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成长日记

第36章 换不换

吴庸拿出录音笔,简洁大方的造型和细腻贴合的手感昭示着它不是什么便宜货。

摁下播放键,孙老爷子略带沙哑的声音里面中传出来。

“咳,孙子,叫你跑个腿还唧唧歪歪,欠打。”

吴庸鼻子一酸,眼眶瞬时红了。

他还说呢,那天老爷子怎么突然支使他到二十多公里外的一家糕点老字号买绿豆饼,非说整个S市只有他家的绿豆饼最正宗,等吴庸买回来却没吃两口就不碰了。

原来是为了把他支开,叫律师过来修改遗嘱。

“是不是吓一跳?”吴庸仿佛能看到老爷子恶作剧成功的笑容。

“你陪我这些天,又跟着我学戏,算是我半个孙子半个徒弟,比我家那个兔崽子靠谱。”

“反正等我走了,这屋子怕也不会有人再来……正道就是有心,也没空。”

“所以这宅子就交给你照看了。”

“房子旧地方小,不值几个钱,但是个念想。”

“不准卖回孙家,他们要敢有意见,就找陈律师,他会帮你解决。”

老爷子的声音停了一会儿,隐约听到有咳嗽以及喝水的声音。

“还有你拜师的事,希望你好好斟酌。就算不以京剧为职业,也可以当作爱好,去跟人家讨教讨教。我可不希望,教出来个半罐水,堕了我的名头。”

录音到此正式结束。

王蕾还是不服气:“陈律师,你不是说我公公立遗嘱的时候全程都有录音吗?麻烦你把那个录音也放一下。”

“当然可以。”

陈斌正要放录音,却被孙正道叫停:“不麻烦你了,陈律师。我爸的意思我明白。”

继而问吴庸:“我不让你卖房,我用市中心一套两百坪的复式精装修跟你换,怎么样?”

S市虽然不是一二线城市,但地理位置优越,周边风景秀美,又是个文化古城,吸引了许多外地人在这里买房定居,因此房价也是高居不下。

位置好点儿的商品房,怎么都要一万多一平,加上精装修,孙正道想拿出来和吴庸换的这套房,大约能抵得上小三百万。

吴庸有些心动。

他家只有他这么一根独苗苗,父母晚年肯定得和他一起住,方便照顾。要是有那么一套大房子,等爸妈一退休,就可以接他们过来养老。

到时候铁定把他们吓一跳,可以说是很长脸了。

想到这里,吴庸心里那个美啊,当下斩钉截铁地回答孙正道。

“我不换。”

孙正道愣了:“你说什么?”

“我不换!”吴庸怕他还听不清楚,把音量升高了些。

“为什么?如果你是觉得价码不够,我们可以再商量。”

王蕾也端不住富太太的架子了:“正道,不要跟他谈了,这种人就是爱狮子大开口,贪心得很。”

“啧啧,话可不能乱说。”

吴庸盯得王蕾一阵心慌,要是这小演员一气之下把她收买他诱导老爷子改遗嘱的事情捅出来,孙正道绝对会生气。

不过吴庸没有和她纠缠,他还生怕事情捅出来那20万定金被要回去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他继续和孙正道讨论刚才的话题:“大房子谁不想要啊?但我真的和你换了的话,总感觉是背叛了老爷子,浑身不自在。所以还是不换了,遵照老爷子的安排就好。”

如果真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在老爷子在的时候多关心关心他呢?

孙正道还想说话,陈斌突然插话:“既然吴先生不愿意交换,那还是按照孙明辉先生的遗愿,把老宅交给吴先生吧。”

陈斌走到吴庸面前,递给他一张名片:“如果您之后遇到任何法律相关的问题,可以联系我,孙先生生前已经替您付过律师费了。”

“谢谢。”吴庸接过名片,上面写着“盛德律师事务所”,还有陈斌的名字和电话。

虽然孙正道说没必要,陈斌还是当着大家的面放了一遍孙老爷子立遗嘱时的录音。

录音里老爷子口齿清晰,定下遗嘱条目后,也是由律师诵读一遍,确认无误之后才按的手印,完全可以证实今天宣读的遗嘱没有半分虚假,具有法律效应。

现在的情况很是让孙正道头大,却没有转圜的余地。特别是陈斌就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生怕他把吴庸吃了一样。

只能暂且不管这件事,以后再私下和吴庸慢慢商量。

没有别的事情,吴庸和陈斌约好办交接手续的时间,便回出租屋了。

小半个月没回来,屋子里透着一股沉闷又潮湿的味道。

吴庸打开窗,瘫倒在床上把老爷子的录音又听了一遍。

“81576,你说我每次演戏都被拆穿,所有的结局都跟定好了一样改变不了,那我费那么多精神演戏,有什么意义?”

这段时间吴庸通过志愿者之家里的观察日记,看到何杰和姚婷还是没能继续在一起。

虽然心理医生已经告诉她们的父母,这俩孩子没有心理疾病,都是先天性的,从遗传基因里就带了喜欢同性的基因片段,基本不可能后天纠正。

何杰的爸妈还好一点,勉强接受了这个设定。

但姚婷的爸妈完全无法接受,硬把姚婷带回了老家,疯狂相亲,不准她和同性来往。

于是两个人只能暂且分开。

如果说在何杰这一单,吴庸本来就没下多大力气,甚至因为不忍心看她们的父母被蒙蔽,而没有多强烈的想要帮她们的意愿。

接孙家的这一单,则让他感受到了不可抵挡的无力感。

明明很努力在学京剧,还是被看破了;明明孙老爷子已经有了感情,却无法留住他;明明孙浩对老爷子不是完全抵触没有亲情,但最终也没能让老爷子和他说上两句话。

世界或许没有他想像中那么糟糕,却也没有他想像中那么美好。

他定定地看着手机屏幕上,“观察项目81576-002”里观察日记的最后一行。

【2018年4月17日,目标002号自然死亡。】

这行黑体字仿佛在他的注视下活了过来,张狂地扭动着漆黑的躯干挑衅。

吴庸熄灭屏幕:“81576,我们解约吧。”

今月无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