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嫡妇

第5章

文老爷越想越心惊,过两年,这个女儿也要出嫁了,过门以后,她就是当家主母,若是这副样子嫁出去,丢的可是他们文家的脸,外人会说,文老爷徒有其名,教女无方。

心思转了几转,文老爷叹了一口气,亲自己带着女儿回到了正院,任凭三姨娘怎么哀求,都无济于事,反而命人把三姨娘的院子都封了起来。

众人惊诧,二小姐平日里虽有些厉害,却只是哭两声,闹两声的手段罢了,再厉害一点,她就不行了,一直以来,福娘都是庆娘的手下败将。

福娘被带回了正院,文老爷命人先带着小姐回去,冲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再过来。

江氏知道,女儿这是成功了。

随后,文老爷还未曾说话,内院的管家娘子湘琴就来了。

湘琴递上一张单子,江氏接过来,眼底的光从黯淡逐渐转为光亮,“湘琴,老爷在这里,这件事,还是老爷做主吧。”

文老爷从夫人手中接过清单,更加恼怒,“这些东西,一半给福娘作陪嫁,另一半,就送给你发落吧,给儿媳或者小孙子,都可,我不干涉。”

江氏慢条斯理的笑道:“老爷,您还是自己收着这张清单,万一哪天老爷反悔,也能照着单子把东西还回去。”

文老爷顿时觉得脸上无光,这些年,他的确有些专宠,主要是三姨娘床上床下的,都让人很舒心,可是,这内宅的事情,他不能再插手了,今天看到庆娘这样子,他想了很多,从三姨娘想到江氏,从庆娘想到福娘,从庶子想到嫡子,这尊卑绝对不能乱。

文老爷刻意的咳嗽了一下,“夫人,这些个东西,你收着就好,以后就是你的了,随你处置,内宅的事情,我不管。”

江氏拿起清单,递给柳妈,“柳妈,你辛苦一趟,和湘琴一起去清点一下,然后锁在库房里,这张单子,抄上两份,再拿回来给我。”

文老爷有些尴尬,这些年他冷落江氏,江氏并未有半点怨言,这大大小小的事物,自从媳妇一进门,就交了出去,媳妇对她也是恭敬有加。

江氏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自她十六岁嫁进文家,一直恪守孝道,谨慎持家,即便是有了两房妾室之后,也不见她吵闹过,相比其他人家镇日里内宅不安,鸡犬不宁的,文老爷很是被人羡慕。

三十几岁的女人,就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不似玫瑰那样娇艳缠绵,不似荷花青涩纯净,更不像腊梅那般沧桑孤傲,日渐成熟的美丽,让她看起来十分的雍容华贵。

出身于书香世家的江氏,更是牡丹中的洛阳魏紫,高贵端庄。

文老爷仿佛此时才发现,自己的夫人,比两房小妾要美多了,经过岁月的雕琢,她已经变成一块最完美、最精的润玉,晶莹剔透、圆润光滑,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他有一种想把江氏搂在怀里,好好亲近一下的冲动。

大白天的想到这些,文老爷有些脸红,他尴尬的咳嗽一声,笑道:“夫人,想不到这房里还挺凉快的,今天晚上,我就住在这边了。”

江氏也不推辞,点点头,吩咐门外的丫鬟给老爷准备一下,他好久没过来了,卧室里需要重新布置一下。

文老爷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盼着天黑,可是,老天爷偏偏和他作对,不但不天黑,女儿还过来了。

福娘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打扮得清清爽爽的,手里握着一柄团扇盈盈而来。

文老爷看到女儿,想起了被庆娘踹的那几脚,赶紧问道:“福娘,有没有伤到哪儿?”

福娘摇摇头,“爹爹,我没事了,被人打惯了,就不怕疼了。”

身后的莺儿轻声回复,“老爷,我们小姐的胳膊都青紫了,奴婢给小姐上药,小姐不肯。”

文老爷脸一沉,吩咐刚刚进门的柳妈给小姐去上药。

福娘回到自己的院子,柳妈笑眯眯的跟在她的后面,进了卧房,莺儿秀儿站在床边,帮着柳妈给小姐上药。

柳妈让福娘在床上歇息,晚饭就让人送到闺房来。

回到正院,柳妈跟老爷夫禀报了小姐的伤情,听说不算重,江氏放下心来。

用过晚膳,江氏想要看会儿书,文老爷心里早就痒痒了,哪里容得江氏还看书,早早的把丫鬟都打发了出去,让江氏赶紧安歇。

江氏心如明镜,老爷已经有好几年不进她的房了,过年过节的时候,都是早起才过来,也正因为如此,三姨娘才会在文家如此嚣张。

房间里只留下一盏灯,显得很幽暗,江氏放下豆绿色的纱帐,刚刚沐浴过的江氏穿了一件月白色绫子主腰,一条同色的绢裤。

幽幽的灯光透过纱帐,映在江氏滑腻的肌肤上,丰满的上围呼之欲出,文老爷心头一紧,伸手去解江氏的主腰,江氏羞涩的低下头,他们夫妻之间,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暧昧过。

“老爷,我自己来吧。”

“夫人,就让为夫为你效劳一次。”文老爷手上利索的褪掉了江氏的衣服,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文老爷这一生,有妻有妾,还有通房丫头,闺房之乐,享受过很多,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过,心急过。

文老爷试探性地轻呼了一声,“贞儿。”这是江氏的乳名,他们成亲那天,文老爷问出来的,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想不到,这一刻,他的脑海中陡然划过这个名字,就像是这个名字是他早就已经呼唤过千遍万遍,天知道新婚过后,他就已经把这名字抛到脑后了。

无计春留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