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成长日记

戏精成长日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章 又穿帮了?

云溪茶馆,还是同样的包间。

茶艺师离开后,王蕾问吴庸:“我公公最近有没有跟你说,对小浩有什么安排?”

“说我有唱老生的天分,怂恿我去拜个师父,算吗?”

“他,只叫你去唱戏?”王蕾端杯子的手微不可查地颤了颤。

“所以您指的是哪方面的安排呢?”吴庸反问。

王蕾回答:“小浩和我公公的关系一直不太好,这你是知道的。我就希望公公走之前,能放下心中对小浩的埋怨。如果他能放下芥蒂,切切实实为小浩考虑一番,那才真正说明你让他体会到含饴弄孙的趣味了。”

吴庸看着王蕾那张写满了真诚的脸,怎么觉得越看越眼熟呢?

呵,想起来了。

这不就是当客服的时候,遇到胡搅蛮缠的客户,心里MMP,脸上笑嘻嘻的自己的脸吗?

这表情,一模一样,他在工位镜子里见得可多了。

她脸上有多真诚,实际上就有多虚伪。

吴庸想不明白面前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算老爷子因为自己的表现,而在临终前表示要给孙浩更多的财产,但真正的孙浩已经去世,这对王蕾有什么好处?

如果是为了得到更多的财产,也完全不用走孙浩的路线啊。孙正道可是孙老爷子的亲儿子,孙老爷子去世了,钱不都是孙正道的?作为孙正道的妻子,也能沾着光了吧?

莫非夫妻俩出问题了?

“你听懂了吗?”见吴庸眼神有些飘,王蕾不自觉地把声音抬高了一阶。

“抱歉,可能我头脑不怎么聪明,麻烦您把要求说简单一点可以吗?”

王蕾无语,这小演员之前的机灵劲儿呢?还以为是个懂事的呢。

她不知道的是,吴庸此时在心中涌上一波虐菜的爽快:在我面前装真诚?小爷我让你看看磨砺两年,究极形态的“真诚”是个什么样!

他一双星眸直直地望着王蕾,脸上写满了求知欲,好似真的不明白王蕾的言外之意,并因此感到自责一般。

王蕾本来还有几分火气,见他这副样子也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了,用更直白的方式告诉他:“简单点来说,我希望你能尽快让我公公对小浩有所安排,比如给小浩留一些存款或是股权。虽然小浩已经无法接受,但我不想我公公的人生也留有遗憾。”

“好的,我明白了,一定尽力去做。”吴庸得到确切的答案,露出标准的八齿笑,他知道这样的笑容最具亲和力。

有吴庸的保证,王蕾也舒了口气。

她说公司还有很多事要忙,起身便走。吴庸也说要回去照顾孙老爷子,一起出了云溪茶馆。

在茶馆门口,两人便一个回公司,一个回老宅,分道扬镳。

吴庸在背向王蕾的一瞬间,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

王蕾一定在隐瞒什么,孙家这一单,绝不是表面上的样子。

回到孙家老宅的时候,张叔正拿着手机给老爷子读新闻。

虽然现在的手机都有语音阅读功能,但还是没有真人朗读得流畅自然。

听到吴庸进来的脚步声,孙老爷子打断张叔:“小张,你休息一会儿。孙子,过来接班。”

“你还真不客气。”吴庸接过张叔手里的手机。

“跟我孙子,客气什么?”老爷子似笑非笑。

吴庸顺着跟他抬杠:“你是真的在骂我吧?整天孙子孙子的叫,从我回来就没一次叫我名字。”

“不叫你孙子,叫你什么?你又没告诉我你名字。”

老爷子话一出,像是一双强劲的大手扼住了吴庸的喉咙,他喉结上下挪了挪,一个音都没发出来。

旁边的张叔也惊着了,拿出自己的手机就想给孙家夫妇发信息。

“小张,你不准告诉那两口子。”孙老爷子一声呵斥叫停了张叔的动作。

“孙子,说说吧,叫什么名字?”

吴庸惊讶归惊讶,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用嘲讽的语气说:“老头,你是今天摔下去的时候磕着头了?连我的名字都忘了。”

“装了那么多天还没不嫌累?我知道你不是孙浩,更知道是我那个儿媳妇出的鬼主意。如果是因为他们跟你签的合同里,有被我发现了要赔违约金的条例,这钱我替你出了,你就当可怜我这个快死的糟老头,说几句真话吧。”孙老爷子的声音有些喑哑,像喉咙里吹进了风沙,甚至能从声音里听出沙子的颗粒感。

片刻,屋子里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我叫吴庸。”

“口天吴,中庸之道的庸。”

老爷子笑了:“这名字起得好。”

吴庸忍不住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孙老爷子一脸自得:“孙子,傻眼了吧?”

“其实一开始我差点让你给骗过去,要不是你的老生唱腔偏杨派,还真被你混过去了。”

吴庸瞪大眼:“我第一次在你面前亮嗓就被发现了?那你还和我周旋这么多天!”

敢情那天老爷子对吴庸一顿打,不是因为“孙浩”一直不来老宅看他,而是识破了吴庸的伪装?

“本来我只是有些疑惑,所以想观望几天看看。可你在这一行的天赋甩我家那个兔崽子几十条街,就是只用一边耳朵也能确定绝对是两个人。”

“爷爷我一向是个惜才之人,加上你也给我当了几天孙子,感觉还不错,比我家那位大少爷靠谱,就让你给我送终也没什么不好。”

“今天我只是想知道,我这另一个孙儿姓甚名谁,顺便问问,孙大少爷去哪儿了。”

不愧是明辉集团的创始人,老归老,即使眼睛看不清事物,却依然看得清真相。

看来演技还得再练练,考虑事情还需要更周全些啊。

被拆穿的挫败感让吴庸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随即,“孙大少爷去哪儿了”这个问题像一座从天而降的五指山,撞进他的脑海,震得他脑仁儿疼。

难道告诉老爷子,你的孙子一年前就狗带了?

就算爷孙俩关系在不好,也是血亲。这么告诉一个身体虚弱的老人,能保证他接受得了?

但如果说谎,怎么说,才能让孙老爷子安心,不再追究这件事啊?

今月无眠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