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罚者

第39章 计划逃跑

夜色笼罩海空,大海在夜色中闪烁,就像一位深邃老者,静静地睡在暮色里。

天空飘着毛毛细雨,在火把的照耀下密密斜斜、相互交织,给洞外增添一份朦胧的雨境。

长廊两边有两面五米高的围墙,直线距离有四百米。

石壁两边都是大海。

艾文透过上面的缝隙,能看到远处有渔船划动。

尽头处有一扇三米高的铁制大门,里面放有上百个牢笼。

每个牢笼用木板隔开,里面住着衣衫破烂的囚犯。

他们的状态非常不好,一个个无精打采、麻木不仁。

领头人带着艾文靠左前行,走进一间昏暗的小屋。

屋里有一张破旧的单人床。

床单和棉被不知多久没洗,表面不但褶皱,还有许多污渍。

一个女生坐在右边的椅上,盯着梳妆台上的镜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领头人用力咳嗽了一声,女生回神,转身走了过来。

仅从外表上看,女生大概十五、六岁,长得不高,手臂非常细小。

她的颧骨凸出,十个指头像一束枯竹枝,仿佛一折就会断似的。

她的身上没有衣物,只用树叶挡住重要部位,看得艾文无所适从。

“太难以置信了,你居然真得找到他了。”

女生凝神打量艾文,忽然发出惊叹,对领头人笑道。

领头人用艾文听不懂的语言,解释之前发生的一切,他让艾文在屋里呆着,转身走出房屋。

“你叫艾文,对吗?”

“是的。”

艾文下意识地点头,诧问:“我好像没说过我的名字,你怎么会知道我叫艾文?”

“嘿嘿,我不光知道你叫艾文,还知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艾文的内心猛地一颤,看女生的眼神充满惊恐。

她看上去并不会魔法,怎么能一眼就看穿自己?

“行了,你不用紧张,我的眼睛有些特殊,能看透人的灵魂;你的灵魂与众不同,所以我才得此结论。”

艾文听过她的讲解,这才注意到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是深色的,慵懒而又毫无光彩。

有时会射出一道黯淡阴沉的火焰,将那蜡黄扁平的脸与瘪陷的嘴巴,照得令人心里发怵。

如果单看她的面庞,完全不像一个女生,更像一位苍老的妇人。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上去那么苍老?”

女生神色黯然地低下脑袋,嘴唇微微一动,没有说出真相。

艾文蹲下紧盯她的眼睛,重复之前提过的问题。

“你别问了,因为你的问题没有答案。”

“为什么?”

艾文诧异道:“难道你天生这样?”

女生仔细把玩她的手指,既没有承认,也没有拒绝。

她给艾文的直观感受,就像一个自闭症患者,躲在阴暗的角落,不愿与人交流。

他不明白领头人想做什么?为什么让他陪女生聊天?

难道他是女生的父亲?

可如果他是对方的父亲,怎么会安排她住在这种地方?

“行了,你别乱想,他不是我的父亲;我只是一个被抓来的囚犯,不想和别人说太多心事。”

有了之前的案例,艾文对于她那诡异的能力,逐渐有些适应。

他根据女生刚才的说辞,提出一个重要的问题。

“你会被他们单独关押,是不是领头人想获取这种能力?”

女生微笑点头,道:“他的确想获取我的读心能力,但如果没有你的帮助,这一切就是妄想。”

“这是为什么?我又不是吸魔石,怎么帮他获取能量?”

“光靠你肯定不行,但你体内的能量却能做到。”

艾文惊讶地坐在床边,在脑海里梳理整个事件的流程。

女生看到艾文沉思,不由狡黠一笑,上前道:“我看你好像有些彷徨,不知你在苦恼什么?”

“有些事,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我能感觉得到;它们深深刺激着我,使我游走在奔溃边缘,我一直都想反抗,但始终无能为力。”

女生忽然抓住艾文的手臂,盯紧他的双眼,道:“你的灵魂不再纯粹,需要更多营养清除杂渍;忘掉这些烦恼,你还是你,一个真实存在的你。”

艾文看到女生长长的睫毛下,如同湖水般清澈的眸子里,闪烁着让他身心愉悦的光芒。

他感觉整个人好像飘在空中。

灵魂自动脱离躯壳,寻找属于他不曾拥有过的幸福。

“艾文,快点给我醒过来,你的灵魂自己操控;忘掉眼前的一切,别让他人有机可乘。”

突然,苍老的声音在艾文的耳边响起,使他瞬间恢复神智。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操控我?”艾文捏住女生的手臂,脸色阴沉道。

