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寒之翼

第78章 传奇毁灭

“看啊!这惊人的力量!”巨大的白龙发出了音量惊人的咆哮,这声音并非出自白河,而是出自于白河灵魂上方的克劳雷·萨恩,他控制着巨龙,低头用那一双眼睛看着面色灰败的一群男女巫:“你们——何其——渺小!”

“据说时光之镜能够将时光之河里的镜像化为真实,你把你学生的‘未来’召唤了出来,并将灵魂附着到了这个未来的龙魂之中,确实是令人惊叹,不过……”巫后表情凝重地看着巨龙:“那个东西确实束缚不了你了,但你想用这种方法突破极限?你不怕死吗?这种消耗会毁灭你的灵魂!”

“死亡?!如果死亡能够帮助我突破极限,又算是什么不可以付出的代价呢?”克劳雷·萨恩笑了笑:“现在,接受极限之上的力量吧!我的巫后陛下!”

巨龙抬起了爪子,白河瞬间陷入了震撼,他看到魔网在这一只巨爪抓取之间撕开了一个口子,从源海中心的区域中抓出了一团无法描述的恐怖力量,克劳雷·萨恩高声地吟唱着,一股如同巨雷一样的力量震撼着整个位面,仿佛入目的一切景色都趋于崩溃分解。

“快挡住他!”巫后尖叫起来:“这是概念力量引发的毁灭!不能让他把这个法术释放出去!”

她释放出一串法术序列,连续三十多个法术在几轮之间全部击中了白龙的巨大身体,然而最重的创伤也只是在它的身上填了几块焦糊的痕迹,大多数法术甚至击穿不了它外层的魔法抗性。

巫后陷入了巨大的惊慌之中,虽然战斗力是顶级的强悍,但是她钻研的主要方向施法技巧和魔法力量的操控,对于魔法本质的研究却不算精湛,传奇法术对她来说始终是一种很难搞的东西,因此她能够在战场上屡占上风,却始终无法在于索兰德隆的交锋中真正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她面色死灰地看着巨大白龙手中的黑球,感应到其中的力量强度心惊肉跳着,这绝不是普通传奇巫师能够引发出来的力量。

在她见过的敌人中,只有最顶尖的一些老怪物或外位面一些难以言说的东西才能拥有如此魔力。

这条白龙……以后会变得这么强大吗?

不、不会的,这种程度的怪物,一定会被主物质界排斥到外位面,那个镜子照出的也只是一种可能而已。

巫后一边想着,一边开始后退,同时不断加持着魔法防护。

“你们这是螳臂……”克劳雷·萨恩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爪中的毁灭之球扩散开来:“——挡车!”

毁灭力量扩散填充到了巨龙龙威所及的所有区域,无论人畜、土地和海洋,受到力量影响的地方全部化为齑粉灰飞烟灭,男女巫的防护仅仅支撑了不到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连着人一起彻底消失,巫后触发了传送术,身体却在法术还没生效的瞬间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她发出了惊人的尖叫声,这种恐怖的创伤渗透进了她的灵魂,所幸她的神赐躯体足够坚硬,够她在连飞行带传送中远离毁灭,她成功逃离了战场,却承受了有生以来从来没有承受过的重创。

邋遢的女人在视野中消失了,白河有些失神,他沉浸在刚刚克劳雷·萨恩从源海中抓取出‘毁灭’的那种感觉之中,这力量的结构极端复杂且神秘,白龙能够感应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细节远非他所能理解,就连他体内的三体人也都陷入了混乱和迷惑之中。

这就是传奇法术?

他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克劳雷·萨恩却大笑了起来、

洪流一般的力量与知识流淌过他的脑海,过去的无数谜题都得到了答案,他浑身颤抖,狂喜万分地流着泪大喊着:“这就是力量!超越魔网极限的力量!赞美修纳!我终于到达了这个领域了!”

