青一直不明白的事情是母亲为什么对父亲的突然失踪是那么的淡然。难道母亲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阮青的脑海里一直闪现着父亲慈祥的模样。

“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英俊的少年已经来到了客栈的后院里看着阮青练功好长一段时间了。

“主人!”阮青转身看去是英俊的少年,听主人这么一说心里是那么的受宠若惊。

“原来姑娘有这么一身好功夫真是佩服。”英俊的少年依旧远远地隔着阮青地说道。

“主人夸奖了。”阮青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显得有点失态。

“对于主人我充其量就是花拳绣腿罢了。”阮青说话的时候显得有几分腼腆。

“姑娘谦虚了。”英俊的少年不紧不慢地说道。

“还得请主人多多指教。”阮青客套地说道,说真的她并不知道主人的武艺如何,这不过是一句奉承的话罢了。毕竟是客栈的老板,这样的礼数她已经习惯了,这时候她恢复了常态,羞涩就是那么的闪现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指教不敢说,有时间我们就切磋切磋吧!”似乎英俊的少年也感觉到了阮青的客套,也赶着附和道。

“好啊!”阮青很爽快地答应道。

“那就等主人什么时候有时间了。”阮青显得有些兴奋,她真的想试试主人的身手如何了得,因为在父亲还没有失踪的时候听父亲说,她的主人们个个身怀绝技。可是父亲传授给她的武艺也不差啊。

“以后吧!”英俊的少年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不是我把主人吵醒了!?”阮青随口说道。

“没有。我也是睡不着,早就起床了。”英俊的少年回答的很认真。

“主人有何心事。”阮青说完话之后才想起自己不应该这样对主人说话,毕竟他们是主仆关系。这样的问话已经超过了主仆关系的态度。

“没有,我怎么会有什么心事。可能是一路走来多少有点水土不服的原因。”英俊的少年如实回答道。

“那主人,有什么照顾不周的请主人直言不讳,这样也可以让我们这些下人有所改进,等两外的两位主人到来就不遭这样的罪了。”阮青的角色转换的很快,回到了自己的重要的角色上面去了。

“不,你们一切安排的都很好,我很满意。我相信我的两位哥哥也会是这样的答案。”英俊的少年说话的时候脸上出现了点点的微笑,那微笑给阮青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

“多谢主人的赞赏。”阮青也回敬了主人一个甜甜的微笑。

“我实话实说。不打搅姑娘练功的时间。”英俊的少年说完话就离开了客栈的后院。阮青看着英俊少年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有说不出是喜还是忧。

太阳慢慢越升越高。阮青早已经收功。又是别样的华丽服饰出现在客栈里,今天阮青的心情似乎很舒畅。脸上洋溢着谈谈的微笑。

辛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