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空间

无主空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穿越到奇异世界

会场门口人来人往,只见郝运满脸笑容朝西装青年走来,恭敬的递上了一支高档香烟。

“诶,大哥,今天的事儿,您大人有大量,还请别放在心上。”

这是他特意花大价钱买来的,一般人根本抽不起。他平时很少抽烟,但是偶尔也需要香烟做些事情。

“是你小子呀!以后做事前先掂量掂量,有些人你得罪不起!懂吗?”

西装青年有些不耐烦,他根本没把郝运放在眼里。

见到郝运递来的烟,眼神里有些许的怀疑,右手接过香烟,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见没什么异常才叼在嘴上。

郝运也连忙哈腰帮着点上。

“明白,明白,以后有事一定叫小弟我,哪天有时间请您吃饭,权当赔个罪了。”

郝运一边说着一边扫视起了青年的西服。

“请我吃饭?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份!”

西装青年指了指郝运一脸不屑的说道。

“是是是,是我有些唐突了。”

郝运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还是笑脸赔罪,看着青年一口一口的抽烟。

“行了行了,还不赶紧滚?”

青年见郝运赖着不走,打发了一声。

郝运又恭维几句才缓缓转身,刚刚回头便听见一声叹息。

他心中暗道:“终于起效了!”

郝运马上回头,见青年正捂着太阳穴,他连忙上前扶住。

与此同时,他左手游走在青年的腿上,右手则悄悄探进了西装之中,手法及其娴熟。

短短几秒青年便清醒过来,而郝运早已得手。

“大哥,您没事吧?”郝运扶着青年表面担心的问道。

那青年回过神来,看了看郝运,又连忙摸了一把自己的内兜,郝运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儿。

熟悉的手感传来,青年才瞥了一眼郝运道:“没你的事儿,滚吧!”

这次郝运转头就走,快速的离开了青年的视野,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动作看起来十分平常。

坐在车上,郝运将偷来的血钻装在兜里,又隔着衣服狠狠的攥了一把。

他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意,这回他可有事做了。

刚刚的香烟早就被他隐秘的沾上了强化液,他就趁着青年晃神的时候,把血钻从盒子里取了出来。

他有信心,这招金蝉脱壳,那青年绝不会猜到。

车速非常快,郝运找到了一个偏僻的出租屋,用仅剩的钱租了一个房间。

他在房间内来回渡步,抽着烟思索接下来要应付的事。

他的样子已经被青年记住了,夜长梦多,那人背后的老板能量极大,随时可能找上门来。

先要计划好逃跑路线,然后就连夜跑路。

虽然血钻已经到手,但短时间内无法套现。现在连坐飞机的钱都凑不齐,他又如何跑路?

必须先想办法赚一笔快钱,但此时上街摸人又过于危险……

越来越多的事情席上心头,几乎压的郝运喘不上气,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很快就见了底。

他现在有些太紧张了,完全没有了思绪,急需一些东西来放松一下,可没了烟,他又不敢再出去买。

这时他突然想起了那两瓶强化液。

“卖出去是不可能了,花了好大功夫搞来的表,最后换来这些东西,总不能浪费了。”

思绪乱糟糟,他找来强化液机械式的倒入口中。

“总之现在血钻已经到手了,就让我试试,这强化液到底是不是真的。”

两瓶接连喝下去,一种极强的感觉直冲脑门,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瞬间便没了意识。

不知多久……

一滴露水滴在郝运的脸上,使他的意识再度恢复。

郝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新鲜的空气,其中还混杂着某种植物的清香。

他感觉有些头昏,但还是努力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一片翠绿。

“玲儿!你别走!”

睁开眼睛的一瞬,郝运仿佛见到了他那日思夜想熟悉的人。他忙叫着坐了起来,缓缓才确认是幻觉。

摸了下脑袋,环视四周,郝运身处一片丛林,像是热带雨林。

这里的空气有些过于新鲜,四周都是一种羽毛似的杂草,还有几棵不算高的小树,能听见不远处有咕咕的叫声,像是某种鸟叫。

他最后的记忆就定格在喝下强化液的那一刻。

郝运晃了晃脑袋,一脸不可思议,心道:“这什么情况?幻觉吗?未免也太真实了吧。”

缓了缓神,他摇摇头惊道:“该死!我不会是昏迷后让人扔到这鬼地方了吧!”

郝运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熟悉的手感立刻传来。

“钻石竟然还在!那这是什么情况?”

既然血钻还在,他便不是被人扔过来的。

“我确实还活着,这好像也不是幻觉。手机!”

郝运看着周围暗道,从地上爬起来,可翻遍全身也没找到自己的手机。

除了血钻他现在一无所有。

四处望了望,郝运不禁恐惧起来。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莫过于未知。

郝运拼命的四处张望,想要得到一点线索,可这周围的一切都是他前所未见的。

咕咕——咕咕——

远处的咕咕声慢慢接近,郝运本能的往那个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一米来高的大鸟伸头走动着,它身后拖着一个大尾巴,与周围的杂草一般模样。

这是郝运从来没见过的物种。它看起来酷似孔雀,但如此巨大,又让他联想起驼鸟。

“这是什么鸟?难道是人类还没发现的新物种?”