……

巨大的白龙身体缓缓消散,穿着红衣的光头缓缓落在小岛的边缘——拜这个法术所赐,小岛中心连着那座小山一块儿都被挖空了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巨坑,海水涌入了进去,这座本来不算小的岛,就变成了一个环形。

他站立在地上,嘴里不断地呕出鲜血,白河跟着落了下去,他奇怪地看着这个光头,表情十分困惑:“恭喜你亲爱的老师,不过我怎么感觉你现在有点不太好。”

“好?你觉得我应该很好?”克劳雷·萨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的学生啊,你的前途是如此远大,看来是理解不了一个我这样的人的想法了。”

他指着自己的头,一道灵魂的虚影显露了出来,这个虚影的脑部被几道锁链缠绕着——现在这些锁链呈现出严重断裂的形态,密密麻麻地几层网络在锁链下方贴在这个灵魂上面,锁链的最外层则是一个虹彩八星神徽。

与白河在半精灵女牧师阿黛拉那里看到的虹彩八星神徽不同,这个神徽的颜色有所变化,无论是底色还是星星的颜色都错了开来,看上去却不像是亵渎。

“记住这个神徽我的学生,以后你看到携带着这个神徽的巫师或牧师,一定不要随便招惹他们,这是密斯瑞尔的高阶护法者徽章,虽然人数不太多,如果你不小心干掉了他们,恭喜你……”光头嘿嘿嘿地笑了起来:“你的思想每探入魔网的新一层都会比普通巫师难得多的多,意识将被禁锢在九层魔网之内,永远别想靠着自己的力量突破极限。”

“呃?”

“哈哈哈哈哈,那面时光之镜你也看到了,我是在一个外位面的遗迹里面找到它的,我雇佣的小队打开了遗迹,那个护法者满口大道理对我唠唠叨叨,想要把它拿走,还对我闲扯什么这东西会威胁到世界的安全,最后还勾结了其他人鬼鬼祟祟地想对我动武!哈,这怎么能瞒得过我的眼睛?我一个法术就弄死了他!可惜我当时不知道护法者会带着密斯瑞尔的诅咒。”光头笑得更开心了:“然后这个东西就盖到了我的脑袋上,我找人寻觅解决它的办法,结果却是一个预言师告诉我,说我即使戴着他也能寻找到极限——在我最强大的学生的帮助之下,当然,代价是我的生命。”

白龙略为愕然地看着大光头,有些明白了前因后果。

“我也研究过预言法术,它不过是推演事物的变化找到最可能出现的未来而已,所谓神神叨叨的预言,说到底只是三分推断四分想象再加三分的胡诌八扯。”光头吐了几口血出来:“我的学生,我也不想相信这个预言,可是有一天我寻找到一本古卷,找到了时光之镜的用法,倒让我开始有些相信了。”

“你认为,借用这个镜子,像刚才那样,借来一个有潜质拥有传奇力量的生物的‘未来’,就可以突破你的极限?”白龙问。

“它已经被证明了不是么?不过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呢,首先对象本身就得有极为强大的精神力量,能够让镜子把他的未来转变为真实的时候不至于疯狂,另外,借用这种等级的力量……。”光头冷笑起来:“怎么能不付出代价呢?”

“所以你要死了?”白河愕然:“我亲爱的老师,你为了这个就要送命,这不值啊。”

“哈哈哈!你和那个女人一样不理解一名真正的巫师!”光头大笑起来:“我自开始学习法术初始就知道,这是我毕生的命运所在,无法掌握到魔法的真谛生命也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当力量和生命的选择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总要选择一个,不是么?人生也不过短短几十载而已,我的学生,你身为一条龙大概是不理解的吧。”

“你真牛。”白龙忍不住赞叹道:“可是,你为什么不和我直接说明你的目的呢?”

