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齐天大圣

第6章 巫术:木鹤鹰尾术

“别!千万别!我起来,我起来!”

听到赢岳这话,灰衣老者吓得浑身一颤,连忙窜了起来,生怕赢岳反悔似得:“小哥,不,先生,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治我的鸢鸢啊,一定要救她!”

“别墨迹了!”赢岳摆摆手,道:“我先给她仔细看一看!”

“好好好!”

老者连连点头,但是瞥见岸上的王少等人时,轻咳一声,对女孩道:“鸢鸢,把竹筏划到湖心!”

“是,爷爷!”女孩看了王少他们一眼,拿起竹竿,撑着竹筏朝远处飘去。

“喂……”

“别走啊!”

赵桦桦等人大急,他们当然想看事情的结果,但是竹筏越飘越远,又岂是他们可以阻止的?

灰衣老者明显不想让他们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他们能怎么办?

只得懊恼的看着竹筏越飘越远,越飘越远,然后拐了个弯,消失在一座山背后。

……

“先生,我孙女到底什么病啊?”

灰衣老者试探着问道,此时此刻,他依旧有几分怀疑,毕竟孙女这病,是经过无数名医确诊的绝症。

眼前这个少年,真能治?

“这不是病!”

赢岳摇了摇头:“这不是普通的病,是一种……”

他正要解释,忽然发现这里是地球,即使自己把“病情”说出来,恐怕他们未必相信。

“先生,您是不是想说,这不是一般的病,而是一种由基因突变而引发的基因病?”

灰衣老者盯着赢岳,激动的说道。

“基因突变?基因病?”

赢岳闻言一呆,缓缓道:“算是吧,血脉病,用你们的话来理解,应该就叫做基因病。”

“算是?”

“血脉病?”

灰衣老者和孙女相视一眼,都有些糊涂了。

“好了,关于这种病是什么,我们不需要追究,重点是把它治好!”

赢岳淡淡道:“这种病比较难治,不过对我而言,不算什么!”

“先生,如果您能治好鸢鸢,请务必施以援手!”

老者激动的很:“您有所不知啊,鸢鸢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就吃尽了苦头,每月十五晚上,都会浑身冰冷,如坠冰窖。

尤其是这些年,病情越来越严重,以前每晚只发作两个小时,然而这几年,发作的时间越来越长,上个月,整晚都在煎熬。

唉,这些年来,我带着她遍访名医,能去的地方都去了,但是根本没用,以现代的医术,根本不可能治好基因病。

鸢鸢是个好孩子,心地善良,她不应该遭受这样的磨难,不应该啊!”

说着说着,老者眼眶微红,鸢鸢也低声哽咽起来。

“放心吧,若是连这点病都治不好,我也不用混了!”

赢岳微微点头,然后轻轻扣住女孩的手腕,一道真元度了过去,进入女孩的体内……

女孩的病,按照大圣的说法,其实是一种血脉病!

血脉,就是基因,是传承于祖先的宝贵财富!

这个女孩,身具一种特殊血脉,而且还相当强大。

如果女孩身在仙界,有着浓郁仙气的滋养,血脉早就觉醒,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想要觉醒而不得,以至于长期折磨女孩,反而成了一种病。

以赢岳现在的修为,自然不可能祛除女孩体内的血脉,他要做的是用真元将封印住这种血脉,让它永远无法觉醒。

封印血脉,这对别人来说匪夷所思,但是对赢岳而言,还真不叫事。

对融合了大圣血脉的他而言,区区血脉,又算得了什么?

“一定要治好,一定要治好!”

爷孙俩盯着赢岳,手心紧张的都冒汗了。

大约五分钟后,赢岳松开女孩的手,笑道:“幸不辱命,已经搞定了!”

“这就好了?”

爷孙俩微微一愣,都有些不敢置信,这么严重的基因病,把把脉就治好了?

真的假的?

老者狐疑的看向孙女,问道:“鸢鸢,你感觉怎么样?”

女孩连忙站起身,到处摸了摸,发现身体轻盈,就仿佛又去掉了枷锁一般,非常的轻松。

“我感觉……好轻松啊!”

“真的好轻松!”

女孩望着自己的双手,美眸中泛起泪珠儿,惊喜的无以复加。

“我看看!”

灰衣老者连忙拉过孙女的手,把起脉来,渐渐地,他的眼睛亮了:“好了,真的好了,我的乖孙女,你真的好了!”

说着说着,祖孙俩竟然抱在一起,大哭起来。

“……”

赢岳笑着摇了摇头,撑起竹竿,就要把竹筏撑到岸边去,他还有件大事要做,不做如骨鲠在喉,所以不想继续在这里耽搁了。

“好了好了,先生还在这里呢!”

