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之轮回今生

三界之轮回今生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5章 韩溪芮

“小女对先生的心思,想必先生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对!”

“那...”韩雪窃喜,心想母后一定是在帮她把林尘留在南楚,可没想到的是:“先生是否可以抽空,在下次回来南楚的时候,跟小女做一次正式的道别呢?”

“母后...”韩雪懵了,原本她还因为母后是在为自己说话,没想到,她竟然也向让林尘离自己而去!

“当然可以!”南宫怡然见林尘这都要犹豫,索性就亲自上前,替林尘回答道。

林尘闻言,轻咬了一下嘴唇,对冲带自己的身边的南宫怡然,小声言道:“你怎么又替我回答?”

南宫怡然无言,只见她轻碰了一下林尘的手臂,提醒他回答皇后的问题。

林尘无奈,叹了一口气,对皇后娘娘保证道:“回来是可以,但不能是最近这几日。”

“十五如何?”皇后心中林尘的苦楚...

“可以!”林尘沉思了片刻,回答道。

“好;”皇后娘娘用力按住身下想要挣扎而起的韩雪,道:“十五那天,我会带小女一起,恭迎先生的大驾!”

“林某告辞...”林尘拱手后退,直至贝贝身边的时候,才直起身来!

“林尘...母后~”韩雪被母后控制在地上,根本无法起身,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哀求母亲放了自己,可是...

“林先生慢走!”韩辰硕不知何时来到了皇后身前,向林尘回礼道别道。

林尘无言,静静地带上帽沿,跟着南宫怡然一行离开了寒凝殿...

“母后,为什么?”待林尘等人彻底离开南楚皇宫之后,皇后娘娘才将韩雪放开,韩辰硕、韩文君、韩曦浩等人立马为了过来,一是为了扶她起身,而是为了防止她追出去!

可她两个都没选,她依旧任性的跪在地上,哀求着母亲...皇后娘娘看着身下伤心欲绝的韩雪,心中也有些许的不忍,只闻她温柔地安抚这身下的韩雪道:“好了,孩子,起来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韩雪红着眼睛,双膝跪在地上,双手紧抓母后的衣裙,丝毫不顾身边之人的目光,更不顾身边之人的关心。

“去母后哪里!”说完,皇后娘娘就弯下身形,双手挽住韩雪的手臂,将她扶起后,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寝宫...

韩辰硕父子三人看着皇后、韩雪离去的背影,思绪万千。

“父王,雪儿的样子想不想当年的那个人?”韩曦浩打破这沉寂的环境,疑惑的问道。

韩辰硕深吸一口气,回答道:“何止是像,简直一模一样...”

南楚境外

林尘一手牵着贝贝,一手悬在自己身前,并缓步跟在南宫怡然身边;南宫怡然手中端着一本竹简,正在认真批阅,而在她的身边还紧跟着一位贴身侍从随时服侍;其他的亲兵将士则自觉的围成一个U字。

“冥城的事务很多吗?”林尘探头看了一眼南宫怡然手中的竹简,询问道。

“本来不多,可发生了贝贝的事情,再加上你与那个人的事情,三件琐事正好撞到一起,所以...”南宫怡然停笔,望向林尘的神情上写满了无奈,道:“我手里的竹卷就不自然的多了起来!”

“那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处理啊?”林尘与南宫怡然相视片刻,问道。

“我要赶在今晚之前将这些事情都处理了!”南宫怡然重新回归到手里的竹简中,一边批卷,一边回答林尘的问题道。

“为什么?”林尘好奇,疑惑的问道。

“因为今晚我要陪你喝酒!”

“陪我喝酒?”

“对,作为你解救贝贝的答谢礼!”

“哼~”林尘闻言,笑道:“没这个必要吧!”

“很有必要;”南宫怡然将手里的批阅完毕的竹简提给身旁的贴身侍从,一边嘱咐其将竹简收好,一边回应林尘道:“你马上就会成为我冥城的正式成员,这答谢酒宴,也可以作为庆贺的喜宴,一举两得!”

“贝贝也一起吗?”林尘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贝贝,见她瞪着两只大眼的可爱模样,手指忍不住的挑逗了一下。

“贝贝不会参加的!”南宫怡然给予回复。

“为什么?”