“直接说明?我亲爱的学生,这种低级的问题就不要拿出来侮辱我们的智力了!”光头嘲讽道:“如果你真是那种愚蠢天真的小家伙,现在付出使用时光之镜的代价,灵魂濒临毁灭的就是你而不是我了!”

“老师,你怎么就不能够对这个世界多一点点信任呢?”白龙瞪大了眼睛问。

光头大笑起来:“我亲爱的学生,你在伪装什么呢?你和我一样都是‘永远不会去信任别人的家伙’啊!如果刚才我试图将献祭目标转移到你的头上,你一定会立刻粉碎部分灵魂逃走,那样子我为了至高力量所付出的努力意义何在呢?”

“亲爱的老师,你果然了解我,如果我不是一条龙,你也不是红衣巫师,或许现在我们就不会是这样的结果了,不过事情没有如果,事情变成这样我也觉得很遗憾。”白龙赞叹道。

“不错!不错!这就是命运!”光头吐出了一口血:“哈哈,我的学生,自从掌握了时光之镜的用法,我就陷入了一种矛盾:既害怕着预言应验死亡,又难以割舍可能踏入传奇领域的机会!是你!是你将我从这种矛盾里解放出来的!当我见到重新出现的你力量成长到这个地步的时候,我就知道命运应验了,感谢修纳!让我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力量。”

“所以,那些学徒都是那样死亡的?”白河看着灵魂渐渐灰暗的光头问。

“哼!一群心灵脆弱、资质低劣的废物,我用镜子偷偷照过他们,包括那两个八叶的学徒也是一样……”光头嘿嘿冷笑:“我倒是希望他们经过磨练后镜子会给我新的答案,然而他们连最基础的测验都没有通过。”

“……你没有考虑过寻求密斯瑞尔的原谅吗?”

“密斯瑞尔?”光头似笑非笑起来:“如果要离开萨尔,当年我在八叶的时候就离开了,这里是我的故乡,我是穷人的儿子,我的家人艰难地养育我成长,成为家族几百年来唯一一个有点出息的大人物,整个家族几十人的希望都压在我的身上,你竟然让我背叛他们?我在进行计划之前和咒法学派所有席位导师和高等圆环导师都签订了秘法誓言,只要我能够从巫后的威胁下拯救萨尔,他们就会在有生之年庇护我的家人,现在我完成了约定,他们也会履行誓言,不然秘法誓约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光头声音虚弱下来:“我……已经为家人做好了一切,他们也不能总依靠我一个人活着,人总是会死的。”

“这么说,一切都是你的计划?巫后在这个时候出现也是你计划好的了?嗯,应该说她就是你故意引来的。”白河歪着头问:“可是如果我的未来无法战胜巫后,你又该怎么办?”

白龙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蠢问题,这个光头肯定是偷窥过自己的。

“我的学生,现在,我的魔法知识和宝物全都是你的了,不过我的半位面已毁,估计里面也没什么东西了。”光头丢出一个次元袋和一面镜面开裂的镜子,白龙感应到这是那件神器的真身,显然它已经因为某种原因不再完好:“身为我的学生,难道不应该对如此慷慨的老师的离去感到悲痛么?”

“对于你而言,悲痛和怜悯等同于轻蔑和侮辱,难道不是这样吗?”

“不错!不错!”光头哈哈大笑起来:“我的确不需要那些东西,那么就这样了,亲爱的学生,我该走了。”

他的灵魂逐渐消失:“很多时候,生命和别的东西你只能选择一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有趣。”

“生命也好,力量也好,我全都要。”白龙恶劣地笑了起来。

“果然是条贪婪的龙。”灵魂的回响消失在了空气中。

石化术。

白龙念了句咒语,将即将倒下的光头变成了石像,他默默站了一阵将光头提起来,飞到小岛充满海水的巨坑中央松开了爪子。

石像笔直地‘噗通’一声掉进了海水之中,白河在空中盘旋了半圈,悬停了一两秒,随后振翅朝北方飞去。

咸鱼公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