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材夫君紫眸冷妻

第18章

沐瑾枫双手举起,在自己的身前来回绕动,好像是在练功一般。他们看见她的动作均不以为意,看不出什么套路来。

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暗藏玄机的挥舞着自己的双手,嗜血的冷笑慢慢爬上了沐瑾枫是嘴角、媚眼,这一刻,她不再是仙子,而是来自地狱的夺命使者。那嗜血笑容犹如地狱门外盛开的彼岸花般妖艳却致命。

痛,原来小时候练功受伤的痛不是痛,战场上刀剑砍杀的伤口也不是痛,这样的痛才是痛,他恨不得自己有把刀切掉自己疼痛的部位。蚀骨?钻心?不,都不能够形容他此刻的痛苦。

现在,他浑身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所有血脉都在连在一起了,疼痛难忍,犹如被人拽在手心里任意揉捏一般。

他,可不可以后悔刚才去捉弄龙君翼?可不可以后悔认识了对面那个满眼嗜血冷笑看着他的女人?可不可以后悔出生在这傲天大陆?

不,他在心里疾呼,他们却无人能听懂他无声的呼唤。只看见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他口中慢慢溢出,而他却连阻止它们流出的力气都没有。

他,快要死了吧?呵呵,这段人生就那么结束了吗?他的人生才刚刚起步而已,似锦前程,如花娇妻,一切都已经开始远离他了是吗?

突然,两道强光出现在他面前,即将闭上的双眼立马染上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只一瞬间之后就又换上了释然。

原来,原来我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了,呵呵,他,命中不凡,岂是我可以冒犯伤害的。报应啊,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呵呵,父亲大人,你早早就告诉我他们俩不是我能惹的人,而我却不信你。现在,我信了,呵呵,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是吗?

他看见了沐瑾枫和龙君翼都被一种光圈包围着,而那光的颜色就是他们耳饰的颜色,也是他们眼眸眼瞳的颜色。没错,此时他看见的沐瑾枫瞳孔颜色不再是大家面前的黑色,而是她一直掩饰着的紫色,诡异而妖魅。

咎由自取,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双目随着思绪慢慢简化的只剩下咎由自取四个字而缓缓闭上,周围一直静静站立着观看的人终于反应过来,冲过去查探他的情况。

龙傲宇最先奔走过去,手伸到孙彦的鼻子下面,却感觉不到属于活人的气息,哪怕只是一丝丝都没有。他,已经断气了,而那个罪魁祸首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静静的冷眼看着他们。

“孙彦,孙彦,太子殿下,他……”一个身穿白衣的书生模样的男子略显紧张的看了一眼龙傲宇,看见他眼底的愤怒,心没来由的慌了。

他们只是想要捉弄一下龙君翼,让他丢脸罢了,没有想要他的命,可是……

龙君翔也凑过来看了一下孙彦的模样,血从他的嘴里流出,一直染红了他的衣衫,甚至染红了一小块草地。血尽而亡,他就是那么清晰的感受着自己的鲜血一滴滴流出,直到最后一滴心血冲出心脏,他也就闭目绝息了。

好残忍的手段,好邪门的功夫,这个沐瑾枫实在是太残忍了。

“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杀死了孙彦,看你怎么跟孙将军解释去?哼!”孙将军年近五十,戎马半生,只娶了一位夫人,也只得了一个儿子,一直是他的掌中宝,心头肉。

虽然他对孙彦要求严格,可是那都是为人父母望子成龙的天性罢了。夫妻俩除了事关前程方面的事情以外,其他的事情都任由孙彦自己做主。

上个月,孙将军才应爱子之意前去礼部尚书府提亲,欲在下个月将尚书小女文雅雪娶进门。文雅雪是孙彦自己挑的妻子人选,人美心善,可是一切都成为了泡影了。

“哼,怎么解释?”不在意的轻声冷哼,侧过身子,手指向仍然躺在地上昏迷的龙君翼,恶狠狠的道出。

“我用解释吗?该解释的是你们。要不是他自己犯贱,只想着欺辱我夫君,会受到这样的惩罚吗?哼!孙将军要是不满意我的做法,大可叫他来我逍遥王府,我与他当面对质。”

慢慢掩去心中的愤怒,这一次你们应该有个教训了吧!

双手将龙君翼从地上扶起,一只手越过自己的脖子,整个人的重量全倾倒在了自己的身上,缓缓地踱步离开了。

徒留下几个人围着孙彦的尸体目睹杀人者慢慢离开,一个个思绪飘忽,不知道想什么,却被走远的沐瑾枫传过来的声音震醒了。

“你们给我听着,我沐瑾枫向来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那么,今日起,后面加上一句:犯我夫者,千倍还之!孙彦就是这个誓言的见证!”

搂着昏迷的龙君翼,一脸邪笑的沐瑾枫快速的迈着步子前进,她知道,她的话,他听见了!

蓝眸忽闪,喜悦无限,头上的伤口似乎没有那么疼了!

偌大的逍遥王府安静的如同没有人烟一般,仆人侍女都不知道忙什么去了。沐瑾枫搀扶着龙君翼慢慢的在府中穿梭着,却还是没有碰到一个人影。

这下,沐瑾枫觉得奇怪了,就算龙君翔早一步回府将她杀人的事告诉了王妃,依王妃,世子妃以及那一大堆不知名侧妃的性子,怎么可能不去府门口等着看热闹啊。

就算不去府门口等着,那也应该派几个心腹小厮在门口打探情况,然后传递过去啊。今天大家难道都转性了不成?不过她是不会相信的,只怕这个王妃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吧!

漪澜之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