郝运警惕的往后退了几步,见这大鸟走几步便在原地愣上一会儿,看起来没有什么攻击性,这才放下了戒备。

咕噜——

一时搞不清楚状况,不知该去哪里。这时,郝运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种强烈的饥饿感席卷而来。

“再等下去肯定饿死在这儿,得想办法。”郝运心中暗道,同时把视角转向了一旁愣头愣脑的大鸟。

食物不就近在眼前吗?

他小心的站了起来,趁大鸟发愣,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每一步都迈的非常小心。

大鸟转过头直勾勾的盯着他,而他也生怕大鸟跑掉,只是小心的缓慢移动着。

很快,两者距离已不过三米。

又没走几步,那大鸟好似突然缓过神来,竖起大尾巴摇摇晃晃的向后逃窜。

郝运反应迅速,几步跨上前,一米来长的大尾巴被他紧紧扯住。

他嘴角刚微微扬起,手上的尾巴又剧烈的抖动起来,大鸟的翅膀开始不要命的扑腾。

还没等郝运反应过来,锋利的鸟爪便在郝运的脸上抓出三道瘆人的伤口,痛的他连爆了几个粗口,鲜血一个劲儿的往外淌。

郝运赶紧松开大鸟,用手死死压住伤口,想要把血止住。

看着摇摇晃晃逃跑的大鸟,又摸了摸脸上的伤口,他不由得惊道:“靠!这怪鸟的爪子怎么这么锋利?”

眼见大鸟跑远,他脱下上衣把脸上的伤口紧紧裹了起来。思考片刻后,郝运决定去丛林里找些见过的野菜填饱肚子。

可刚走几步,他便又听见熟悉的叫声。

回头一看,只见那只大鸟又气势汹汹的朝他走来。

看着那锋利的鸟爪,这回郝运不禁有些害怕,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见大鸟昂着头,将身后的尾巴如孔雀开屏般缓缓展开,随后发出了一连串尖锐的叫声。

紧接着,四周的杂草竟都抖动起来,一个接一个的连根拔起,露出了真面目,密密麻麻竟都是这种大鸟!

鸟群一步步逼近,很快就将郝运团团围住,看这架势,郝运已然无处可逃。

“这他妈什么情况!不会是冲着我来的吧?”

郝运愣在原地,还没来得及细想,几只大鸟已然扑腾到他的身上。

无数锋利的爪子瞬间袭来,短短几秒就把他身上仅剩的裤子撕成了零碎的布条。

郝运一阵剧烈挣扎,终于从鸟群中冲了出来,开始拼命狂奔。

不知狂跑了有多久,身后的大鸟终于消失了……

浑身无力的郝运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也是多了数道的伤痕。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郝运喘着大气,看着周围的景象自言自语。

这附近光秃秃的连杂草也没有,全都是些奇形怪状的石头。

他靠在大石头上歇了一会儿,又用腿上的布条简单包扎了一下。

掏了掏口袋,血钻经过刚刚的剧烈运动竟然还在,万一遇到了人,这也是他最后的本钱了。

“真是世事难料啊。”

看着陌生的周遭,郝运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刚刚争取到的发达机会就这么离奇的消失了。

不再多想,用一个布条勒住了肚子,肚饿被缓解了一些。以前他饿的不行又没钱时,都用这招来扛着。

他四处张望了一番,不远处,一缕极细的黑烟映入眼帘。

“篝火?”

太好了,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终于看到人烟了!

郝运有些激动,逃离这里的机会可能就要来了。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感觉到危险,篝火的主人是谁郝运并不清楚,直接莽过去很可能遇到危险。

“去不去?”郝运凝视着那缕黑烟。

虽有风险,但也许这是他逃离这里唯一的机会,他必不可能错过。

握紧血钻,郝运下定决心,准备先远远的看一眼。

忍着肚饿朝黑烟走去,没多久便望见了它的源头。

刚一入眼,他甚至吓得有些腿软,此刻,他眼前的生物,分明就是西方传说中的飞龙啊!

面前,庞大的巨龙正在安眠,它浑身镶嵌着火红鳞片,呼吸间冒出黑烟,巨大的身躯就如同一座小山。

那模样,就跟那些电影游戏中的飞龙一模一样,但不同于特效,他眼前的飞龙可是真实存在的呀!

一时间,郝运有些不知所措,他转头就跑,一直跑到看不见飞龙的地方才停下来。

又仔细回想了几遍,才开始整理思绪。

他的内心早已是惊涛骇浪,仔细想来,醒来后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奇怪。

陌生的场景,怪异的生物,就连头顶的太阳,都比自己见过的大上一圈!

刚才他又见到了真实的巨龙,这直接击碎了他的世界观。

“我不会是穿越了吧?”

郝运前思后想,一个词语总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穿越!

不对不对,难道是拍电视节目?

也不对,怕不是做实验?

怎么可能!

总不会是做梦吧?

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时刻提醒着他此刻的真实。

当其他所有的答案都被排除,剩下的那个不管有多离谱都只能是真的。

真是穿越!

许久,跳动的心才安静下来。

博仙

作家的话
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郝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