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卦

吉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1章 忧散喜生

吕道人口中一直默念“启问七皇子玉珩平安,时辰八字乃是戊辰年……”一次又一次的抛掷三枚铜钱。

一连六次。

皇后站起来焦急又安静的等着吕道人告知这卦意。

吕道人仔细查看所有的铜钱得出的正反,对照卦意。

庄皇后看吕道人看着卦意身躯明显一怔,再顾不得静心等待,急忙问道:“吕道人,如何?卦意如何?七皇子有无危险?”

吕道人回过神,站起来作揖道:“皇后娘娘莫焦虑,这是春雷行雨之卦,忧散喜生之象。”

“何解?”庄皇后再问。

在紫霞观的道人口中,卦无所谓绝对吉、无所谓绝对凶。

凶与吉只是相对而言,彼之砒霜、吾之蜜糖,你的吉也许就是他人的凶,你的安逸就是他人的忧患,正是相对的。

吕道人回答:“此卦是解卦,是讲困难已解,附近有人援助,七皇子不会再有什么灾祸。”

“果真如此?”

“卦意确实如此。”

庄皇后松下一口气:“那便好,那便好,七哥儿无事便好。”

吕道人从别院出来时,提着道服衣摆就直奔紫霞观的观星台。

秦羽人在闭关,就是在观星台闭关,他日夜都在观星,不论气象如何转变。

吕道人直上观星台,一口气跑三楼,跪在观星台的楼道口伏地道:“弟子欲请尊师解惑。”

他不等是否有人应声,只跪地再道,“皇后娘娘请弟子去占卦,说七皇子在紫霞山中被歹人掳走,要弟子占卜七皇子安危。弟子诚心卜卦,心无杂念,所得卦意是坎下震上的解卦,乃忧散喜生之象。但,但……”他声音低沉下去,不相信又全然不解,“但卦里又含咸意,男下女,君子以虚受人,取女吉也……”

明明、明明是一副问安卦,为何会扯到吉缘卦上去。

取女吉……这是要娶谁?要取谁?

要七皇子娶哪个女子的身,取哪个女子的心与意?

吕道人问完了心中疑惑,再抬头,看见观星台上毫无动静,他立起身,准备下楼不打扰秦羽人闭关。

恩师若出关,会告知他疑惑的。

才走两步,传来他师傅的声音,“寒白,你从入我门下多久了?”

吕道人立刻回身跪地:“回恩师,弟子已经授恩师教导十五载。”

“十五年了……”秦羽人一身白衣从一石墙后方出来,看他,“你道法天资不足,胜在勤奋,卜卦亦从未出过纰漏,可为何每次都如此不信自己。”

“恩师……”

恩师的意思,自己卜的卦是正确,未曾出错?

“这只解卦,春雷行雨,忧散喜生……是指有人相助才能得救之意。”

吕道人连忙点头:“正是。”

秦羽人:“那你可问过,是谁相助七皇子?又有何人与他一道被歹人掳走的?”

吕道人茫然摇头。

他只听取了皇后娘娘的话,卜了一卦。

秦羽人目光移到天空,缓声道:“为师闭关半月,终于看见紫微星出啦,希望是个盛世,太平天下。”

“恩师?”如此高深莫测的话语让吕道人猛然抬头,“您是说,您是说……太子的储君之位已不是真龙之相?”

紫微星出来了?大昭国难道要易帝?

秦羽人一叹:“寒白,我已经说过,你再需谨记:大道没有始终,万物原本就会自行变化,命,不是天道定后便不变的。”

吕道人自认是一个愚钝之人,于是再次伏地而问:“恩师说万物会自行变化,那是说就算紫微星降临,也不一定能改变太子的储君之位?”

秦羽人只道:“未知的事情,只有等到来临那时才能知晓。”

吕道人下观星台时还是茫然的,七皇子被行刺,得出的卦意却是,娶一个女子会大吉,自家师傅又说紫微星出来了。

这两则……有何关联呢?

莫屿山中,夕阳已经西斜至山后,再过不久,泛白的天空便全部转黑。

借着黄昏光线,玉七在山中寻了一些外伤草药,用草藤捆了捆,捆成一团。

拎着草药,他站在半山腰往斜对面的紫霞山观望。

傍晚时分,雾气袅袅而起,远远望紫霞山,更显出玄远微妙之色。

以他的身手,独自行上紫霞山应该应没有难处……

顿足观望许久,他忽然感到指尖一痛。

低目,抬手。

原来是自己的指尖被药材尖刺刺伤,指尖流出一滴鲜红血液。

血液,药草……

木屋中那少女也正在流血,需要药草治伤。

最后,玉珩再看一眼紫霞观,撕下衣摆一角,绑在树杈上,自己往山间猎人的木屋走去。

天色全黑,玉珩由外入屋时,只觉满屋飘香。

推开门,就看见季云流架着一只兔子在火上烤着。

火光茫茫,照亮整间屋子,少女穿着自己的外衣蹲在地上,头上簪子拔光了,一头黑发全都散落下来,用一根银丝带随意绑着。

这般简陋的屋中,火光映着白衣黑发,却硬生生透出一股非人间的意境来。

季云流听见声音,将头转过去,看见玉七手上的两只兔子,顿时微微牵唇,笑得眼睛成弦月状,声带雀跃:“你竟然带回来了两只兔子!”

有美人兮,惊鸿一现。

瞬间,玉珩心中像是平静无波纹的水池内无端端掉落了一片叶子,微微泛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理不清这是兴起了什么样的骚动。

他移开目光,眼帘微垂,“嗯”了一声,而后问她:“你手中的兔子哪里来的?”

“它自己撞墙死的。”

“自己撞死的?”玉珩再次抬首,明显不信,“它怎会自己撞死?”

季六笑了一声,转首去继续烤兔:“你又不是它,你怎知它不会自己一头将自己撞死?”

好,这个“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圣人言论,他玉珩不参与驳辩!

季云流心思还在他手中的两只兔子上,伸手丢出一把磨好的簪子,笑道:“麻烦七爷去门外把它们都弄干净再拿来烤呢,我这只还要等会才能烤好,放心,我会留些给七爷你的。”

白小贞

作家的话
有人小天使留言说,玉七的性格大变了……于是小贞贞连夜把剩下的存稿都过了一遍,好担心下面都是崩的。
看完所有存稿,我又放下心来,因为这就是我要的小七,鲜活在我脑中的小七。
他的出尘如谪仙,只是谢三形容、外人眼中的他。
他出身皇家,多疑,薄情,骄傲,死过一次后,会隐忍,执着于“不属于他”的皇位。
嗯,一身缺点。唯一优点就是长得帅,家里有点小钱……
重重重要一点:明天开始双更!要推荐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