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寒之翼

霜寒之翼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6章 瓦利格

“唔?”

白龙看着这个狗头人,想了好一阵才想起来,这不是自己在赛斯特森林里收的那群狗头人的老大吗?

他并没有感到欣慰,第一反应是把这狗头用一根指头按了下去,鼻孔对着他问:“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主人!主人!呜呜呜!忠诚的克金有主人的契约!能够感应到主人的位置!”狗头人挣动着四肢,急促地汪汪大叫着露出胸前嵌着的鳞片。

这片鳞片散发着寒气——此时这种寒气还蕴含着一种金属银色的奇怪气息,让克金的毛发变成了雪白色,细而浅的伪龙鳞覆盖了克金身上相当部分的外皮——龙契狗头人即将转化完成。

龙鳞契约,虚惊一场。

白河翻个白眼松开了狗头人,克金站了起来,揉了揉大红鼻子上的鼻涕,小心翼翼地看着白龙。

白河看到这个狗头人身上的破损和伤痕,有些莫名地奇怪:“克金!你怎么变的这么狼狈啊?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呀?你的小弟都哪里去了?”

“呜呜呜呜 ~ ”克金突然抹着鼻子大哭起来:“主人!主人!克金忠于你,克金一直在找你,克金从赛斯特森林找到龙脊,有一条红龙!他坏!抢走了克金的族人还要杀克金,幸亏主人赐予了克金力量,克金才能够在雪里潜行逃跑。”

“红龙?!”白河大为好奇:“什么样的红龙?”

对于五色龙类里最强的一支,白龙可是神交已久了。

“他,他比主人大一点点,就一点。”克金看了看白龙,比量了一下,大概比白河长几码的样子,他看着白河的脸色,又撑大了一点儿:“这么大一点儿。”

白龙没好气地瞪了克金一眼:“他到底比我长多少?给我说实话。”

“是是是,克金不敢欺瞒主人,他就这么长,真的这么长。”克金小心翼翼地比了个比白河长上不到一倍的长度,有些战战兢兢地站在那儿。

“就这么长?”白龙对照着资料计算一番,啼笑皆非:“一条刚离巢的青年龙也敢这么嚣张,快,前面带路。”

狗头人愣了一阵,然后突然躺在地上抱着白龙的爪子哇哇大哭起来:“主人,克金请求您不要去找那条坏龙,他那么大,他会杀死主人的!”

“你以为你如此英明神武的主人会干不掉一条区区一条青年红龙不成?”白龙怪眼一翻:“如果你不听话,我就把你吃了。”

“哦,如果主人饿了,克金愿意贡献出自己的躯体。”狗头人一听,马上躺在地上装起了尸体,一只眼睛闭了起来,另一只眼半睁开悄悄看着白龙:“只希望忠诚的克金的牺牲能够让主人收回以身犯险的念头,主人,白龙是打不过红龙的!”

“放他妈屁!”惨遭地图炮的白龙大怒,一脚踹上克金的屁股:“我一定要找到他不可,你再跟我唧唧歪歪,我就把你的契约收回去。”

“绝情的主人,克金不能失去对主人的忠诚。”这似乎刺激到了克金的软肋,他站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哭啼啼着慢慢向前走着:“忠诚的克金没有办法了,忠诚的克金无法阻止主人,忠诚的克金只能做到与主人同生共死,去面对可怕的红龙,哦!这是一曲何等忠诚的赞歌啊?”

白河翻着白眼跟在后面,开始琢磨着该准备点什么法术来对付那条红龙。

……

红龙瓦利格在冒着浓烟的火山顶上,极其满意地低头俯视着自己的领地。

如同他的亲族一样,瓦利格同样拥有着红龙们共同的性格特征——傲慢,残暴,自大、虚荣;此刻他深深地自鸣得意于自己的聪明机敏:并没有选择和同胞出生的一群傻呼呼的蠢蛋去争夺那片温暖地区的山脉——那有什么好争的?三天两头的就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屠龙勇士过来找事。

作为一窝红龙崽中不算最强壮的一只,瓦利格一向自信的就是自己的狡猾和聪明,他机智地放弃了和同胞兄弟争抢有限的领地,飞到了北方另辟地盘。

北方有什么不好?只是冷了一点点而已,瓦利格站在火山口上,用浓烟温暖着他的腹部。

“一群傻蛋肌肉棒子,除了成天打架什么都不会的红皮渣滓,我,红龙瓦利格才是最强的!最聪明的!我的名字注定将传遍多元宇宙!我将成为所有龙族的典范!没有!世界上没有比瓦利格更强大的龙类了!”