“因为...有些敏感的事情,贝贝不好知道!”

林尘蹙眉,看着南宫怡然嘴角的微笑,突生不安起来...

南宫皇城,皇后寝宫

皇后娘娘将韩雪带着自己的寝宫之后,就命人将门窗关闭,所有的人都去外面候着。

韩雪双眼微红,呆立于房间的正中心,一边看着母亲,一边开始思念刚刚离开不久的林尘!

“雪儿;”皇后将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就缓步走向凤椅,一边走,一边询问道:“你对林尘了解多少?”

这个问题,韩辰硕也曾问过,但那时的韩雪还不能把将真正的自己呈现出现,所以那时额回答并不是韩雪的本意。

“林尘...”但现在,韩雪已经冲破了那层伪装,她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林尘的所有优点,包括哪些只有自己才知道的!

“他是一个很可怜的人,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唯一信任的,还是自己内心黑暗的自己!”

“你很了解他...”皇后听完韩雪对林尘描述后,对韩雪言道。

“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包括姐姐!”韩雪面向高坐凤椅的母后,一字一顿的强调道。

皇后闻言,摇了摇头,道:“不,孩子,你不了解他,你甚至连你姐姐对林尘的十分之一的了解都没有!”

“怎么可能?”韩雪根本不相信母后的判断,因为,她跟林尘做过两世的夫妻,她自知,在这个世上,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比她更了解林尘!

“你知道林尘为什么非要去冥城吗?”

“还是被父王逼得,父王一定是把近日南楚的全部损失都怪在了林尘的身上!”韩雪情绪激动,说出的话也变得不及后果!

皇后没有阻拦,相反她更希望韩雪能将内心悲愤的情绪都发泄出来,所以她才会退去左右,紧闭房门...

“你父王从未将怪过他,相反,他一直都将林尘当成我们南楚的人!”

“那为什么父王还要把林尘赶走?”韩雪一直处在激动的情绪里,无法脱身出来!

“是因为林尘的父亲!”

“林尘的父亲;”林尘原名龙溟,乃大梁现任陛下龙皓的亲生骨肉!

“大梁的皇帝陛下!”

“对,”皇后的神情开始逐渐变得悲伤:“林尘本是大梁的皇子,就算他现在与大梁处在决裂,但他们父子二人之间的误会、矛盾、心结,始终有释怀的那一天,等到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你们就得面对现实...”

“什么现实?”韩雪此生比林尘晚来了几百年,他对林尘的了解,其实只有那相爱结婚的两世。

“大梁与南楚永不和亲!”

这是韩雪第一次从身边之人的口中听到这句话,虽然她之前曾对此推测过,但她还是想听听知情之人的详细解释:“为什么永不和亲?”

“你知道在我们南楚的历史上,出过一位名叫韩溪芮的公主吗?”

“知道!”

韩雪当然知道,因为这位被记录史册的公主殿下,正是她!

“当年,妖魔进犯大陆,韩溪芮与当年夫婿,也就是当年的大梁太子龙溟共同抵御外敌,可谁曾想,战场发生意外,韩溪芮殿下意外身死,龙溟对其不管不顾,甚至暗中对殿下的尸体,进行侮辱...”

韩雪沉默无言,皇后继续道:“所以,很多人就将殿下意外身死的原因归结到了龙溟身上...”

“当时的龙溟没有辩解吗?”

“没有...”皇后的思绪回到了当年:“就是因为当年龙溟没有辩解,所以这迫害的罪名,一直挂在龙溟身上,而自从那件事情过后,大梁与南楚便签订了协议...”

“除了和亲,其他的任何事都可以商议!”

“没错!”

“母后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个?”

“因为你刚回来时的神态,无不让人想起当然驰骋沙场的韩溪芮殿下!”

“那也只是像而已,我不可能成为第二个韩溪芮的!”

“但我怕林尘会成为第二个韩溪芮!”

“怎么可能?林尘是大梁的人,他和我们南楚没任何联系,再说了,他可是男子,怎么可能成为第二个韩溪芮殿下呢?”

“林尘的祖母...”皇后略有迟疑的断言道:“是我们南楚的人,所以林尘体内多多少少流着我们南楚的血...”

闪电先生

作家的话
今天是愚人节,先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