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罚者

审罚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章 王宫宴会

深夜,卡莫德送艾文回家,顺便告知刚才的事情。

虽因茉莉的缘故,导致瓦拉莎没给艾文好脸色。

可他终究是自己的儿子。

当他主动认错,写下保证书后,瓦拉莎一早前往王宫,告诉国王这事。

“哼,尼曼人的胆子真大,竟敢在我眼皮下刺杀我的外孙,简直欺人太甚。”

“父王,尼曼人这次显然是针对艾文;虽不清楚什么原因,但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好机会。”

寝宫内,国王得知艾文昨晚的经历,怒不可竭道。

他听过瓦拉莎的回答,顿时变得有些疑惑。

“瓦拉莎,你想说什么?”

“艾文不光是王室子嗣,还是教会牧师,杀他等于同时得罪教会和帝国;虽然教会不插手帝国战争,但自己的牧师被人刺杀,总要追究责任吧?”

“你是说……把教会拉进来?”国王略显迟疑,道。

“这个理由听上去很正当,但不至于让教会大动干戈。”

“那你想表达什么?”国王皱眉道。

“事情不大,我们就闹大,只要附和的人多,就算子虚乌有,也会变成真的;到那时,即使教会不愿意,也不得不有所行动。

“届时,我们可以制造舆论,以大义之名出兵;如此一来,教会的信徒就会响应我们。”

国王听完她的分析,顿时眼前一亮。

教会信徒蕴含的能量很大,只要教会出面谴责,他们就会付诸行动。

无论这种内患,对尼曼帝国的影响有多大,都对己方有利。

“瓦拉莎,这个主意真棒,是谁出的?我要召见他。”

“父王,您什么意思?女儿有那么不堪吗?您为何觉得另有其人?”

“哈哈,这很简单,你没上过骑士学校,既不会兵法,也不会战阵,如何制定这个计划?

“再说了,你又不喜欢军事;诸如这类比较专业的计划,你没办法制定出来。”

瓦拉莎听国王这么一说,顿时脸蛋一红,不再狡辩。

她想了一会说出献策者,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儿子——艾文。

“你确定?”

国王疑惑道:“这孩子什么时候学得这些?他不是牧师吗?怎么还会军事?”

“我也不清楚,反正他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人捉摸不透。”

“他为什么让你转告,而不亲自过来?”

国王虽然将信将疑,但更好奇艾文这么做的用意。

献策之事通常会得到奖赏。

如果他的计谋有效,作为王室子嗣,他能得到的奖励会更多。

因此,艾文没理由让人转达,即便那人是自己的母亲。

瓦拉莎起身环顾四周,凑到国王耳边,小声道:“避嫌。”

短短两个字虽然平淡,却让国王大吃一惊。

有了奥尔帝国的前车之鉴,所有王国对继任者的要求很高。

不但必须是王室成员,还要具备极强的综合能力。

如果能力不足,哪怕是国王嫡长子,都没有继承资格。

艾文虽是旁系子弟。

但只要他的计策成功,就有资格争夺继承人的位子。

“瓦拉莎,回去告诉艾文,明天参加王宫宴会;穿精神点,别给我丢脸。”

瓦拉莎微微一愣,喜出望外,道:“多谢父王厚爱,我一定把艾文打扮成明天的焦点。”

——

——

书房内,法拉尔看着手心发黑的卡莫德,惊讶道:“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体内的圣光,正在逐渐消散?”

卡莫德用力咳嗽一声,神色有些黯然。

他与黑袍人交手的过程中,明显感到力不从心。

若非他拥有强悍的防御,未必能及时救下艾文。

“之前我和两个黑衣人交手,被他们用暗黑魔法侵蚀了。”

“这怎么可能?”

法拉尔震惊道:“圣光是暗黑魔法的克星,怎么会被侵蚀?”

“咳,这不是普通的暗黑魔法,而是极具腐蚀性的幽暗魔法。”

话音刚落,法拉尔忽然想到什么,迟疑道:“你……你是说他们是暗黑魔法师?”

暗黑魔法师,魔法师职业的鼻祖,追根溯源可到第一次种族大战前。

他们刚出现的时候,人们不但不排斥,还以成为暗黑魔法师为荣。

由于这种魔法太过阴暗和残忍。

伴随一系列悲剧出现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抵制。

为了遏制它的发展。

伊力尔制定了一系列,打击暗黑魔法的规定,并延续至今。

“虽然我不确定他们的身份,但多半不会有错。”

法拉尔沿着书桌徘徊,搞不懂尼曼帝国,哪来的暗黑魔法师?

