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小裁缝

第83章 宝诀秘术

林彦吸取赤红烈焰,体内就像是不断燃烧的熔炉,如狂狮怒吼。

但下一刻,突然之间——

“嗯!”

林彦突然闷哼一声,“噗”的一口吐出猩红的鲜血。

“怎么回事?”

林彦就像是突然所有的力量一泄如注,虚弱的瘫在了蒲团之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丝丝的阴森可怖的黑色雾气迅速的爬上了林彦的全身上下,他那赤红烈焰上缠绕着一丝丝的黑雾,林彦的一张俊脸憋的通红,额间已经隐隐地萦绕着暗黑的黑雾,密密麻麻的,就像是浑身中了剧毒一样,毒到深处,无药可救的感觉。

“这是什么?”

阵阵心颤,林彦伸出双手,眼睛死死的瞪着已经变得黑雾缭绕的双手,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开始焦急地翻起铮元子的记忆,希望能够从这里面找出一些线索。

识海里黑雾翻滚,像一头头怒吼的凶猛野兽咆哮翻滚,如潮翻涌。

铮元子的记忆却太多太多,林彦翻看着这些记忆,心里的希冀越来越大,黑色阴雾让他体内的元气一点一点的消散,这一会儿的时间,他的元气已经逸散了大部分了,更可怕的是,他本来因为凤血稳固的升起的开元境,竟在这一刻有些松动了起来。

若是在这样下去,也许他的元气终将逸散完毕,然后陷入恐怖的境界,修为尽失,那还不是菜板上任人宰割的对象?

又过了几个呼吸,林彦甚至觉得呼吸都些困难的时候,终于——

在铮元子的记忆里,还真让他翻出了一些痕迹。

凑巧的是,黑云雾这东西竟然是从中州流传出去的。

黑云雾,又称散功诀,这是一门宝诀秘术。这世上有那么一些修士大能,能手劈山河,甚至击碎星辰。但有些修士并不是修士大能,他却依然能脚踏星河,手劈山河,这是为什么呢?

很简单,因为这世界上有一种宝诀叫秘术,强大的秘术甚至能够叫山河崩塌,万物毁灭,天地失色。

而这黑云雾,乃是中州一个魔人族的一种宝诀。

魔人族,并不是宗林大陆的本土种族,竟然还是其它位面迁移过来的魔人族,慢慢的聚集在宗林大陆,形成了那么一块魔人族的地区。

林彦翻看到这里,心里大吃一惊。

中州这个地区,之前无论他如何猜想,怎么也没有想到中州竟是一个位面交汇地,宗林大陆的中州,不同的中低层位面、不同的种族,在这里聚集,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生存。

从铮元子的记忆里,林彦翻看了这些之后,基本上对中州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传闻这黑云雾上能凭空逸散开元境的修为,下可直接秒掉后天武者。换个说法就是,开元境的武者碰到黑云雾那就是直接被散去开元境修为,而后天武者那就直接灭了,直接口吐黑血,躺地身亡。

当然,黑云雾也不是没有缺点的,如若真是没有半点局限的话,那拥有这门秘诀的魔人族岂不是天下无敌,还能有谁控制得住他们?

这局限最大的就是黑云雾只适用于开元境以及开元境以下的武者,再者就是若施用者的修为限制,开元境的施用者对后天武者无损害直接抹杀,但要是开元境想要依靠宝诀秘术来降低另一个人的修为,那就必须自己的元神分出三分之一,深入黑雾,悄悄地进入对方的元神。

这说明什么?

若对方实力降低,当施用者杀了敌人之后,元神裹住对方的元神回来,实力猛涨,甚至连对方的实力也会被吸收一部分,施用者的实力就会猛涨。

看到这里,林彦隐隐发黑的眉头皱了皱,怪不得温十一小小年纪仅是弱冠年龄就已经是年轻一代里开元境的师兄了,然而寻茱寻坤等等其实年龄早已经是二十五六的骨龄。

但他却丝毫没有想过他自己,要知道,他从开始习武到今天,也不过几个月的时光而已,当然,以位面的正常时间来算的话,现在他的骨龄二十三,明面上,是比不过已经进入开元境五六年的寻茱寻坤等等这些人,但他修炼的时间其实是不超过一年的。

他拥有别人没有的机遇,从各个不同的世界、位面穿梭,他的机遇得天独厚,远远超过其他的人。

据说是在十四岁就步入开元境的温十一简直就是恐怖如斯,比其他人整整的早了六年的时光,现在看来,恐怕是这黑云雾的宝诀之术一手造就而成的吧。

可是让人困惑的是,温十一是从哪里得来的黑云雾?

根据铮元子的记忆,魔人族和宗林大陆的阴魔宗是有交集的,据说,阴魔宗的每一位灵境老祖都会进入中州,加入魔人族,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这样,若有天资聪颖的阴魔宗老祖,魔人族就会教与他们黑云雾。虽然事实如此,但是阴魔宗老祖回到宗林大陆阴魔宗的却很少,就算回来的老祖,也是从未教过任何的阴魔宗弟子这门宝诀秘术。

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米老怪,阴魔宗的舵主,他却丝毫不知道阴魔宗还有黑云雾这样的宝诀秘术。

那么,问题就来了。

从来没去过中州的温十一从哪里学来的黑云雾这门宝诀秘术的呢?

这个问题林彦没有深入的去想,也许是温十一是某位阴魔宗老祖的私孙子或是被蛊惑了的徒弟之类的,林彦不愿去想这些,他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解除身上的黑云雾。

黑云雾不是没有办法破灭的,铮元子开元境的时候,在中州的学院里面,碰到过一个魔人族的少年,那时候那少年与他争斗,他也中了黑云雾,差一点命丧黄泉。

就在他要一命呜呼的时候,林彦脑中灵光一闪,铮元子的记忆之中,一片黑雾闪过,林彦眼睛一亮,猛地抓住,牢牢地拽在手心之中。

没想到就是这么的一试,居然还让他真的成功了,手心里牢牢地抓着的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关乎他性命的玩意儿。

忍不住悄悄的瞥了瞥手里的黑雾,里面夹杂着一丝微暗的光亮。

林彦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手心缓缓的举平,到了胸膛前面。

他鼓起勇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笑笑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