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追着跑

夫君追着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我在他怀里听他越笑越大声。越是觉得丢脸,愤愤的推开他,双手捂着脸,转身跑开。楚慕枫笑着一把我拉回来。圈在双臂之间把我捂着脸的手拉下来。

“不要从我身边逃走,我不会放开你的手。”我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我的心有一丝动容,我认真的看着他:“你是我的男人,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依靠,只要你不负我,我一定不离开你。”

楚慕枫再次把我揽进怀里:“筱儿,我不会负你的,今生今世,你就是我唯一的妻。”

我靠在他胸前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我幸福的闭上眼。

我怀着期待的心情匆忙的吃过午饭,拉着楚慕枫就出门了。一出庄门,楚慕枫又戴上了成面具,也是,那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越少人见到越好。今天上午逛街的时候,由于是上午,人不是太多,就差一点交通堵塞,他那张脸太引人注目了。

东湖离飓风山庄不太远,我就决定舍弃马车一路走过去。顺便看看这里的人土风情。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稀奇。东张西望的好不热闹。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今天风和日丽很适合踏青,游湖的人很多,湖面边垂柳成阴,一群一群的人聚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我再次感叹,比起废气污染严重的现代都市,还是这里的空气好。我闭上眼深呼吸。我猛的睁开眼转头兴奋的看着楚慕枫,“这里有莲花吗?我好像闻到了莲花的香气。”楚慕枫叹口气无奈地指指湖面。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尴尬的笑笑,前面湖面上一眼望不到头的莲花开了一湖面。

我激动的拉着楚慕枫的手:“有船吗?我要过去采莲子。”看到他宠溺的点点头。我兴奋的尖叫一声,连忙催促着他快一点好像晚了就来不及似的。

楚慕枫好笑的任我推着走。不一会儿我们就坐在一艘漂亮豪华的游艇上了,有钱人就是会享受。我坐在船上,让船家把船停在一处莲蓬多的地方,拉着楚慕枫和我一起摘莲蓬。楚慕枫一边摘一边好奇的问我:“为什么摘这些,你要吃的话,府上多得是,吩咐下去,让他们给你拿就是了,何必自己动手呢?”

我白了他一眼:“自己动手才有意思嘛。”我看了下觉得摘得够多了,“好了,晚上回去我给你做莲子糕吃。”我满意的看着刚摘的莲子,这里的莲蓬个真大,在现代很少看到这么大的莲蓬呢?一转头,就见楚慕枫神情激动的看着我:“你怎么了,这样看着我,怪的。”我疑惑的问他。

楚慕枫笑着摇摇头,“没什么,你要亲手给我做莲子糕,那我有口福了。”

我得意的很,做莲子糕可是我最拿手的点心呢。记得以前每次我做的莲子糕一拿到单位,同事都要用抢的才能尝到呢。我瞄了他一眼,晚上给他一个惊喜。

采完莲蓬我才开始赏莲花。看着无穷无尽的莲花。我记起一句诗,脱口而出,“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好诗,好文采。”一声低沉悦耳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和楚慕枫一起转头看去。另一艘豪华的游艇上,一个绝世帅哥站在船舱前,一身飘逸的黑衣,衣服上绣着梅花。一手抱胸一手执着酒杯放在嘴边,正是我来到这儿遇到的第一个帅哥,端木雪。

楚慕枫一见他笑着打招呼:“雪,你也来游湖,过来一起坐。”

我连眼睛放光的看着他英俊的脸庞,看看那艘穿上除了船家就他一人。“是啊,过来一起吧,一个人游湖多没意思。”端木雪看了眼我明媚的笑脸,垂下眼睑,掩下狂喜。足尖一点,飞身过去。我愣愣得看着他,这就是轻功吗?我看看两艘船之间的距离有十几米呢?他就这样一闪身就过来了,好厉害。

我崇拜的看着他:“好厉害,你功夫很高吗?”我不自禁的来住他的衣袖。楚慕枫一见我的动作,眉头微皱不动声色的拉过我的手,低声在我耳边解释:“筱儿,雪不喜欢别人碰触。”我了然的点点头,难怪那天他面色难看的离开,原来是不喜欢和人接触啊。

端木雪盯着刚刚我拉过的衣袖,心里一丝失落。他是不喜欢别人碰触,但他喜欢她的碰触啊。本来这几天她的身影一直盘旋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他知道他不应该向她的,可一旦动了情怎么能说忘就忘。拼命压制想再见到她的冲动。今天原本是打算游湖散心的没想到竟碰到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接近她。坐在她身边,呼吸间盈满她身上淡淡的果香。止不住的激动不敢看她,怕眼睛里藏不住的深情吓住她。听到她夸他,窃喜在心头。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端木雪好看的脸庞。长长的睫毛微垂遮住了他灿若星辰的双眼。冠玉般的脸庞在黑衣的衬托下多了一丝妖魅。

端木雪见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暗喜在心,看来她对自己也不是没感觉。几天来烦燥的心情一扫而空。

楚慕枫看见我的样子,暗叹口气,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想起洞房那天她也是这样看自己的。搂在她腰上的大手捏了我一下。

腰间的疼痛让我回过神来,我懊恼的看向楚慕枫,干嘛打扰我看美男。讨厌了。我的表情引来端木雪的轻笑。楚慕枫诧异的看了眼端木雪。把我搂进怀里宣告所有权。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端木雪一眼。轻推了他一下小声的问:“你干吗呢?有人在,别动手动脚的。”

楚慕枫不理我的抗议盯着端木雪道:“我们是夫妻,夫妻恩爱别人不会说什么的,宽且,雪又不是外人。”见端木雪脸色暗淡下来。眉头轻皱疑虑暗生,雪喜欢筱儿什么时候的事。他肯定是筱儿而不是婉婷,之前雪也见过婉婷那时没见他有什么不同的。可这次,虽然他极力掩饰,当他见到筱儿时热切的眼神虽一闪而过,却没逃过他的眼睛。雪厌恶不相干的人的碰触。筱儿拉他衣袖是他没像往常一样躲开,值得深究。

丝雨飞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