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寒之翼

第29章 所谓法术

如果他刚才是胡编乱造的,现在就有可能露馅了!

琼克满头冷汗地看着那双红眼睛,一瞬间,心底的如意算盘被打乱,

试探?警告?警告他不要玩花招。

这不是巧合吧,琼克看着白龙,却也不敢因为小命暂时保住而在魔文翻译上搞花花肠子,因为他发现,除了白龙仍然时不常地提问几十个词之前的词之外,其他的词都没有重复。

难道他全记住了?修纳在上!怎么会有这样聪明的白龙!

“等等!Elang!Elang是什么意思!你应该告诉我你记住没有!”

一个念头从琼克脑海中闪过,他马上想到了方法来验证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

随即他就看到了白龙讽刺的表情。

没错,他感觉到了,就是讽刺。

来自一双猩红眼瞳的赤裸裸的讽刺。

“愚蠢的人类。”

轻蔑与鄙视从白龙的声道里面缓缓地飘了出来,看着巫师变得惨白的脸色,一股异样的爽快感充斥着白河的心头。

特么的,原来这么说出来这句台词是这样爽的。

爽快之下,白河发现自己原本生疏的通用语都流畅了不少,而在琼克眼睛里就发现这条白龙的姿态越发恐怖了。

“不要用你的智商来考验我的耐心。”

琼克张开了嘴巴,简直不可思议。

修纳在上,这是条能够识破话术和骗术的白龙。

“说!法术的原理!”白河爪子在琼克头皮上抠出四个小坑,鲜血流了出来。

“我说!我说!先放开我!”琼克大声惨叫起来。

神啊,怎么会有这种白龙,提亚玛特竟然制造出了这种怪物!

琼克双眼圆睁,更加恐怖的联想进入脑海——这条白龙连续两次选自己当作目标,第二次略过身受重伤且肉更多的莉莉安,不会真的是冲着自己来的吧!

是的!一定是的!

种种迹象佐证,这个想法中于琼克心里得到了证实,这让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如果猜测为实,至少现在他不用死了。

然而他胸中的惊惧只是稍稍降低了一点点,他仍旧恐惧万分,天知道这么一条思路诡异的白龙以后又要干些什么出来。

五色邪龙脾气古怪,说不准上一秒还和你和颜悦色下一秒就把你生吞活剥。

他紧张地看着白龙。

白龙则听见冰川下阵阵马蹄声传来,他暗暗皱眉,撕下了琼克的披风将地上的东西一卷挂在背上,琼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条诡异的龙收拾好了行李,又倒提着他的双腿,双翼一震又飞上了高空。

“啊啊啊啊啊啊!~”

琼克惨叫着,冰冷的寒风灌进了胃,他感到自己沾血的裤子变得更湿了。

伟大的修纳在上!这还不如让那个女恶魔继续鞭打我呢!

他泪流满面地想道。

……

高山上的冰窟口。

琼克大口地喘着气,看着门口正对着一本法术书和,心中充满了诡异离奇。

这条白龙竟然真的在练习魔法!

到现在他彻底确认了,这条白龙肯定有着非同一般的智商,这一点发现让琼克更加泪流满面,因为验证的过程让琼克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了做手脚逃跑的机会——他完全接触不到自己的法术书、卷轴、材料,这条龙为了拘留他,一点险都不愿意冒——他明明没有在卷轴的功能上说谎,但是这条龙却对那些卷轴动都不愿意动一下。

白龙正在研究着他的法术书,与三体人进行着认真的学术交流,以求尽快地入门。

“暂时分析出一个阶段性的结果,你要听吗?”

