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行道

第174章 虚惊一场

几个人靠拢在她身边,又问道:“您认识秦岳吗?”

江荟想起刚刚秦岳发的消息,让她留心所有可疑的人,而眼前这几个大晚上还带鸭舌帽的人就相当不正常,她装作若无其事道:“不认识,谢谢。”接着快步走开,就连买的小吃都忘记拿。

远离可疑男子后,江荟才拿出手机给秦岳发消息道:“刚刚有几个带帽子的男生来找我搭话,还问我认不认识你。”

秦岳坐在车上再次紧张起来道:“你怎么说的。”

江荟机灵道:“我看他们不像什么好人,就说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被人催债了?”

“你先找个奶茶店或者咖啡厅坐一会儿,随时注意刚刚找你问话的那些人,不要和他们有任何交流。”秦岳索性直接打电话,远程协助她。

江荟云里雾里的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出于谨慎还是回到了刚刚的奶茶店,进门一刻,那群男人也一齐进到奶茶店里。

“他们怎么跟着我进来了?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江荟摸起手机发完消息后,又走出奶茶店。

咚!

“没有撞到你吧,小姑娘?”一个面容憨态可掬的中年男人问道。

江荟这才注意自己出门时太急,和面前这个大叔撞了个满怀,她赶紧抱歉道:“对不……”接着顺势晕倒,被人抱在怀中。

“*!怎么不回消息了!”秦岳拿着手机给她不断打电话。

怀抱江荟的中年人,从江荟兜里拿出手机,接通道:“你是秦岳对吗?”

“嗯?”秦岳听到对方口音不对,质问道:“你让江荟接电话。”

中年男人用江荟指纹瞬间解锁手机,并把她昏睡在自己怀中的画面发了过去。

“放了她,什么事情都好商量!”秦岳对着手机强行镇定道。

韩越伦在车上开始画符,缓缓开口:“先稳住他们,不能让他们把江荟带走。”

张义猛开着车一言不发,导航显示距离临城至少还需要两个小时。

“我们在书生故居等你,记得来哦!”视频至此结束。

秦岳靠在车上,脑海里开始回放与江荟所经历过的一幕幕,深深叹了口气。

“书生故居”得名于历史上曾有位书法造诣远古流芳的人在此生活,是临城市重要名胜古迹之一。

两个小时车程,对秦岳来说时时刻刻如坐针毡。

三人停罢车,张义猛环视周围没有游客也没有行人,点上根烟,深深抽抽了一口,大声骂道:“***,把小秦女朋友给我放出来,否则大爷让龙虎山弟子……”

韩越伦忙捂住他的嘴,毕竟他们三个傻愣愣跑来了,那群人是不是耍在他们都还未搞清楚。

“我到了!告诉我,江荟在哪?”秦岳给对面发去语音消息。

“快!快来人啊……”电话那边突然拨通,并传来呼救的声音。

秦岳一听这话,哪还忍得住,刚想要硬闯,却被韩越伦拦下,道:“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给。”张义猛递给他俩一人一柄铜钱剑,“从刘贵地库里借来的,放在他那里简直暴殄天物。”

噌!

秦岳纵身跳上故居围墙,并接住一样在往上跳的韩越伦,二人骑住墙,伸手把体重快要二百斤的张义猛拉了上来。

“天清地宁,阴浊阳清;借吾法眼,阴阳分明!”

张义猛看他开眼,从包里摸出几片叶子在上眼皮处擦了擦,道:“嗯,把这茬忘喽。”

三人抹黑探索,时不时还会用手机照亮前路,秦岳左手提剑,快步前行,刚刚从电话里传出的呼救声,令他久久不能心安。

唰!

一道红光从前方焚烧香火的大殿闪出,接连传出几声惊呼,而后归于平静。

“江荟,等我!”秦岳放开速度,甩下二人在原地慢慢寻路。

张义猛扔下烟头,打开手电筒,紧忙追过去,“他这也太冲动了,小韩,你快点啊!”

跑到大殿的秦岳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画面,除了几道焦印,再无任何人影踪迹。

“***!”秦岳跑出大殿疯狂喊道:“我过来了,你们想要什么尽管来啊!”

“哈哈!自认为很聪明,却被人耍的团团转,到最后连女朋友都保护不了,现在直接恼羞成怒了?哈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满是戏谑嘲讽。

铮!

秦岳飞身迎上,挥出铜钱剑,动作行云流水,根本不给他避退的机会。

噹!

“这点本事还想救女朋友!”黑暗中人露出身影,手中一块金属方印正好挡住秦岳的铜钱剑。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浩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韩越伦在远处用八卦镜射向黑暗中的人。

噌!

“江荟在哪里?”秦岳看清来人是梁丘后,反而更加不安。

“哦?”梁丘轻而易举躲开金光咒,神经兮兮四处晃悠着:“在哪里呢?女朋友在哪里呢?”

“***!”

张义猛看都没看,直接一脚冲他踢过去,骂道:“把小秦女朋友交出来,否则让你哭都没地哭,你师傅刘贵他已经去崂山受刑了!”

梁丘继续摇头晃脑道:“啧啧啧,你是龙虎山来的?”

“我们今天做个了断!”秦岳根本没心情听他们交谈,随时准备动手。

“啊,哈哈……我可没时间陪你们耍,沪上机票很贵的!”梁丘说罢,转身就要离开。

噌!

秦岳凌空飞踢,踹了上去,喊道:“今天不把江荟还给我,休想离开!”

咚!咚!

梁丘手执方印,一拳轰出,将秦岳打倒在地,舞动身子道:“你娇贵的小公主……也许就在这里,或者那里?”他伸手指指洗砚池,又指指草坪深处,故作纠结。

韩越伦看他神神叨叨的突然想到了什么,忙说道:“打电话,秦岳!”

“哼!”梁丘收起方印,霎时间没入黑暗中,再无踪迹可寻。

三人此时静下心来听着铃声提示音,寂静的故居内,还时时传来回音。

“喂?秦岳,这是哪里呀!”

杨多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