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渡情事

第24章 欲来2

“昨晚睡不着,我仔细想了下,反正我们的文化酒吧也不是马上就能开张的,我想回去帮她几个月。去枫林渡的事,我们以后再议吧。我这也是怕你为难呢。我想到年底再说吧,你看成吗?”

“成!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你说行,就行吧。”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问也等于白问!”

“呵呵!”

“好了,不跟你啰嗦了。快漱洗上班去吧,待会迟了到,又怨我了!”

“好的,再见!”

“再见!”

白云第二天便从酒店辞了职,回老家帮朋友打理商场去了。

尔后,他们也时常联系的,只是没有原来那么频繁,说话也更小心了……

诚然,有家不能回是一种境遇无奈的痛苦,然而,有家不想回却是一种其心已死的莫大悲哀!所以,婚姻中的男女,给对方最大的爱,便莫过于给他(她)一个家的感觉,让他(她)时刻惦记着回家了。只是混沌中的人们,少爱多怨,反被聪明所误,只将指责、抱怨和支使当作一日三餐饮食的平常,早把它忽略了而已……

大概也有三两年了吧,每逢出差,秦山总是宁可停留在宾馆磨蹭,也不愿意赶回家去与家人团聚。——早不似先前的模样了的……

其实,年终总结会昨天下午就已经结束了。接了穆榆问他何时回家的电话,他却胡乱撒了个谎,随口说了句晚上还要陪总公司领导吃饭,便仍在省城逗留了。

原来早就说过,凭自己的资历,早已不屑再用身体去做事了的。——比如,不惜伤身体喝酒那样。然而,晚饭的时候,他却狠喝了几杯酒,带着那种晕沉的感觉,沿袭自己固有的习惯,回到宾馆洗了澡,看看电视,然后,沉沉地睡去了。

早上醒来,也不想就起,只没精打采的在床上胡乱躺着。无所事事,不知该想些什么,也不知该干些什么。

于是,便又开了电视看着。

之如工作,虽然秦山在内心里已是很有了几分倦怠,然而,他那近乎痴愚的思想和生活习惯,却让他始终以为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而拖累了手下人,所以,也时常抓得紧的。也因为他把“欲要马跑,便得让它吃饱”,“宁可换思想,也尽量不换人”的领导艺术贯彻得彻底,也算是领导有方,把手下人的工作积极性调动到了最高,使他们的技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故而,其分公司的业绩,也向来是不错的。今年,其业绩也在总公司旗下的十多个分公司里排到了第二的位置,在年终总结会上很受了公司老总的表扬的。

八点多钟,估摸手下人已经上班,他便打个电话给自己这个分公司的副经理,安排了今天的工作,尔后,又向他通报了这次年终总结会的结果,谈了大家今年的年终奖金能够得到多少的事,并交待他给员工们也说说,也算是给他们报报喜吧。

副经理听了他的通报,想到了领年终奖金时的喜悦,狠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赞一声“万岁”,便屁颠屁颠的安排工作,报喜去了。

工作交待完毕,秦山懒洋洋地在床上翻了个身,也懒怠去想员工得了喜讯的高兴场景,只微斜了身子,操起身边的遥控器另选了一个频道,又看起电视来。

不禁又是一顿倦意袭来,他再一次放平了斜靠在床上的身体,又入了梦乡。

只床那头的电视机,还依然着它的节目……

原本也无梦的。

他也无须多想。

十点多钟再次醒来,心情有点儿烦躁,也便不再睡了。起来,趿了拖鞋,到洗手间漱洗去。

濑洗罢,换了衣服,却也不想就换上冲锋陷阵的皮鞋出去。仍是趿着宾馆里那双纸质的拖鞋,拿起手机,叫了一份早点。

吃了早点,便更无他事了。

他把玩了会自己的手机,查看了几则信息。

白云发来的信息也便映入眼帘。

却只是一句干巴巴的,简单的“好吗?问候你!”,早不似了先前的鲜活。再看信息发送的时间,却是即日清晨六点钟。

于是,便也拨了她的手机,问过了好后,不咸不淡地聊着。

可听到了白云手机里传来的乱哄哄的嘈杂声和她不时与别人搭话声音,也知道了她正忙着。

她正忙着,也不想就此收线。

只一边跟身边的人说这说,一边听着他那不咸不淡的言语,时不时地插上一、两句,以示自己在听着。

而秦山却也不忍了,匆匆地说了句,你先忙着,有闲时再给你电话吧。于是,便把电话给挂了。

正无聊间,穆榆的电话来了。问:“人都哪去了呢?什么时候回来呀?”

“下午吧。”他说。

穆榆说:“秦山,你就别在外面瞎晃悠了,回来带带你儿子吧。这两晚你不在家,他都快把我吵死了!”

秦山心头一凛,也无多话,只对着手机“嗯”了一声。

“你们这些男人,只知道养,不知道带的,责任心都哪去了?”穆榆继续着她的报怨,末了加了一句,“一定要回来哦,我这两天头又疼了,人都快要难受死了,你不能只顾着自己在外面好玩的!”

秦山又对着手机“嗯”了一声。

看着男人的不抵抗,穆榆也就消了气,说:“儿子要吃你煮的螺蛳鸡了!”

“是吗?那我回去做吧。”秦山淡淡地答到。

“死人,今天是咱们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呢!我看你是早把它忘了吧?”

“呵呵,没忘呢!”

“那就早点回来吧。我和儿子就等着你给我们做好吃的了!”穆榆说着,也不禁有点儿兴高采烈了。

“好的,下午就回去。”秦山说完,就收了线。

尔后,便拨了自家附近菜市场里贩活鸡小贩的电话,叫他给杀一个土鸡,晚上用。

这时,省城一个朋友打了电话来,约他吃中午饭。他便有无皆可地答应了。

于是,便又拨了个电话找司机。

他的司机也早熟悉了他这疏懒的习惯,一早上也没去打扰他,只自己找朋友玩牌去了。

司机名叫陈浩,也算是他多年的朋友了,知道他的平易近人,甚至也知道他对手下人玩乐的纵容,但更熟知他对手下人“活泼、紧张”的要求,不敢忽略的。接了他的电话,也就罢了玩牌,开车过来了。

“秦经理,哪去呀?”陈同问道。

“吃饭呀,又快十二点了。”他说道。

“好咧!”

秦山跟司机说了约他吃饭的朋友报的酒店名字,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笑起来。车子便朝酒店的方向驶去了。

(待续)

淡月无痕之十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