常年驻扎在尼曼本土的分会,怎么会对此没有一点察觉?

“法拉尔,你应该向总会提起这事;如果暗黑魔法师真得存在,而尼曼分部却不知情,后果十分严重。”

“你是说……”

卡莫德匆忙挥手,道:“无论是与不是,我们都有必要上报。”

“那你的伤势怎么办?”

“别担心,我去总会送信的时候,顺便让会长帮我治疗。”

——

——

对于丹文帝国来说,今天是一个重大的日子。

通过瓦拉莎给出的计策,还有和大臣们讨论的结果。

丹文帝国国王——托马德·菲利文,将在今天的宴会上,正式对尼曼帝国宣战。

为了彰显帝国的繁华。

他特意将王宫宴会厅,布置得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不一会,艾文身着黑色礼服,跟着瓦拉莎走进大厅。

宴会厅最少有两千平米,正中间有一个一百平米的正方形舞台。

大门正对面放着一张三十米长的金色长桌,几个靓丽、帅气的男女坐在两边,陪着托马德聊天。

两旁各有数十张华丽的圆形桌案。

许多参加宴会的宾客,此刻正坐在靠椅上闲聊。

“三公主携艾文殿下到!”

一名侍者看到艾文母子,扯着嗓子,喊。

托马德笑着站起身来,挥手示意艾文过去。

“外孙艾文叩见陛下,愿吾王福寿安康、万寿无疆。”

艾文仔细整理衣角,大步向前,然后跪在地上。

他的举动来得突然,托马德愣了楞,笑着回过神来。

“你这孩子搞得太正式了,这不是受封仪式,没必要那么多礼。”

艾文恭敬点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由于法拉尔的缘故,他以前一直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

除了国王大寿,他从没参加过任何形式的宴会,但即使是国王大寿,他也是坐在人群中。

究其原因在于,旁系子弟没有资格,与直系亲属坐在一起。

这次若非艾文的计策,让托马德另眼相看,他今天根本不会来,更别说坐在国王身边。

“诸位,很高兴你们能参加这场盛大的宴会;为什么开办这次宴会,大家应该都很清楚。

“六国公约,乃是六国共同拟定、签署的和平条例,任何一国不得单方面撕毁;尼曼人自持国力强盛,对卡曼帝国不宣而战。

“我等作为条约国,理应惩戒他们;我已拟好宣战书,正式对尼曼帝国宣战。

“即日起,所有城市进入战备状态,一旦发现尼曼人的踪迹,格杀勿论;我在此敬大家一杯,预祝这次的战役旗开得胜。”

此言一出,所有人纷纷起身,举杯异口同声道:“预祝帝国旗开得胜。”

不一会,上百名身着统一服饰的侍女,将一道道鲜美的菜肴,陆续端上餐桌。

期间,三十个性.感妩媚、身材姣好的妙龄少女,身披一层白色的轻纱,为众人表演歌舞。

“艾文殿下,很高兴再次遇见您,来,我敬您一杯。”

席间,之前被艾文“请”走的茉莉,忽然端着酒杯过来。

他尴尬一笑,碰杯道:“真巧,没想到又见面了。”

“是啊,没想到从不参加宴会的艾文殿下,居然也会到场,真不知道上天是否早有安排?”

“艾文弟弟,我敬你一杯。”

茉莉刚才说完,一个二十出头、风流倜傥的男子,端着酒杯走来。

他的眼神一直盯着茉莉,全程没看过艾文一眼。

艾文仔细想了一会,通过本体记忆,获知这人的身份。

他是皮尔特的儿子——巴德龙·菲利文。

皮尔特是丹文帝国的大王子,托马德最钟意的继承人。

虽然他还没有名分,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下一任国王。

“表哥,很高兴见到你。”艾文与其碰杯,一饮而尽。

巴德龙象征性.地喝了一口,掏出两张门票,殷勤道:“茉莉,我买了两张比亚话剧团的门票,希望你能赏脸,和我一起去看。”

茉莉扭头看向艾文,问:“艾文殿下,您觉得呢?”

“什么意思?他请你看戏,你问我干嘛?”

艾文看到巴德龙脸色不对,心惊胆战道。

他现在不能树敌,否则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利于未来的发展。

“巴德龙,我等会要陪艾文殿下散步,你自己另寻他人吧。”

倾城浪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