“说。”白龙对三体研究团说道。

“根据我们对实验体情报的收集(琼克的讲解),我们暂时可以做一个理论体系,不过恐怕很难让你立即施展出魔法出来。”

“先说说看。”

“先总结一下他说的方法,他口中的施法过程,是巫师通过自己的意志触摸到了一种名为魔网的大型魔力管理系统,暂且如此称呼。”三体人的解释一行行地出现在白河的视网膜上:“根据他的描述:当施法者触摸到魔网的时候,他就能够在身体周围感应到魔网的力量和构造,于是就可以通过动作来触摸它、通过语言来激活它、魔网的魔力就会在动作的牵引之下,与一些材料共同发生魔力反应,生成最终的法术效果。

从法术的构成来看,尚不知道这门技术有没有可以理性研究的理论可循——这个实验体对于魔法的认知似乎也并不深入;不过通过这个人对于准备法术和释放法术的描述,可以知道魔网的力量似乎处于一种高度不稳定的状态中,运行规律随着时间呈现出不定性的变化,以至于一个法术的大部分组成部分要在实际应用之前完成,首先是基咒:他们会将法术的整体结构以咒文为媒介储存在特制的法术书上;其次是准备仪式,即通过前期施法,将魔网能量汲取出来,以咒文的方式再写在法术书上,释放之时采用的咒文和手势,实际仅仅起到调用和调整的作用,如果要准备一些高等级的法术,还需要利用到特制的墨水。”

“真复杂,但也挺容易理解。”白河看着法术书,微微撇了撇嘴:“但这上面那个小子准备好了法术,基咒是现成的,咒文现在我也能够读懂,至于魔力……”

他闭上眼睛,龙类天生对于魔力的敏感让他从法术书上探寻到一股如同火焰般的热量,这热量仿佛吸引着什么,通过这种感觉的蔓延,白河看到了一层稀薄的东西,当它伸出爪子去触摸的时候,却并没有异样的触感,仿佛直接透了过去。

“你能感应到他说的魔力?”

“好像不难。”白河道:“只是我不知道如何用姿势和咒文来操纵它。”

三体人道:“很显然,这才是所谓法术这种技术的关键点,需要完整的基础理论学习和长时间的实践,长时间的实践对你来说没有问题,不过我想一个好老师或许能够让你事半功倍……你觉得这个实验样品能够教会你这个吗?”

“他?”白河瞥了一眼琼克,不禁想起了刚才不断逼问的结果。

这个巫师哭丧着脸说:“我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重复熟练了就能找到感觉了啊!理论什么的,我能大致体会到意思,但让我解释!我大半都说不明白啊!”

妈的和混子大学生讨论专业的时候不就这尿性?

白河回头一想,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他丢开法术书,一把揪住巫师的脑袋:“脑残!告诉我,告诉我你在哪里学习的法术?”

“北地法师联盟!!我是在北地法师联盟的下属学院学习的!”琼克魂飞天外,忙不迭地开口,对着白河喘息了两口,忽然灵机一动:“你要学习魔法?!太好了!我的老师一定会很欢迎你的!”

咔。

四根龙爪又一次微微陷入琼克的脑袋,白龙将琼克上身提了起来,猩红的双眼讥讽地看着巫师:“愚蠢的凡人!你又在拿你的智商考验我的耐心!”

“我没说谎!没说谎!不!饶命,不要杀我!”琼克大叫着挣扎道:“饶命!尊贵的伟大的龙!我真的没说谎,我的确是在北地法师联盟那里学习的法术!”

“但那里不会欢迎一条白龙不是么?”白龙恶狠狠地晃了晃巫师的脑袋,鲜血从巫师脑壳侧面淌了下来,从下巴一滴一滴滴落在雪地上:“说!哪里能够让我学到魔法!”

“饶命!我真的不知道!要不你去东面的!东面有个红衣术士会!他们!他们是萨尔国的邪恶统治集团!是密斯瑞尔的叛逆!他们对你一定不会歧视的!”

“所以说是个邪恶的法师团体?是不是会很高兴多了一个送上门的白龙奴隶呢?嗯?”白河嘲笑道:“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那你可能就对我没有用处了,所以……”

“等等!等等!不要这样!!”琼克魂飞魄散,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有一个地方!!有一个教授魔法的地方不会!那里绝对不会在意你的身份!不要杀我!我可以仔细地跟你说!”

咸鱼公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