“我想离开这里,但我知道你不会帮我,因为你很有自知之明;可这是我逃跑的唯一机会,我不能让它从我的手上溜走。”

女生哭泣的样子特别凄凉,就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想在弥留之际,再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对不起,我只是很不爽被人操控;逃跑这种事,我肯定赞同,但你有什么计划?没有计划的逃跑很难成功。”

“制定计划需要什么?”女生止住眼泪,问。

“首先得有一张整体地形图、区域地形图,以及敌军布防图;其次,我们要救出外面的囚犯,让他们加入,增强我们的实力。

“最后,我们要集中力量向出口突围;如果无法有效执行,那就退往仓库,获取补给再做打算。”

话音刚落,女孩从床下拿出一张地图,正是艾文口中的整体地形图。

她知道整个巢穴的所有布局,地图自然由她搞定。

但外面的囚犯并非军人。

他们不见得会为了逃跑,而冒着丢掉性命的风险加入。

“我之前想过这个问题,麻木是摧残一个人斗志的根本,他们的确很难被说服;但相对的,恐惧是促使人进步的源泉。

“因为害怕才提升自我,因为畏惧才不断前进;面对眼下已知的危险,人们只想快点逃离,没人愿意继续逗留。”

女孩一愣,迟疑道:“你的意思是,将恐惧化为动力之源,迫使他们放手一搏。”

“对,所有人都知道,留在这里,只有等死;放手一搏,总会有人活着离开。

“而且洞中还有我的同伴,他们个个实力高强;有他们带队,大家离开的几率能提升不少。”

女孩笑着点头,掏出一张白纸。

她咬破手指用鲜血画画,打开房门叫来领头人。

“这是你梦寐以求的修习方法,我可以把它给你;但作为交换,我要他留下来陪我。”

领头人诧异地看向艾文,说了一句艾文听不懂的话语。

女孩闻言笑道:“他很幽默,我想和他多呆一会;他的魔法元素已被封印,外面走廊都出不去,你还担心什么?”

领头人皱眉看了图纸一眼,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开。

关门前,他用魔法传音警告艾文,不要因为一时脑热,从而害死茉莉。

艾文闻言身体猛颤,就像被人打了几拳,不自觉地后退几步。

在他的计划里,他算到了地形、敌人布防、装备补给、煽动人群、汇合同伴等一系列因素,唯独没有算上茉莉。

一旦他们的计划开始,不管最终是否成功,茉莉肯定会丢掉性命。

“艾文,你在担心你的恋人吗?”

为了不引起他的反感,即便女生看穿艾文的心思,仍要多此一问。

“对,我以前一直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好牵挂的;可茉莉现在他们手上,一旦计划开始,我怕她身首异处。”

女孩伸手摘下身前的树叶,轻轻地吹一口气,接着在空中消失。

“它……它去哪呢?”

“有它在,你的恋人将不会有事;解决完你的后顾之忧,就让我们大干一场。”

女生调皮地眨巴眼睛,原地手舞足蹈,看起来活力十足。

他无意间看到女生的重要部位,顿时脸红转身,劝她穿上衣服。

通常而言,被一个男生看到重要部位,女生都会匆忙找东西遮掩。

可她的表现不但反常,还走到艾文的面前,自嘲一笑。

“你认为这个必要吗?不是每个女人光着身子,都能诱.惑人的。”

“这不是你光着身子的理由。”

艾文脱下外套替她盖上,郑重其事道:“你要尊重自己,就像一只鸟爱惜自己的羽毛;别人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看自己。”

女生震惊地看着他,身体莫名地泛着幽光,变成了一件红黑相间的公主裙。

她牵着裙角原地转圈,对艾文露.出灿烂的笑容。

“现在怎么样?”

“你穿上这件衣服真漂亮,你是魔法师吗?还会变点什么?”

“我的确是一名魔法师,但你看到的衣服并不是真的;这是幻象,不信你看身后的镜子。”

艾文回头看向镜中的女生,发现她的身体仍然光着。

“这……这太奇妙了,难道幻象不属于魔法?”

“幻象通常分为三种,魔法幻象、神经幻象、灵魂幻象;除了魔法幻象,后面两者不属于魔法范畴。”

“是吗?”

艾文好奇道:“三者之间有什么不同?”

“魔法幻象,通常指运用魔法制作的实物,以迷惑、围捕、猎杀、袭击为目的。

“精神幻象更多是虚幻的事物,幻境、幻觉就是它的代表;主要用于围困、囚禁、混乱他人的思维。

“至于灵魂幻象,主要通过人的意境,开辟心灵空间,连接他人的思维,将双方带到一个独立存在、具备主观意识的幻境中。”

倾城浪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