哭了一会儿,灰衣老者才意识到赢岳还在竹筏上,连擦了擦眼眶里的泪水,笑着道:“让先生见笑了!”

“人之常情!”赢岳摆摆手。

“鸢鸢,来,谢谢先生的救命之恩!”

“谢谢先生!”

女孩深深鞠了一躬,眼中满是感激,这个时候她似乎意识到,赢岳之前把王少扔进水里,并非要杀人,真的只是教训教训他而已。

以赢岳的手段和本事,王少恐怕想死都难!

“我吃了你的千年参王,治好你的病,一报还一报,无需谢我!”赢岳耸耸肩,无所谓道。

“千年参王虽然珍贵,但如何能与救命之恩相比?”灰衣老者连道:“先生大恩,我刘岩石将铭记于心,永生不敢忘!”

此时此刻,他心里惊喜的无以复加,但同时也掀起了惊涛骇浪。

孙女的病,是什么样的绝症,他一清二楚!

那可是连无数名医圣手都束手无策的基因病,眼前这位小先生却随手把把脉就给治好,这是什么医术?

中医?

中医有这么厉害吗?

老者自己就是一个中医名宿,浸淫中医几十年,算的上整个大秦中医界最拔尖的一群人。

但从没听过,仅凭把脉就能治病的。

眼前这位小先生,到底是何方高人?

“什么大恩不大恩的!”

赢岳摆摆手,道:“吃了你的参王,我也没什么还你,治好你的病当做是偿还吧!”

“先生高义啊!”

爷孙俩相视一眼,对赢岳的观感一下子好了起来,半截千年参王,换取一条命,这等大恩,眼前这位小先生竟然浑不在意。

此等心胸,令人折服啊。

“先生,您是叫赢岳吗?”

这时,女孩看着赢岳,忽然一脸羞赧的问道,虽然娇羞,但是漂亮的大眼睛勇敢的盯着赢岳。

“对啊,我就是赢岳,有什么问题吗?”

赢岳笑着说道:“如果没什么问题,那我先走了,我还有事要做!”

“没……没什么问题!”

女孩连忙摇了摇头。

赢岳微微点头:“那行,把竹筏划到岸边吧!”

“是……”

女孩嗯了声,撑起竹竿,向着岸边撑去,而灰衣老者则拉着赢岳坐到竹椅上,笑道:“不瞒先生,其实我也是一个中医,在杏林之中也算小有名气,可为何从未听说过先生之名呢?”

“对呀,以先生的医术,应该闻名于世才对,为什么会籍籍无名呢?”

女孩也诧异问道。

“这个嘛……”

赢岳沉吟少许,随口编了个借口,道:“我也是刚刚学成出山,老师有规定,不出山之前,不得行医救人,所以……对了大爷,这是哪里啊?”

老者大吃一惊,本想再问,但是见赢岳岔开了话题,也不好再问,但是心里着实难以平静。

“先生,这是云阳县外黄石水库!”

“原来是黄石水库!”

赢岳长长松了口气,黄石水库位于云阳县东边,大约20里路,看来赵瑞虎并没有把自己抛到偏远的荒山野岭。

“赵瑞虎……”

……

离开云阳水库,赢岳没有坐车,而是一路奔跑,朝县城飞奔而去,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20里路根本不算什么,再说了,他身上一分钱没有,也没法坐车。

半个小时后,终于回到云阳县城!

“赵瑞虎昨天还在云阳县,今天可能还没走,不知他现在在哪?”

矗立在县城东关的一个十字路口,赢岳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皱起了眉头。

“找到赵瑞虎!”

“一定要找到他!

“不过县城这么大,该怎么找?”

“赵家的惠龙集团在云阳县,倒是有一个分公司,要不去那边守株待兔?”

“等等……”

想到找人,赢岳福灵心至,想到了一个找人的小法术——木鹤鹰尾术!

这是一种传自上古巫族的简单术法,是巫族用来追击受伤猎物所用的巫术,比猎犬还好使。

简单来说,只要持有猎物的一块皮,一根毛发,就可以借用此术,将受伤的猎物找出来!

以赢岳现在的修为,太过高深的法术,如七十二变、法相天地、三头六臂,根本用不出来。

但是木鹤鹰尾术这等低劣的小法术,却是可以的。

“赵瑞龙的头发……那个山坡上可能有!”

不得已,赢岳只回到那个山腰,只见山坡上杂草丛生,树木茂密,到处都是践踏过的痕迹。

同时,还有一滩血迹。

那是赢岳挨打的地方!

“头发!”

赢岳呼出一口浊气,双目如电,沿着这片区域仔细寻找起来,以他如今的目力,百米外的蚊子都能捕捉到,苍蝇翅膀上的细小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在杂草堆中找一根头发,并不是很有难度。

5分钟后……

漂泊的黑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