他得意洋洋地沉醉于自己的‘聪明’与功绩之中,就如同他的红龙同胞经常做的那样:“嗯,即使是现在,瓦利格也将要成为龙脊山脉的主人,嗯,山脉那边有条老绿龙快要老死了,一定要找个机会去干掉她和她那几个不成气候的崽子,山脉北面的雪地精灵镇子,他们应该向伟岸强大的瓦利格大人上贡,每当瓦利格大人睡醒的时候必须有相当于人类年龄十五岁的雪地精灵处女出现在我的洞口。还有东面的矮人,竟敢用利斧伤害伟大的瓦利格,伟大的瓦利格要用烈焰烧光他们,这只需要睡一觉的功夫而已,那支愚蠢的矮人卫队怎么会是成年的瓦利格的对手?”

在计划中,伟大的红龙瓦利格已经征服了整个龙脊山脉周边,不过在这种种伟大的征服计划得以实行之前,他还要肃清队伍中的反动分子。

虽然身为五色恶龙中单体战斗能力最强大的一支,但成年红龙的数量在五色龙中并不多,这一切源于他们狂傲的天性,红龙热衷于流血的战斗,哪怕出现了明显的不利情况,在战斗中陷入狂热的红龙往往也会选择死战不退,因此一些红龙参与的战斗往往显得异常惨烈。

大部分红龙在成长期夭折于惨烈的战斗中,这个数值在所有巨龙中名列前茅,与之相对应,很多聪明的红龙都知道在羽翼丰满之前保护自己,让多数无意义的高强度战斗在产生之前消失于无形——这并不代表这些红龙会为了逃避战斗而放弃自己的征服计划,作为五色龙族某种意义上的代表,他们永远热衷于暴食、敛财和杀戮。

巨龙除了夭折于战斗之外,另一种常见的死法就是魔法能力不足的时候死于成长期频繁穿插的漫长休眠——不是所有的龙都能从血脉中挖掘出预警术惊醒术一类的法术,看门的仆从也不一定靠谱,屠龙勇士们经常津津乐道的话题就是他们趁着某条青年龙睡着的时候偷偷摸进洞去干掉了它。

瓦利格很忌讳自己的手下不够忠诚,这会把他的一些秘密巢穴暴露出去,会给他带来成倍的麻烦,而现在这种情况已经露出了苗头。

前天他从北方镇子掳来准备当人质的雪地精灵族长的女儿,竟然莫名其妙地跑了!

瓦利格非常愤怒,他为了完成计划,可是把她藏进了刚修好的巢穴底层,这个母精灵怎么会逃跑呢?

肯定是有人背叛我!

他下意识就想到。

……

红龙飞进了巢穴大厅躺在大厅中央钱币铺成的毯子上,这是他开会团结思想的地方,一群狗头人和雪地蜥蜴人架了几口大锅,几个可怜虫在里面哀嚎着。

“伟大的主人!叛徒已经揪出来了!”一个雪地蜥蜴人谄媚地报告道。

“嗯?”红龙睁了只眼,一股硫磺的气息从鼻孔喷了出来,他看着大锅里面正在炖着的两个狗头人,突然抬起了上身:“你们这些蠢货,说!是不是又找了替死鬼来糊弄我?”

“不不不不,我们怎么能够欺瞒得到伟大而智慧的主人呢?”蜥蜴人弯着腰谄笑道:“这几个狡猾的卑贱的狗头人,竟然和他们曾经的首领取得联系,企图破坏主人的计划,让主人您的伟大征服无疾而终。”

“无疾而终?!”瓦利格哈哈大笑:“真是一群蠢货,伟大的瓦利格的计划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小的变故而无疾而终,他们真是太天真了,嗯,你说他们曾经的首领,曾经的首领?”

它似乎沉思着站了起来,巨大的身躯将高宽数百呎的洞窟震得隆隆直响,突然愤怒地伸爪捞出两个炖得奄奄一息的水煮狗头人丢进嘴巴里,上下两片牙齿一嚼就终结了狗头人的惨叫声:“不可饶恕!!”

两个架锅炖狗头人的雪地蜥蜴人吁了口气,似乎是对付过去了,然而红龙的脚步一转,就把这两个可怜虫丢进沸水里面一涮,在蜥蜴人的嘶嘶惨呼之中一口嚼碎了他们的脑袋。

咔嚓……

鲜红的血液和白花花的浆水在红龙牙齿间暴露开来,几个正在谄媚的仆从一愣,随即狂叫着拔腿就跑。洞穴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惊恐的嗡嗡声。

咸鱼公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